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英雄无泪/泪痕剑】【高卓/司卓】破泪沉沙 第七章

小说和电视剧的混合。

cp是高渐飞x卓东来,以及司马超群x卓东来。

第七章 冒牌货

 

【一】

公孙影子现在已经在别离居的最下一层。

软香告诉他,在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在跟其他人做游戏的时候,躲到了别离居最下面的一层,然后无意中走进了那个地下室。

地下室的门非常矮,开启的机关位置也很低,如果不是小孩子的话,其他人确实很难发现。

公孙影子本以为门后边会是一条黑洞洞的走廊,但他只猜对了一半,因为门后边的确有一条走廊,只不过是白亮亮的,因为在那条不高的走廊上方,竟然镶嵌着至少一打拇指大的夜明珠。

夜明珠这种东西,如果被普通的富贵人家拿到了,大概都要珍而重之的藏在库中,这个地方的主人,竟然拿来嵌房顶,可见其财富之盛。

公孙影子的心猛的跳了一下,因为他忽然想起了马书砚告诉他的,六十年前,这个地方的老板就是斑衣教的最后一任教主。

公孙影子慢慢弯下腰走进去,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已经处于一种极度紧绷的状态,只要有任何异动,他就能立刻从原路冲出去。

然而等他穿过了整条走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也许他根本就猜错了,这里并不是通向一个藏着什么重要东西的地方,可能只是某一个人的卧室而已,怎么会有人在自己每天回到卧室的必经之路上放上冷箭机关?

走廊尽头是一个房间,屋里很宽敞,除了一张桌子之外,还放了一张漆成黑色的,雕花的大床,床上还挂着已经腐朽了的浅蓝色的床幔。

这间屋子曾经的主人一定是个非常谨慎而且神秘的人,因为他不但住到了最下面一层,还设置了别人很难发现的机关。

但他一定同时又是个非常害怕黑暗的人,因为这间屋子居然比走廊里还要亮上一些。夜明珠不像灯火可以熄灭,所以这间屋子里在一天中的任何时候都是明亮的。

这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公孙影子实在想不出。

地面上都是积灰,他一步一步小心的走到桌子前,然后就看到了软香说的那幅画。

那幅画就挂在书桌旁边的一个架子上,上边也已经落满了灰,但是可以勉强辨认出画中人是个锦衣华服,俊秀挺拔的少年,相貌确实跟卓东来有七八分相似,但公孙影子却知道,那绝不是卓东来。

这不仅因为这张画的绢底都已经发黄,看上去简直比卓东来的年纪都要大上个几十岁,还因为画中人的气质又清澈又明亮,公孙影子相信,卓东来就算是十几岁的时候,看起来也不是这样子的。

因为这少年一看就是那种出身很好,又一直活的自由自在的人,而卓东来跟他一样,都是一些活在黑暗里的影子。

画的右上角还用瘦金题着半阙菩萨蛮: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莫凭小栏干,衣沾玉露寒。
落款是白天羽。

公孙影子心里一动,他马上意识到,这个白天羽,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刀无敌”白天羽,那么这画中人,就一定是斑衣教的最后一任教主花寒衣。

那卓东来呢?他跟斑衣教之间到底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

卓东来的身世一直都是一个谜,有人猜测他是没落世家的公子,也有人说他是西域某个小国的贵族,但这些猜测都完全没有任何根据,完全是一些无聊的人的无聊的臆断。

但是这些臆断里,是不是有一些其实是隐藏其中的真相?

卓东来是不是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世,才知道斑衣教宝藏是存在的?所以才会去派人寻找那张地图?

公孙影子忽然觉得整件事都变得合理了。

 

【二】

卓东来此刻正在别离居的楼下吃早饭。

他的早饭是一小片烤得很透的羊腰肉,一小碗用羊杂汤煮的粉条,和一大杯波斯来的葡萄酒。

他动作很优雅,吃的很慢。这里地处偏远,紧靠沙漠,食物和水都很珍贵,所以他当然不愿意浪费。

公孙影子已经在暗处观察了他两天。

他每天早上按时起床,接着会出来吃早饭,吃过早饭就会带着几个人在城里转上一圈,似乎在找什么人或是找什么东西。中午再回到别离居,吃过午饭之后他就会回房间去,一直到晚上都不会再出来。

 公孙影子本来还很愉快,因为这次卓东来在明处,而他在暗处,卓东来根本想不到他不但拿到了地图,还已经在这里潜伏了好几天,甚至还已经知晓了他的秘密。

但是就在他愉快的喝下去半坛别离居特制的烧刀子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

软香还坐在他的腿上,温言软语的问他,“黄大爷,要不要听个曲儿?”

