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功夫之王】【鲁彦x默僧】浮生

鲁彦的葫芦在打斗中已经摔碎了,石头寺庙里酒香四溢,他闻着闻着,又馋起来,摸摸怀里,那个小银葫芦果然在,拿来一闻,酒香清冽。

他斜了眼睛偷偷看旁边,那白衣的和尚正皱着脸看着他。手一举起,便被和尚出手拦下。

他扭过脸道,怎么,喝酒犯着你了。

和尚却皱眉夺过那酒壶,道,有酒不与人同享,天下第一大罪!干杯!说罢,便仰头喝了一大口。

鲁彦目瞪口呆的看着,待到和尚喝完才明白过来,劈手夺过酒壶,那和尚却笑的活像只狐狸,全不见方才的高僧嘴脸。

他皱起脸,也仰头喝了一口,甘冽醇厚,喝过再多次,还是好酒。

 

他们自此便同那和尚结伴上了路,和尚没有名字,连个法号都没有,只说他们寺里的和尚都叫他默僧。

默僧这个人,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没头没尾的,瞧着像得道高僧,说起话来噎的人半死,而且活像长了狗鼻子,鲁彦的酒壶不管藏在哪,他都能找到。

还喜欢跟鲁彦抢着教徒弟,鲁彦让往东,他就指向西,鲁彦让蹲马步,他就要练实战。

活蹦乱跳的金毛小伙子,被折腾的躺在地上直翻白眼。

白衣的和尚还偏偏拿着白色念珠,从旁边绕过来说风凉话。

鲁彦坐在旁边看着,阳光从山顶落下来,绕开重重的绿色乔木,落在和尚的白色袍袖上。

默僧把杰森的资质从里到外贬低了一番之后,大约也觉得这样不是办法,便走到鲁彦旁边,讲道,不如我们一山暂且容二虎?

鲁彦稍微低下头看着他,他皮肤已经被晒成棕色,一双大眼却还是黑白分明,干干净净的,看着鲁彦。

鲁彦咬了咬舌头,把差点脱口而出的好字嚼嚼咽下去,答道,我们秋后算账。

 

旅途多艰辛,何况还要教导一个不成器的徒弟,鲁彦觉得头顶的稻草都要白了一半。

默僧是个和尚,头顶只有发茬,所以他倒始终如一。

始终如一的嘲讽着杰森狗爬一样的功夫,偶尔有一两个动作难得的做得到位,他心情稍好些,才会收起嘲讽,拍拍杰森的头。

他们走过戈壁,穿过沙漠,为了躲避沙暴,藏在一个小小的山洞里。

默僧又自己坐到一边,数着念珠,鲁彦叫了两声,他假装没听见。

杰森也喊了几声,默僧仍然不理他,他就自己蹑手蹑脚的溜过去,坐在默僧旁边。

鲁彦坐在火堆边,看着默僧跟杰森说了什么,半边脸转过来面着鲁彦这边,抬起眼,轻轻的笑了一下。

默僧不算年轻了,脸上也可以看到皱纹,皮肤也被风沙磨砺的粗糙,可他就那么笑了一下,也可能他根本没笑,只是看了鲁彦一眼。鲁彦就挪不开眼了。

就像是这阴暗的山洞,乱糟糟的火光,也都忽然变得柔软起来了。

 

五指山下桃花林,东风过处,落英缤纷。

鲁彦不记得现在是什么时候,可能是春天,既然桃花开,那自然是春天了。

默僧在给杰森喂招,鲁彦就坐在旁边看着,间或喝一口酒,用衣袖擦一擦嘴。

杰森被揍翻之后就趴在地上眼巴巴的看默僧,默僧便道,歇歇吧。

金燕子在溪水边弹着琵琶,不知是什么调子,杰森爬起来,轻手轻脚的溜过去。

默僧放走了徒弟,转过身来,刚好对上鲁彦呆愣愣的眼。

鲁彦有些慌乱,默僧却忽然笑了笑。

就像是他什么都知道,又像是他什么都不知道。

 

玉疆战神的追兵忽然出现,他们只得上马一路逃亡。

羽箭破空而至,扎进鲁彦的背心。

躲不过的,一样样都来了。

鲁彦再清醒时,已经躺在寺庙的禅床上,方丈带着杰森和默僧站在旁边。

杰森只是个半大孩子,没见过生离死别,这会眼睛红的像只兔子,他还要安慰,不用怕,不会死的。

杰森出去后,默僧便从一片黑暗里走出来,坐在他床边。

他强撑住问道,你真要去?

默僧皱了皱眉头道,使命在身。他想想又问鲁彦,你拼命是为了什么?

鲁彦沉默半晌,道,我来见故人。说完又笑了笑,道,你也不用怕,我不会死,我是神仙。

默僧气鼓鼓的看着他的伤,闭口不言。

 

鲁彦赶到神殿时,里面激斗正酣。

默僧全身浴血,伏在往孙悟空石像的窄道上。

他似乎是听到鲁彦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轻轻笑了一下,身体便逐渐湮没在虚空之中了,只剩下一根细细的金色毛发,缓缓的掉进沸腾的岩浆里。

 

琼浆玉液,饮之可长生不死,平地飞升,鲁彦接过玉瓶,一饮而尽。

迷糊中耳边有个声音道,有酒不与人同享,天下第一大罪!

此时却偏偏有人砸门,鲁彦又喝了一口酒,才慢慢站起来,摇摇摆摆的去开门。

千年已逝,他头顶那团稻草如今只剩几绺,行动缓慢,老眼昏花。

逆天而行,毕竟要付出代价。

门口的人又开始砸门,他开了锁,露出一条缝。

杰森站在门口,忐忑不安的看着他。

他却笑起来,问,功夫小子,你来找电影吗?


一切又回到开始。 

鲁彦推开门,金光从门缝里照进阴暗的山寺。

他摇摇晃晃的走进来,白衣的和尚背对他,端坐不语。

 

 

END


评论(1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