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士兵突击】【ALL许系列之五 拓许】擦肩而过

午后的阳光白花花的幌着,火药混合着灰尘和某种植物汁液的味道,弥散开整个树林。
拓永刚和另外几个伞兵,刚刚被空投到这片树林。
这次集团军内部的大规模模拟演习,双方资料都是完全保密的。对即将开始战斗的对手,拓永刚几乎一无所知。
拓永刚小心的辨认着方向,其余的伞兵逐一跟进,丛林枝叶茂密,正适合布置狙击手。
拓永刚摸摸手里的枪,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那时也是夏日午后,拓永刚坐在床上和人说笑这次一定让死老A见识见识咱的枪法。
那个叫许三多的42号就那么安安静静坐在床上,慢慢的开口,说我有半年没有摸过枪了。

那时他在老A选拔营的南瓜宿舍,宿舍里有四个以号码命名的人。
他和一个海军出身的少校,后来又住进了两个步兵的士官41和42。
拓永刚军校出身,又经过了极其严格的空军军检,家里也多少有些背景来历,很是一副少年得志前途无量的意思,平日待人也平添几分傲气。
所以他待那两个士官,自始至终,都是带了几分傲气的。
他心里看的明白,41为人显然有些过度的圆滑,而42号,始终是安安稳稳心平气和站在一边,每次看,都亮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他也知道41号虽然为人油滑,但待42还是极好的,每次负重越野回来,他和少校都累的骨头要散花,但41还会硬压住42给他的腰上药。
南瓜的生活是极其无聊的,除了训练外只有这四个人每天大眼瞪小眼,他有时就看了42发呆想,41这样油滑的人,也会待他那么好。拓永刚自己是喜欢热闹的人,向来看不惯42那样内向安稳的人,但也清楚,42这样的人单纯,心机不重,走的近些,他便多为你想些。
他心里想着也没顾到自己正盯着人家,直到39过来敲他的头,笑说你把人都看毛了,拓永刚才急急挭过脖子,再回头瞄瞄,42正听39说什么,笑的一脸青涩腼腆,全不同平日见牙不见眼。
拓永刚忽然就觉的,那个叫许三多的42号,笑起来还真是挺顺眼的。

后来有一次,39偷跑出去买饼干,打发他先回寝,开门就见42累的直接扒在39的床上睡着了,41就半蹲在他旁边,轻轻亲吻他露出来的半边脸和耳朵,神情专注的不知他进门。
他呆立半晌,41抬起头看见他,脸有些僵硬。
拓永刚打着哈哈说我刚进来,39没回来么就又遛着出去了。
他出门了也没地方可去,就在乌漆抹黑的走廊里站了许久,等39回来,才跟着一起进去。

后来他总归因为一身傲气,离开了那里。
那个中校背过去抓枪的时候,拓永刚就已经明白,这呆不下了,自己得走了。
他想也好,总算自己亲自明白自己队长说的少年得志大不幸,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其实他那时盛怒之下,也还是听见不远处42号叫41拦住他。
他也知道41没有动。
他最后离开时也什么都没有说,毕竟先是他自己冲动,怪不得人。
人到了最后要离开的时候,总会觉的相识一场,再没做兄弟机会,自己走了,还是要劝他们三人,要留下来。
后来拓永刚回了原来的空军部队,之后交好的几个朋友,都是安静温吞的性子,带着他也收敛了原先一身傲气,算是回了头,重新做人。

离的最近的部下忽然推了他一把,拓永刚回头,那人身上的气囊,已经被打破了,正往外冒着大片的黄烟,他迅速伏下,回头再看,身后几个人,也接连中弹,一个个瞪着眼睛瞄着丛林。
拓永刚缓了缓,就伏在地上朝着树向着四点钟方向爬了过去。
离目标还有两三米的时候,那边的狙击手似乎发现了,那堆树叶一动,枪口要转过来,拓永刚赶了两步扑过去,还没近身,就看见自己身上的气囊也破了,浓烟呛的他一阵咳嗽。
那边的狙击手站了起来,叫了一声,27。
声音是近似于少年的柔软,有一点安静的腼腆,拓永刚想他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人是这么说话的。
拓永刚拍了拍仍在冒烟的气囊,对着对面花着一张脸的人笑,嗨,是42啊,枪法不错,撂了我五个部下啊,好久不见,成老A了啊。
42顿顿,才说,对不起,27,我们现在是敌人。所以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
拓永刚笑说,一看就成了老A了,都跟那群人学鬼了,行了,我不问,他们几个还好吧。
42露出白牙,又像当年认识的时候,笑的见牙不见眼,说,都挺好。
似乎是耳机里有人说了什么,42回答,我马上回去,完毕。
42又冲他笑了一下,回头走向树林深处。

拓永刚就那么呆站了很久,直到部下赶过来问他,那是什么人。
拓永刚抬头看看,白花花的阳光幌了眼,他又想起那人说的,我已经有半年没有摸过枪了。
拓永刚说,枪法好吧,那是我在老A选拔时,曾经,并肩作战过的42号。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