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木乃伊3】【郭明x龙帝】无衣

(一)

杨信方才将龙帝安顿在房中,自己出去安排事物,便听见房里巨响。他心下一惊,便想定是那几个美国人跟到了这里,立时拔出枪,高喊一声,有刺客,便率先冲进房中。

屋中灯光昏黄,地上满是玻璃碎片,大约是房中一面美利坚舶来的水银镜。

龙帝背对他们,只摆摆手道,朕无事。他说罢转身,却只看到杨信一身戎装,毕恭毕敬立在门口。

千年已逝,郭明早已化为枯骨了。

他沉默半晌,忽然厉声道,朕前所信者,背叛于朕。

杨信大踏步走到他面前三四步远,单膝跪下朗声道,臣,不会犯此错。

他向前走了两步,杨信低着头,那陶土的靴子便停在他面前,嘶哑声音问道,汝何所求?

 

龙帝少年时曾客居赵国为质子,颠沛流离十几年方才回到故国。郭明是赵国上大夫之子,少年与他相识,他归国时,郭明藏在车里,和他一同回了秦国。

他问郭明,汝何所求?

郭明答道,愿为将军,随侍左右,助君一统天下。

 

杨信站起身,他身材高大,要略微低下头才能直视龙帝一张陶土面孔。

那面容虽然英俊不凡,毕竟是陶土一样,又剥落掉一些表皮,灯光昏黄,瞧着极为诡异,杨信却牢牢盯住那面孔,缓缓道,愿为将军,随侍左右,助陛下一统天下。

龙帝盯了他半晌,道,准。

 

(二)

积雪自高处铺天盖地而来,龙帝站在塔尖,当即便被积雪冲出去。杨信站的远些,只看了一眼,连呼声都未来得及,便也被大雪兜头盖住。

他清醒时周围积雪已经融化,他躺在一层冰台上,想来是龙帝化掉了积雪。

龙帝此时背对他站着,一动不动,本就是陶土身躯,此时看来,真像是一尊雕像了。

待到杨信爬起来四下看时,却又不见龙帝了。他慌张了一刹,又强自镇定下来,想先爬上高处去。

他才爬两步,便听见脚下有人道,将军。

 

龙帝少年时客居赵国,穷困潦倒,一日他从王宫回府邸,遇上风雪,他旧衣破烂,几乎冻死。

幸好郭明路过,脱了狐裘包住他带回去。他日后登门道谢,郭明却道狐裘不合身,将狐裘赠给他。

他登上王位后,有人猎了数头雪狐,制成狐裘献给他,他想起少年事,便赐给郭明。

不日大雪,他站在廊间同郭明说话,忽觉身上一暖,低头看,便见那雪狐裘搭在他肩上。

 

(三)

山洞中央那一池泉水清澈明净,幽幽散着蓝光。

龙帝动作仍有些僵硬,他一边走,那些陶土就一边从他身上剥落下来。

杨信从藏身处走出来,端枪盯着另几人,只用余光瞧他。

他一站进池中,那蓝光就盈出来包住他全身,生气注入经脉,连绵不绝,他只片刻间便回复了盛年模样,骨肉均匀,黑发覆身。

那池水的力量似乎不只如此,蓝光愈盛,便有诡异纹路爬上了赤裸身躯,再长出鳞片,眨眼间那人便化成了巨龙。

 

巨龙在石像上缓缓落下,落地便化为龙帝。他此时回复盛年,一身戎装,眉目间英气逼人。

杨信紧走几步,戴上军帽,站到队前,抬头看他。

可惜他那帝王只低头略略扫了众人一眼,便转过身,拔出剑,高喝道,醒来!

荒野震动,地面大开了几道口子,成队的陶土军士从中走出,直至漫山遍野。

这情形仿若梦中,杨信只觉周身颤抖,不能自已。

他此刻只觉他出生,学文,习武,留洋,投身行伍,建功立业,这数十年间种种,都不过是为了今天。

为眼前这个帝王,为追随他左右,为助他一统天下。

 

(四)

紫媛念起咒语,洞中枯骨纷纷落下,领头一人落下时身躯尽散,他强自拼凑起来,便头也不回走出去。

那些枯骨聚集的军队越来越多,有几个似乎认识他,奔过来呼道,郭将军。

郭明应了一声,便见周围有些枯骨对他怒目而视。

这坑中人物混杂,有六国的战俘,也有阵亡的秦军,此时却都不得不听从紫媛的咒术,联合起来,去跟龙帝的军队作战。

 

那些枯骨越聚越多,渐渐便集结成军,冲出与陶土军士厮杀。

郭明远远的看到龙帝,他身处乱军之中,骑在战马上,黑发黑甲,一如昔年。

他却不得靠近,秦军虽身化陶土,仍不减骁勇,阻住了中间的道路。

 

六国统一,郭明被拜为正将军,自此后便再没机会站在龙帝身边。

龙帝事务繁杂,要制律法,定文字,正度量,每日要听取四方来报,要批复百斤竹简。

郭明地位尊贵,却是武将,天下一统,治理需要文臣。

然而却仍有事是需要他做的,诸如去昆仑寻找仙人。

他领命而去,历尽艰辛,五年方归,带回一名巫女,名唤紫媛。

紫者尊贵,媛者娇美,这巫女人如其名,龙帝一见到她,便动了心,在郭明耳边讲道,此女非朕莫属。

他怔怔立在一边,并未回答。

 

