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士兵突击】【ALL许系列之四 伍许】反复无常 及番外

伍六一想,也许自己真的是不会说笑话。

他说,呸,我不让你管。
最后自己老老实实趴在地上让那人擦药。

他说,你别让我笑的岔了气了啊。格斗我还没比呢。
半天没有听到回应,结果还是自己忍不住回头,不笑你了。

他说我大你两岁,老家伙了,再不拼呆不住了。
然后他忽然想起,那个可以听他肆无忌惮满嘴跑火车的班长,已经离开很久了。
他走两步,回头看那人还站在原地委委屈屈的看着他。
现在对面站的这个,伍六一想他这辈子是不指望许三多能听懂他的冷笑话了。
自己走两步再转回来,扒在柱子上嬉皮笑脸,我逗你呢。

那天竞技结束的时候高成走到伍六一身边,瞪了眼问他,腰没事了。
伍六一笑,没事,一点事没有。
高成瞅着他说去去,你就装吧。自己走了两步又绕回来,凑过来问伍六一,跟许三多说啥了。
伍六一说没说啥,就他老不想让我去格斗,我逗他两句。

高成说你少来,啊,逗能逗动手了,我远远看着你们打的可热闹啊。
伍六一说那行,我啥都说了,我跟他说你得努力进师侦营啊,那他不乐意我们就打起来了。
高成推了伍六一一把说你小子去吧你。那啥,我也走了,你回去消停点养着。

后来伍六一也没养成,没几天老A的队长就来了702挑人,本来伍六一也纳闷这老A平时看上哪个兵都是直接跟领导调了档案走吗,这回怎么还出了集体筛选,何况集体选他也犯不上非跑702来,后来那个来选人的队长出来了,摆了一副公事公办的脸,讲话讲的趾高气昂,声音倒有点熟。
伍六一终于在解散的时候想起那个队长就是当时许三多活捉的那个中校。
他忽然有点明白了。

七连的人一个个被筛出局,只剩他,许三多,和成才。
组队的人在一个岔路口终于分道扬镳,他对许三多说,我信你。
他想就前边是刀山油锅,我伍六一也跟着你走了。

伍六一对冻的迷迷糊糊的许三多说以后,以后一起吧。
一起训练,一起进老A,一起看每天太阳东升西落,一起。
可惜没有一起走到头。

伍六一抽出放弃的信号弹又哭又笑,跑不动了,弃权了,弃权了。
拿着信号弹躺在地上的时候他真想告诉许三多,你怎么就让人这么操心。

伍六一躺在病床上对许三多笑,他说到了老A,别在从孬兵做起啦,没人宠着你了。
他托人给许三多捎信说我就在连队呆着,我哪也不去。
然后伍六一转身就扔了高成求人拉关系弄来的司务长,他说连长,你是不是觉的,我办事总没个准,一会这么说了,一会就又那么干了。
他说,我就经常这么骗许三多。

许三多离开七连去老A的那天,伍六一领了复员报告。


END
番外:醋

连长。
啥事,说。
没事。
没事吃饭,这锅煲肉做的不错。
连长。
啥事。
没事。
没事,没事你总鬼叫啥玩意啊,吃。
连长。
伍六一你他妈到底啥事。
我就是想说吧,这屋里真亮啊。
大阴天的还没开灯,亮,亮个头啊。
这不您在那发光呢吗。

高成啪的一撂筷子站起来就想对伍六一吼你小子别不知好歹,你以为是谁开车把人捎来的啊,到底是没舍得吐掉正嚼着那半块锅煲肉,个伍字还没吼出来自己先呛着了。
伍六一站在一边显然不是很热心的在瞄着桌子装傻,直到外屋地下忙活的人跑进来喊连长怎么了才装着手忙脚乱的找水,然后随手从桌子上端了一碗递过去。
高成被人抚着后背顺着气,一边大声咳嗽着一脸得意回头看伍六一。
伍六一哼了一声转过头大声说许三多你让连长顺顺气,我出去端菜。自己就头也不回撩门帘出去了。
许三多看了一眼,他也约略察觉到伍六一在耍脾气。可问题是,他从来都不知道伍六一生气的原因。
所以他现在只能把手里那碗水递出去,说连长气顺了就喝口水。
高成已经停了咳嗽,就着许三多伸过来的手喝了一口。
然后高成的脸开始发青,他看了看已经摆了半桌子的菜,那盘锅煲肉菜刚动了几口,再低头看看干净的跟去了层皮是的地,再抬起头,看看还端着水翻着小白眼紧张的看着他的许三多。
那口水还是咽下去了。
然后门帘一掀,伍六一抱着胳膊站在门口笑的一脸猖狂问,连长,好喝吗。
高成还在脸色发青的找水。
许三多来回的看着伍六一和高成,终于低下头去看那碗水。
刺鼻的酸味,是他为了这顿饺子特意准备的白醋。

高成和伍六一现场上演格斗竞技,许三多劝架,越劝越忙,一顿饭吃的鸡飞狗跳。
锅煲肉最后还是全部进了高成的肚子,最后又做了一份让高成带回师侦营给小宁小帅。
因为许三多说,六一,你胃不好,还是别吃酸的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