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士兵突击】【吴许】平凡幸福

新月,375峰顶,暗而安静。
风是清清凉凉的,有露水从叶子上掉下来,渗进靠树坐着的许三多的裤边上。
吴哲坐在许三多对面,靠在有点粗糙的树皮上蹭了两下,自己就一声不响的扭过身,直接躺倒在许三多伸开的腿上。
许三多拍拍吴哲的后脑勺说吴哲,你,你可别睡着了。
吴哲拄着许三多的腿坐起半个身子说没事,我醒着呢,你陪我聊天我就不能睡着了。说完自己又躺下,这回翻了个身,面向许三多。
许三多说我不会聊天,我在七连时我们连长叫我陪他聊天,结果让我给气坏了。
吴哲说三儿你陪我聊个天就这么委屈你啊。他脸半扣在许三多腿上,这话听着有一半含在嘴里,透着一股委屈。
许三多急了,说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就被吴哲闷笑一声打断,吴哲抬起头说三儿,恩?没那么严重,你听我说就挺好的。
许三多点点头嗯了一声,吴哲又把头埋回去说三儿,我从当上老A的那天起,我就在想,我将来要是不当兵了,要怎么样。三儿,你想过没。
许三多抬头看天,从吴哲的角度勉强看到他是在笑,他说过去我一个人在七连的时候,六一他们就问过我,那时我就觉的,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脱下这身军装,能过什么样的日子。
吴哲咳一声,说三儿,我不是说复员,我是说,你不能一辈子干特种兵吧,等有一天老了,不能上战场了,你想去干什么。
许三多说那我到那时候我就回家,回家跟我爹我大哥二哥他们一起种地,过日子。
吴哲眨眨眼睛说,那三多我跟你一起去行吗,我就想老了在农村住着养养花什么的。
许三多说行,我们家新盖了房子,你去了也有地方住。
吴哲停顿良久,叹气,翻身爬起说三儿,我忽然想起来了,我记错日子了,双子座流星雨是昨天,咱回去吧。


吴哲想,许三多还是不懂。

吴哲站在满花坛怒放的妻妾前说三多以后我们要常相守了,常相守其实还有个说法叫天荒地老,岁月静好。
许三多说过去在七连时我们连长说就是不抛弃不放弃。

吴哲看着许三多说小生将来要与知己隐居山林长相厮守。
许三多说吴哲你昨天还教育唐也大隐隐于朝,小隐隐于野。

许三多不明白情人节的玫瑰,愚人节的告白,吴哲带许三多去看那部著名的Brokeback Mountain,许三多在他旁边眼泪泛滥成灾,抬起头看他时眼神却清澈如斯。

好吧,其实不懂,也没有什么关系。

吴哲每天和许三多一起出早操,负重上375看日出。

吴哲一日三餐坐在许三多旁边,拿餐巾给他擦嘴角的牛奶,把抢来的红烧排骨倒一半进他碗里。

吴哲每天晚上坐在自学大学课程的许三多身边看战争小说,插空回答一句问题或是摸摸许三多短短的有点扎手的头发。

吴哲有时会安慰自己,所谓长相厮守,也不过就是这样吃饭睡觉过日子而已。



吴哲。
恩?吴哲回头。
嘴里叼着的草梗被人抽出,许三多有点干燥却温和柔软的嘴唇落在吴哲的嘴角。
吴哲,生,生日快乐。



吴哲说,小生生平夙愿,就是和知己隐居山林长相厮守,不再过问红尘俗事。


后记:吴哲:三儿,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三儿:你说常相守又叫天荒地老,岁月静好的时候....
      吴哲:......


END

所谓幸福,不用轰轰烈烈,不用催泪断肠,只要最后的最后,我能守着你,有生之年,彼此不离不弃,就好。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