棘城志

【少四】【铁冷】山河在 (第九章)

第九章

 

屋中走出那人一身猎户装束,身材高大,行动间似是不甚方便。

林中昏暗,两人彼此也瞧不清楚对方。冷血也未理睬,只是拿着木片呆坐在土堆边,半晌才回过神来,想将那木片插回去。

他瞧了一眼那木头,想分个正反出来,却看到上边写的一行字,登时又呆住了。

那木头上写的赫然是,‘崔略商之墓’。

他只觉耳边恍惚有个声音道,“我押你罢,可要记得活下来要按注烧纸钱,不能偏袒那死瘸子。”

又听得有个宽厚声音颤声道“冷血?”

这次那声音近在咫尺,似乎并不是幻觉了,他猛然抬头,见刚才出来那个猎户正半跪在他面前,凑近了仔细看他,半晌才轻声道,“冷血。”

来人浓眉大眼,生的忠厚老实,却偏生一道长疤从额头延伸到眼角,平添了狰狞之感。他未来得及细看,便被那人一把揽住,紧紧抱在怀里。他方才如梦初醒,出声道,“铁手”。

他被铁手死死按在肩上,正看见对面三座新坟,另两座头前插着的木片上,写的是成崖余之墓与冷凌弃之墓。冷血瞧见自己名字,心中陡然升起一点希望,想自己得以生还,无情和追命,说不定也只是失散了。

他想到这里,开口问道,“无情和追命。。。还未回来么?”

铁手猜出他心中所想,黯然道,“他们二人。。。都是我亲手葬下。”

冷血怔住,只觉周身忽然寒风刺骨,连五脏六腑都冻住了,他心中想凑近去看清那几块木牌,手脚却全是麻木的。

他半晌不出声,铁手有些担心,刚想开口,却忽然觉得肩颈处一片湿凉,只得摸摸他的头,将他再抱紧些。

冷血就这么呆愣任他抱着,半晌才低声哽咽起来。

 

靖康之变时,铁手几人在汴京外被金人团团围住,施以车轮战。这几人虽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毕竟也是血肉之躯。铁手也不知击杀了多少金人军士,终是气力不济,被刀剑砍中,重伤昏死过去。金人急于去追徽钦二宗,便将他抛在一边尸堆中。附近的几家猎户对他们几人颇为敬重,知晓几人殒身于此,便趁天黑悄悄来寻,发觉他一息尚存,又惊又喜,便救了回来,安置在这小屋中。

那些百姓后来又寻到了无情同追命的尸身,只是遍寻不到冷血,直至找到冷血的断剑,才叫铁手彻底断了念想。

他恐兄弟几人孤苦无依,便在小屋旁边立了冢,只待伤养好,便去参军,报国恨家仇,将来纵使战死沙场,也无愧于人世走这一遭了。

他夜里时常周身伤痛,不得安眠,方才听见声响出门,却正看见冷血回来。

铁手本不信鬼神之说,但乍一瞧见却着实担心冷血已是孤魂野鬼了,立刻上去紧紧抱住,只怕天一亮冷血便要烟消云散,直到抱住实处,按上冷血腰身后背,发觉虽已清减了许多,却仍是温暖的,方才放下心。

待到冷血抽泣的动作小些,铁手抬手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道,“夜里风大,进屋去吧。”

 

那小屋中间摆了一张缺腿的破烂桌子,用几块石头撑住,上边放了一盏小小油灯,灯油早已干了,只得勉强借着微弱月光视物。

旁边摆了几块木板,架在夯土上,上边铺了些茅草,摆了一床破旧被褥,算是个床铺,两人坐下,铁手大略说了几人的事,便问起冷血去了何处。

冷血便讲了如何被完颜充救走,带去上京,遇见完颜宗弼,又如何从上京逃出来回来这里。他不善言辞,当时惊心动魄,都被他一语带过。铁手料想从金国都城逃出来岂会容易,猜到冷血定是隐去不少经过,又是暗自心疼。又听冷血讲道那个惯用硬弓长箭的完颜宗弼射伤他,便心里默默记下笔账。

二人一直讲到夜深,方才睡去。

其时已经入秋,那被子也不大,勉强盖住两人。冷血衣衫单薄,睡熟了便蜷起来,他睡梦中察觉旁边有处温暖所在,便下意识靠过去,叫铁手揽住腰拉进怀里抱住。

他这几月来时常梦到林中一战,乱军之中几人惨死,再一身冷汗惊醒过来。现如今他回到这旧时战场,知晓几人下落,虽然内心苦痛之极,但幸好铁手尚在身旁,他似是终究寻到了一处安心之所,竟一夜无梦,沉睡到清晨。

 

铁手较冷血醒来早些,睁眼见冷血脸孔近在咫尺,他起先还当自己做梦,怔了一瞬,才想起昨日冷血已经归来。他心中一时感慨,一时欣喜,只呆呆看着冷血,无声傻笑起来。

他这一动,冷血却已经清醒过来,睁开眼看他。

铁手一阵窘迫,连忙收了笑向后挪去,床铺窄小,他一后撤,便从床沿上滚下去,磕在地上咚的一声,简直要砸个坑出来了。

冷血立时坐起看向他,他坐在地上,只想寻个缝钻进去,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摆摆手道,“不要紧。”

 

TBC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