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士兵突击】【ALL许系列之七 铁许】不识

铁路曾听无数的人提起过许三多。

和702团的改编前演习那段时间,他在飞机上,横过整个草原。
旷野茫茫,满眼都是深深浅浅的绿色,铁路忽然看见延伸开白色道路的红五角星。
其时飞过的地方在地图上显示不过是个普通的高地,看守草原上数条交汇的管路,至多不过驻守一个班而已。
演习结束之后铁路就去问了王庆瑞,老A挖人墙角的名声向来差的很,他自然也不肯直说,只打着哈哈说过草原的时候,看见条圈了五角星的路。
王庆瑞起初很是一副扬眉吐气的神情,身后站的参谋忽然凑上耳语。
王庆瑞再回过头,就完全变了脸色气冲冲喊,死老A,刚捉了你们的中校,就来挖墙角了,问么事,不给。
铁路很是挨了一通没头没脑的火气,他也不恼,只是笑笑走开。

铁路回了基地进了办公室就看见袁朗一脸狰狞往外踹另外几个嬉皮笑脸的中队长,他也不管,就站在一边看热闹,听的差不多了,才露头喊,袁朗,你留下,另外几个,快滚。
袁朗叼了烟在他面前拄着桌子站成三道弯,他扬了眉佯怒,还有脸回来,听说你被个没衔的义务兵抓了活的,老A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袁朗也笑嘻嘻的没正形,跟着顺杆往上爬,顺手抄了把扫帚掖在背后说您看我这不是负荆请罪来了么。
铁路笑骂,就因为你个兔崽子被抓了我被702团长骂的莫名其妙。
低头点了烟又笑了说,不过话说回来,能抓的住你的兵,真是好家伙。
袁朗抖抖烟灰笑说那还是个半大孩子呢,那要不是穿了全身的武装我还以为702团长把自己儿子领过来玩了。
铁路说那过两天找个茬挖过来看看。
袁朗摇头,我当时就挖了,被人拒了。
他跟着站直军资,学着许三多当时的口气说报告我是钢七连第4956名士兵。
铁路笑说你不行啊,你不知道部队里人员流动基本都是包办婚姻么,回头去王庆瑞那把档案提出来,你见过有不愿意当老A的么。
袁朗倒是一脸无奈的翻白眼小声嘀咕我第一眼看见他就知道他不愿意。
铁路夺下扫帚,把袁朗扫地出门。

后来铁路总算是顶着王庆瑞和整个702团的白眼把许三多要了过来,插在新挖的南瓜里,扔给袁朗去削。
后来他想,把许三多调进来,不只是因为他能活捉袁朗。
他在看到草原上的那条路的时候,他就想,如果这几个修路的人还在军区,就一定要招过来。
铁路在看到那条路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字眼,就是奇迹。
他能成为老A的铁头儿,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走过来的,他知道这个被称为军人的团体里,还有很多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光荣的事情。
比如说,完全无法诉说的孤独和坚持。
所以,即使是习惯于战场上生存法则的男人,也是渴望着奇迹的。

新南瓜最后一次考核的时候,铁路听见手下几个队长窃窃私语说今年表现最好的就是那个活捉过袁朗的许三多。
后来考核时许三多推门走进来,铁路才第一次见到他。
许三多有点矮的如同少年的身材,许三多开口时青涩绵软的声音,甚至于许三多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睛,都让他几乎是立刻想起了袁朗当时说的,还是个半大孩子的话。
他忽然意识到那话里有的宠溺的意思,转头看袁朗。
从那孩子进来的时候,袁朗的眼睛就亮了。
铁路忽然笑了,没有人不喜欢奇迹。


后来新南瓜第一次上战场,回来的时候许三多萎靡不振。
袁朗淡淡说了句,近身格杀。
铁路想他第一次看到许三多时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许三多的眼神有着太过善意的单纯,即使不是近身格杀,是远距离射杀,也并不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以内。
那天铁路摔了东西,然后叫来袁朗,他说他绝不能让他就这么废掉。
那是他发现的奇迹,即使那奇迹从未经过他的手。
袁朗嘶哑着嗓子说申请全权负责。

一个月之后,许三多归队。
然后是silence行动,袁朗回来时交给铁路一摞资料。
袁朗请了假去基地医院看许三多,其他几个中队长狗腿十足的跑来,给铁路讲现在大队里流传的silence行动的无数版本。
其实来来回回说的就是一件事,许完毕又是如何创造了奇迹,尽管他并不自知。
一队长和二队长在为了落下的高度到底是13米还是15米开始掐架,铁路坐在一边看戏,笑眼弯弯。
三中队一群找不着队长的人过来请假,齐桓看着两人翻白眼,问那两人,你们谁认识我们三儿?
满屋寂静,冷风萧瑟。
铁路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并不算认识许三多。

其实充其量,铁路算是许三多的上级,有过几次上级与下属之间的对话,除此之外,他知道的都是许三多的过去。
甚至于,称不上认识。
后来许三多升中尉的时候铁路跟袁朗说,去把许三多叫来。
许三多来的时候铁路摘了他的肩章,亲自换上一杠二星的中尉军衔。
许三多也就安安静静的站着,换完了行了军礼冲着铁路灿烂一笑。
许三多出去了袁朗站在一边酸溜溜的说老大,莫非你也想掺一脚。
铁路看着袁朗一脸鄙视,我早过了某些人还在一见钟情的年龄了。
袁朗一脸谄媚狗腿相,那是那是,你老早就修身养性心静如水看破红尘古井不波了,说罢夺门而逃。
铁路放下烟笑,其实只是,没有人,不喜欢奇迹而已。

后来又过了很久很久,不知道多久吧,铁路在基地大门走下军车的时候,许三多行了军礼后从他身边跑过,扑进一个人的怀抱。
铁路继续向前走,甚至没有回头看看。
铁路想,其实,他和许三多,并不曾相识。

END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