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士兵突击】【ALL许系列之三帅许】镜子

许三多被老A接走的那天,马小帅也去送了。
只不过一路狂奔着到了的时候只看到一路尘土飞扬而去的军车和呆站着脸上一片茫然的甘小宁。
他沿着那路追了两步,高声喊着班长,那车却开的飞快,就这么眼看着出了军区的大门了。
他停下脚步,弯下腰,大口的喘气。
清晨已有出来晨跑的士兵,都好奇看着路中央一脸泪迹的士兵。
甘小宁站在他身后狠狠拍了一下,他说,别看了,班代已经走了。
甘小宁说,你知道么,当时史今班长退役的时候,班代就那么哭着抱着班长的行李,不让他走。
甘小宁说,你很像当时的班代。
马小帅卷着军装的袖子,狠狠擦了把脸说我不像班代,我就是马小帅。

马小帅是学员兵,军校出身,被班里的人戏称为知识分子,指导员带着他进了三班,把他托付给一个跟他同年的班长。
他的班长有一张仿若少年的脸,却总是呆呆没有表情,只是偶尔,会在大家耍宝的时候微微露出那么一点点笑的模样。
二十一岁的马小帅不理解那样木然的表情为何会出现在与自己同年的班长脸上,没有人告诉他,三班似乎遵循着某种共同的原则而拒绝回答。
最后是老白耐不住他的磨偷偷开了口。然后马小帅知道了他的班长特别喜欢之前的史今班长,知道三三三大绕环,知道七连那半墙的奖状,知道史今班长走的时候他的班长哭的天昏地暗抱着行李不肯放手。知道那之后他的班长就再没有好好笑过。
那天老白说,你和我们不一样,你是班代带的第一个兵。只有你马小帅耍宝,班代才会笑。

马小帅喜欢看班长用那样柔软的目光看自己,喜欢看班长安安静静不发一言的坐在树荫里擦枪,喜欢班长看他耍宝时轻轻的笑,尽管他觉的那笑,真是不适合他的班长。

后来七连整编,他分去四连,班长留守七连。
离开的那天早上他在盥洗室里大家的注视下把他的班长拖出去。那天早上的风有点凉,马小帅站在七连宿舍门口告诉他的班长,你是我第一个班长,你对我,很重要,很重要。
已经没有人能去告诉马小帅当年他的班长和班长的班长曾经有过那么一场极其类似的对话了,那一事件当事人之一复员去了不知什么地方,另一个正站在他对面。
但是他的班长眼睛似乎亮了一瞬,马小帅看着他的班长恍恍惚惚的笑,你,你也很重要。

可是那时班长没有看到马小帅。
班长从马小帅身上看到当年的自己。
班长从马小帅身上看到史今班长。
班长从马小帅身上看到他的过去,看到史今班长没有复员时的日子,看到那些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马小帅说,甘小宁,我和你们不一样对吧。我是班长带的第一个兵,也是最后一个兵。
可是你知道么,在班长眼里,我只是一面镜子。



END
番外:
【信】
许三多在写信。
坐在靠近窗户的桌子旁边,清晨温暖的阳光撒了他一身,连短短的刺头在身后看起来都是金色的。
马小帅坐在许三多身后发呆。

小帅。
....啊?
发呆呢?
班长你给谁写信。
给我的史今班长。
哦。

班长。
啊?
我以后也给你写信吧。
好。
天天给你写。
老A的训练任务很重,我不能保证天天给你回。
哦。

班长。
恩?
史今班长要是不能回你的每一封信怎么办呢。
不会的。
那要是呢,万一没回呢。
那,那我也不知道。
哦。

班长,以后我天天给你写信吧。
可是我不一定都能回啊。
那要是有一封不能回的话,班长就亲我一口当补偿。
小帅你别,别闹.......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