他捏了一把软香的下巴,眯着眼笑道,“我来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听过你唱曲儿。”

就在这一瞬间,忽然有个念头从公孙影子的心里一闪而过。

这些天来,他一个字都没听见卓东来说过。

因为这些天卓东来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他即使对自己的手下说话,也会凑得非常近,声音压得非常小,即使以公孙影子的耳力,也很难听清他到底在讲什么。

但就公孙影子所知,卓东来并不是一个这样温和的人,也不应该会允许自己的属下与自己靠的这么近。

以前每次公孙宝剑需要去大镖局的时候,他都会让公孙影子代替他去,因为他总是很担心卓东来不知什么时候会忽然想要杀了他。

所以公孙影子其实早就认识卓东来,他对卓东来的一切都很有印象,不管是他喜欢穿的各种紫色的衣服,还是他走路的步态,或者是他苍白的脸色和他奇特的声音。

卓东来的声音很特别,又华丽又危险,通常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盖着丝绸的弯刀,又或者是颜色艳丽的毒蛇这一类东西。

所以如果别人想学这种声音,大概也非常难。

公孙影子的后背上已经都是冷汗,他已经想到一件事,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这个卓东来恐怕不是真的,不但不是真的,恐怕还是故意演给他看的。

卓东来不但早就知道他在这,还特意演了这一出戏给他看,岂非就是要拖住他?那么真正的卓东来去了哪里?

他越想,背上的汗流的就越急,最后他终于坐不住了,他决定亲自去看一看。

他对自己的剑术和轻功都很有自信,就算这只是一个圈套,他也有把握能在一瞬间全身而退。

 

卓东来的房间在一个非常偏僻的角落里,平时很少有人会经过。他的房门前站着两个穿着大镖局衣服的人,公孙影子看的出来,这两个人都是一流的好手。

而公孙影子想要出其不意的见到“卓东来”,当然就不能让这两个人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所以他从藏身的地方步履蹒跚的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大声喊,“软香,软香,你这个小贱人,你爬到谁的床上去了?”

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为了姑娘争风吃醋的醉汉,正愤怒的寻找着,想要把那姑娘从别人的被窝里拖出来。

这条走廊上的房间并不是很多,他在敲完了其它的门之后,就向卓东来的门走过去。

那两个大镖局的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就走过来,想要把他赶走。

但那个人的手刚刚碰到公孙影子,他就立刻抽出了对方腰上的剑,轻轻一带,就割断了对方的喉咙,然后他顺着这一带之力,把那把剑直直的抛出去,刺进了第二个人的喉咙。

这时第一个人的血才刚刚喷出来,而公孙影子已安静的站在了房门口。他甚至还敲了敲门,并且压低了声音说,“属下有要事。”

他等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人来开门。

来开门的‘卓东来’一看到他,脸立刻就变成了死灰色,虽然他还站在那里,既没有后退,也没有躲开,但公孙影子已经可以确定一件事。

这个人绝不是卓东来。

 

【三】

公孙影子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他既很愤怒,又很得意。

愤怒的是,他居然被卓东来骗了,真正的卓东来很可能已经进了沙漠,虽然他没有地图,但如果他跟斑衣教真的有一些千丝万缕的联系,也许他还知道一些公孙影子不知道的事情。

而得意的是,他还是看透了卓东来布下的局,而且现在这个假的‘卓东来’正在他手里瑟瑟发抖。

公孙影子摸上他的脸,他已出了一身冷汗,连鬓角发际都是汗珠,摸起来滑腻腻的。

这张脸显然是真的,因为不管做的多么精细的人皮面具,都有一个共同的致命缺陷:无法出汗。

这个人虽然长着跟卓东来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却只有一点粗浅的内力,他的手上也完全没有常年握刀的那种老茧,反而光滑细腻,所以这个人一定不是卓东来。

公孙影子的手已经到了他的脖子上,他的脸色已经苍白的要透明。

他虽然武功低微,也知道对于公孙影子这样的高手来说,呼吸间就能拧断他的脖子。

公孙影子幽幽的问,“卓东来去哪了?”