(五)

龙帝身化熊罴,在战场上横冲直撞,那些枯骨兵士被他一扫,便纷纷化为尘土。

紫媛自一边奔出,挡住他去路,一剑刺过来。他抬剑架住,两人僵持在一起。

此时凑近了,龙帝方才发现,紫媛面容已经苍老,不似当年,他心念一动,回剑反击,那巫女立时被他划伤,鲜血淋漓。

他已长生不老,而巫女却成了凡人,甚好,甚好。

他不由大笑道,你已非仙人之躯。说罢一剑刺去,紫媛随之倒地,他甩甩手,连剑也弃了,大踏步走开去寻祭坛。

 

郭明带着那巫女去寻长生之法,这回只走了数月。

他与紫媛朝夕相处,各种举止渐渐变了意味。紫媛握着竹简,他握住那只柔荑。巫女低下头,对他笑的羞涩,他心中却一片荒凉。

他也不知龙帝看重紫媛几多,当是寻常美女还是深山仙子。他前番如此志在必得,他日听闻时,不知要气成何种模样。

灯光昏黄,美人当前,他却忽然想起昔年雪天宴罢归家,在路边用狐裘包起个小小少年。

 

龙帝走出不远,方才看到地宫入口,便被人拦住。

来者是个已化为枯骨的军士,身材高大,提着剑拦在他面前。

他方才已弃了长剑,此时便空手上前,与对方搏杀起来。那枯骨军士却武艺高超,龙帝与他搏杀了几个回合,势均力敌,便有些不耐烦,操控五行之力,治住那枯骨。

军士全身被土覆住,长剑脱手,叮的一声落在地上。

龙帝只看了一眼,便低声怒道,郭明,手上一动,泥土四散开,连着枯骨的四肢骨头都落在地上。

那枯骨勉力拼起,龙帝却不再看他一眼,径自向地宫去了。

 

那宦官去给龙帝告密时,龙帝却不肯信。他少年尝尽疾苦,多疑猜忌,却偏偏信郭明。

但召来郭明对峙时,郭明却一口认下,求龙帝将紫媛赐下。

龙帝怒不可遏,当即要对他处以车裂之刑,一旁兵士一拥而上,将他制住,要拖出去。

龙帝却又喝止这些人,又沉默半晌,道,若紫媛愿为皇后,可饶尔不死。

紫媛却不肯从命,她存了鱼死网破之心,刺杀龙帝却未成事,反被刺了一刀。

郭明被车裂前,尚有片刻清醒,他依稀看见龙帝脸上有水流下,转眼便化成了泥浆。

 

(六)

枯骨军队与陶俑军队仍在互相厮杀,荒野之上,杀声漫天。

杨信在爆炸中已被波及,伤了头脸,如今又被那几人拖入轮车的缝隙里,动弹不得。那轮车缓缓绕动,杨信只觉骨头都开始断裂,蔡副官却忽然从一旁奔来,拼尽全力拖住他。

他此时心里却平静至极,他一生夙愿便是复活龙帝,追随左右,助他统一天下,现如今业已实现大半,他今日殒命于此,倒也无憾。

只是蔡副官尚有大好年华,倒是可惜。

心念至此,他高喝道,放手,说罢便拼着全力,推了蔡副官一把,把她推坐到地上,他自己便被卷了下去。

他周身剧痛,眼前一片漆黑亮白交替,只得拼尽最后气力,低声自语道,信愿化身枯骨,永守帝陵。

 

阿莱克斯的断匕牢牢插在龙帝胸前,与后方的刀刃相接,贯穿过心脏。

龙帝怔住了一瞬,他一生遭遇刺客无数,未料到竟败在两个异邦人的误打误撞上。五行之力反噬,在他经脉之中乱窜,更甚于紫媛当年将他变作陶俑时。

他被那力量撕扯的变形,不过一瞬间便化为陶土,散落在地上。

 

地面上的陶俑军队瞬间被定住,接着便纷纷跌落地上,化为泥土。亡灵军队忽然失了对手,都怔住了。

郭明却再清楚不过,陶俑碎裂,龙帝已逝,咒术已了,他举起剑道,皇上驾崩了。

周围的战俘枯骨纷纷欢呼起来,秦军枯骨却有些黯然,郭明也不再言语,只低头看向手中长剑。

龙帝灭齐时,曾经深夜歇息时遇刺,郭明上前护卫,长剑却被刺客砍断。

所幸他身材高大,当即俯身环抱住龙帝,挡了刺客一剑。他养伤时龙帝去探视他,问道,汝何所求?朕皆赐之。

他答道,愿万世追随陛下左右。

他看着龙帝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沉默许久方才低声道,准。说罢又解下自己的佩剑,扔到他身上,便转身走了。

他自此便用这把剑征战沙场,之后寻遍昆仑,如今又与他为敌。

剑身乌黑,透着隐隐的花纹,历经千年,他已化为枯骨,这剑却锋利如初。

他痴痴看着剑,干枯手指缓缓拂过剑身。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长风掠过,尘归尘,土归土。

 

 

END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