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士兵突击】【ALL许系列之一白许】复员

老白今天复员,连长交待,清晨离开,自己收拾了,一步一步小小心心走出来。
起来看看两边,旁铺那弟兄还流着口水,甘小宁也没起来,睡的呼噜震天响,扒着窗户看一眼,外边一天一地的还满是清灰色。
再走两步,门口的铺,下铺是马小帅,睡的头脚都包着,整个一长虫。
再两步,就站在门口了,他抬头看看他的班代,班代背对着他,似乎也睡着。
老白忽然想笑,当这两年兵,反倒这最后一天收拾家伙走人时候这隐蔽做的最好。
没醒啊,那再看两眼,反正看两眼又看不醒。
老白向门口的铺迈了一步,忽然想起,那时史今班长领了班代进来,班代就站在这里,笑的一口白牙。
老白是时时混日子的兵,别人叫他兵油子,他也就嬉皮笑脸。
这部队里,也和别的什么地方一回事,总要有那么一个垫底插科打诨的,若是垫了底还不知道哄上抬下,难免混不下去。
那时他以为他的班代是混不下去的,班代太认真,做人太有意义。
可是班代还是混出了模样,绝情坑里总想探出头去的愣小子,替了他给全连垫底的兵,做了三百三十三个绕环,从此他望尘莫及。
他有的时候也是很羡慕班代的,另一方面他也知道他和班代不同,他是在这里打混两年,出去靠家里托个关系找个工作老实过日子,而班代不同,他真是用了心在拼。总归大家不一样。
其实班代那点心思他看的很清楚,班代说白了,就是为了班长在拼,为了史今班长。
那个时候人精老白已经看的很清楚,史今班长离开三班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班代这么玩命的拼,根本就是帮倒忙。
那时他就心里多少有了点惦记,班长走了,班代也得过,可这怎么过,就难说了。
意料之中。
那之后班代就成了班代。
反正这样班代的日子也得过,然后那天班代忽然就从许三多变成班代了,就像是另一个史今班长。
老白时常会想念班代刚来三班时笑的一口白牙。
已经走到床边上了,都看见班代留着精短小平头的后脑勺了。
也罢,复员是迟早的事,自己这垫底的兵油子,支走也是早晚的事,他也不惦记甘小宁,那小子平时一张暴躁脸子,骨子里是人精,三班除了班代班副,就是他甘小宁,就是散了伙也不愁地方去。
就是有点惦记班代,就算套上了史今班长一样的面子,骨子里还是当年那个一笑一口白牙照人缺根筋的许三多。
不过自己也是跟着瞎操心,班副平时一副烂脾气烂脸,真有点事他也得担待着,甘小宁嘴上不说,其实心里还是向着班代的,连长又是出了名的护犊子。

老白转了身,几步走出去,回身带上门。

老白说,你是唯一一个连我老白都待见的人。
老白说,班代很多情。
老白说,谢哪个季度的。
老白说,咋又是我啊。

车子出了部队大门,上了最宽的那一条大道。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