他的声音又奇怪又冰冷,就像一条冷血的爬行动物吐出信子时发出的嘶声。

“卓东来”颤声道,“我。。。我不知道。”

像是为了解释他并不是在说谎,他马上又急切的说,“卓爷根本就没有进边城,他在边城外就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

那只手在他脖颈间徘徊了一会,似乎在享受他的恐惧一般,然后忽然放了下去。

他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他的冷汗已经顺着侧脸流到了脖子上,可他甚至都不敢抬起手擦一下。

公孙影子看了他一会,忽然阴测测的笑起来,“既然你是卓东来,那你就继续做卓东来吧。”

“卓东来”疑惑的看着他。

他仍然带着那种让人背后发凉的笑,凑到“卓东来”耳边,轻轻的说,“如果卓东来背叛了高渐飞,投靠了我会怎么样?”

“卓东来”摇摇头,“不会,卓爷不会,整个江湖都。。。不会相信。”

公孙影子阴阳怪气道,“看来你倒是比我想的要聪明一些。”

他的手此时又慢慢的搭在了“卓东来”的喉咙上,“但如果别人看到你了呢?你说,他们会不会相信?”

“卓东来”完全说不出话来,他只能哆嗦。

公孙影子接着说,“我当然知道卓东来不会投靠任何人,但是别人当然不知道,只要你跟我露一露面,自然就有人把消息传播出去。”

他忽然觉得很得意,因为卓东来本来用来愚弄他的一步棋,现在却被他反过来用来陷害对方。

他得意的笑了一会之后,忽然抬起手狠狠的甩了对面的人一巴掌,“卓东来”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公孙影子垂下眼睛看着他,“我不信这样高渐飞还会相信你。”他语气间似乎已有些癫狂,“我不信这样你还会活的很开心。”

他从地上扯起那个假的卓东来,忽然又慢慢的得意的笑起来。

他此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计划里,因此也没发现“卓东来”在听到他的话时,竟然有一瞬间停止了哆嗦。

 

【四】

小高已在沙漠中等了很久。

这期间他一直抱着剑,坐在一块石头上一动不动的发着呆。

如果不是此刻他的皮肤看上去还是人的样子,别人大概要把他也当成是一块石头。

他已经数完了他带来的人,数完了他们带来的骆驼和营帐,甚至还把这地方的石头和远处的沙丘都数了十七遍。

当他开始数第十八遍的时候,孙达终于出现了。

公孙影子杀那两个侍卫的时候,孙达就躲在那走廊上的其中一间屋子里,所以等到公孙影子一拖着“卓东来”走出了那条走廊,他就立刻出门了。

他只带来了一句话,卓东来要他传的话。

“公孙影子很快就会进沙漠了。”

孙达走开之后,小高又在刚才那块石头上坐下来。 这次他没有去数骆驼和营帐,他想起了卓东来之前对他说过的话。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钱清风出现的实在很是时候?”

“是的。”

“因为根本就没有钱清风这个人。”

小高转过头看了卓东来一会,忽然也笑了,“所以也并没有这趟镖。”

卓东来笑得更加愉快,因为他觉得跟聪明人共事真的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

“是的,也没有这趟镖。”

“所以地图也是假的?”

“不,地图是真的。” 卓东来说,“起码那张地图确实指向一个在边城外沙漠里的废墟,那里也许以前是斑衣教的总坛,但现在只是一个坟墓。”

小高有些惊讶,“所以你真的去弄到了这么一张地图?”

卓东来淡淡道,“是萧泪血拿来的。”

他被萧泪血带走救治的那几个月,显然发生了一些事情,让这两人抛下了过去的恩怨,转而狼狈为奸的勾结在一起了。

但卓东来一个字都没提起过,所以小高也知趣的没有问。

卓东来接着说,“有趣的是,萧泪血在那个坟墓里找到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一幅画像,画中人跟我的样子有七八分相似。” 卓东来说,“这可能是偶然,也可能不是。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机会。”

“什么样的机会?”

“让公孙影子相信,斑衣教宝藏真的存在,并且最终决定从关东二十七寨里走出来的机会。”

“所以你就设了这个局。”

“是的。”

“那么我需要做什么?”

“等。”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