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士兵突击】【高许】【架空】志怪奇谈之一 书仙

世人盛传,桐城高家,有天下至宝,名为桐城散记。记载阴阳岐黄,五行八卦,乃至行兵布阵之法,无所不包。


大凡贵族官宦,总有盛衰。高府因了当权人所累,一夜破败。
这一夜之际,便只剩了两人,小侯爷高城和一个刚刚十五六岁样子的许三多。
已是冬日,白天还好过些,到了夜晚,两人只得在火堆旁,凑紧了取暖。
高城说而今乱世,当道昏庸,我定要做一番事业,方对的起这一番变故。
许三多只是看了他傻傻点头说我信。
高城说我现在落魄至此,哭笑无用,倒只剩你一人陪我。
许三多点头,也不说话。
后来两人在火堆旁相拥而眠,梦见沙场迎敌,功名富贵。

那日之后高城对许三多仍是不假辞色,却再不曾让他自己一人。
他改投了东盛王的军队,颇受赏识,此时他也方才发现许三多运兵筹计竟是极其熟练而老道的,几场小仗下来,初显锋芒。
他的职位也日渐提升,两人再不用如同当年风雪中拥火取暖,他却执意留下许三多在自己营帐里,相拥而眠,起初许三多还不肯,后来他瞪了眼睛唬了脸,便不再说什么。
他也只是牵强的讲,活人总比暖炉好的多吧。
高城想有些事需是时间久了,才瞧的出来,比方许三多的智计,许三多的温和细心,他渐渐也察觉许三多在心中是极其重要的,只是,不像朋友,又不同于兄弟,他自己终是别扭,也不肯说。
他许多时候是粗心大意的,也不去想,只想着明日战场上,如何的建功立业。
后来却有一次见了许三多言笑晏晏为自己一个校尉包扎,看了那人笑了对别人,忽然心里就有无名的火腾起,自己进了营帐便把铠甲摔了在地上。

最后终是这智囊的名声太大,惹的东盛王都过来瞧,这么个平日里被高城称为桐城散记的幕僚亲信,可究竟是怎么个人。
高城听的左将军说起的时候,东盛王早已过去了,高城也没回话,自己忽然就心急火燎的往回赶。
其时正见东盛王附耳问了许三多一句,可愿来我帐下。
东盛王眉目流转,高城想他许是真的动了心思了。
高城忽然又觉的自己小气,许三多若是能有个功名,也不枉跟自己这些年,可是自己这老想藏起来,算是怎么回事呢。
然后他听见许三多说,我,我离不开,王爷,人各有志。
东盛王轻笑了一声便回身走了,许三多转过身看到高城。
他没再同往日一样呲了牙笑,倒是有点青涩,有点腼腆,抿了嘴,轻轻的笑了一下。
高城忽然就什么都不想了,只知道拉了许三多进了帐篷。
他细细吻着那人孩子一般的脸,似乎是这些年,许三多都没有变,仍是当初十五六岁一般的样子。

后来他仍是抱了他两人相拥而眠,即使明知沙场无情,古来征战几人回,想即便是没有明天,也就这么守着吧。
这一番征战,便是十五年。

马上的男人一袭紫金长袍,眉目英挺,之间隐隐透了一股叱诧风云的霸气。
男人在马上扬鞭笑问,你可知我是谁。
  许三多安安静静立在门口,依然是十五年前少年的姿态未变,只半抬了头,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狭长凤眼,却似乎并未看马上的人,
半晌,安安静静的开口,东盛王。
他的声音绵软而尚显青涩,且语气平淡,仿佛说的不过是个普通人的普通名字,而不是权倾朝野的东盛王。
东盛王方才敛了笑容眯了眼,打量半晌,才冷冷问道,外界传闻,说你是高将军的智囊,凭你的才情,怎会甘心屈居将军府,做个小小幕僚。
  许三多略略低了眉眼讲,我,我离不开,王爷,人各有志。
东盛王跳下马,凑近他耳边低了嗓子说,你若出来,我封你个军机事务大臣如何。
其时门里开始吵嚷,衣甲兵戈行走间劈啪作响,有人喊,将军回府了,随即高城便从门里转了出来,站在许三多一侧,冷眼看了东盛王。
东盛王笑笑,拱了拱手,看着 许三多问,如何。你家将军如此暴躁的性子,朝中只怕还是有人担待的好。
他沉默良久,忽而抬头,答道,好。


又有月余,边疆动乱,其时许三多已是军机事务大臣,再不得随军出征,只得送了再送,出城十里。
他虽名为智囊,心机仍然是极为单纯的,此时心里有如何流连不舍,也总是说不出,只是看着高城,半晌才说出一句,塞北风寒,平日多穿些,免得,免的受了风寒了。
自己又自袖中掏出一本书,掩在高城铠甲之中,叮嘱了,这书定要随身带着。
其时已是初冬,北风肆虐,刮的两人的脸生疼,高城伸手捂住他的脸,另一手环过他肩膀,说你别动,就让我抱一会便走。
许三多也就听话的不再动,此时天已飘了大雪,落在两人的衣甲斗篷上,他只觉的拥着他的手臂渐渐收紧,良久,放开。
许三多说你打完仗就回来,你要是不回来,我,我就去找你。
高城说好,揉揉他的头发,放了手,转身上马。
许三多就站在漫天大雪里,直到离开人留在地上的脚印,已经看不清晰了。

后来许三多整天整天的在军机处,边疆却一直没传来消息。
东盛王略有些知道,却也不肯开口。
直至一日,东盛王拿了边疆的捷报进来,说是大获全胜,外族已是元气大伤,准是要俯首称臣了。
他却心口一阵抽痛。
他忽然站起,对着拿了捷报的东盛王淡淡道了句谢,忽然就化成了一抚清风。
东盛王追出门去,只见大雪纷纷扬扬。

世人传说,桐城高家有天下至宝,名为桐城散记,记载阴阳岐黄,五行八卦,乃至行兵布阵之法,无所不包。

世人又有传说,塞北一战,大获全胜,只是高将军重伤过世之时,仍握了怀里那一本书,皮面上的名字,早已经模糊的不成样子了。


  
  END

后记:所谓草木皆有情,那一册桐城散记,感应精魄,化了人形,其名三多,是为书仙........

再后记:有人问过为何边疆大捷而大将折羽,额,这个就是。。。请忽略作者的不靠谱。。。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