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士兵突击】【成许】兄弟

成才和许三多第一次见面时,许三多刚出生,用一块红底碎花的布裹着,被他爹抱着在全村炫耀。
其时成才三岁,已开始显露出与年龄不很相称的精明。他那时看着递到爹手里的的红布包成的一团,忽然想到,红底碎花,那是新娘子出门才穿的衣裳,那红布团里包着的,是要嫁给什么人呢。
成才掂脚看着布团里露出来粉嫩的小手和皱巴巴的小脸,小脸看见他,就一点点展开,对着他笑。
人说三岁看老,三呆子的傻笑大概就是从小开始的。
可是三岁的成才显然没有这样先知先觉的意见,他只是看到婴儿出生的笑脸,没有忧伤,没有烦恼,就是一张笑脸。

他说那就嫁给我吧,反正你看见我就只会笑,天天笑着,多好。

三岁小孩的话在村子里成了一段时间里茶余饭后的笑料,之后就被彻底的忘记了。只有成才自己没忘,他想那个包着红布对他笑的小孩有一天会长大,长成最好看的新娘子,那时他就能告诉别人,这是他成才的新娘子,是最好的新娘子。

成才和许三多认识的第十年上 ,两人都长大了一点。
可惜的是许三多仍然不好看,没娘的孩子,每天都脏的跟在泥里滚过一样,脸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除了那双眼睛还能看,根本跟好看俩字不沾边。
成才是村里最好看也最霸道最会打架的小孩,大大小小的孩子,都跟着成才,许三多很多时候也会远远的跟着。
一开始也是有人跟许三多玩的,然后成才看见了就莫名其妙的发脾气,跟人推推搡搡,久而久之,再没人敢理许三多,许三多却丝毫没察觉自己被疏远的原因,仍然跟在队伍的最后叫着成才哥傻笑。
孩子玩起来都是扎堆的,下榕树的不肯带着他,他有时就跑去跟上榕树的一起,两拨孩子有时也谈不拢,因为点芝麻绿豆的事情打起来,许三多往往成了出气筒,被上榕树的欺负。
有一次,也是被欺负的狠了,许三多掉头就往山上跑,几个孩子跟着追上来,眼看要拦住他的时候,成才忽然从林子里窜出来,挡在许三多前边。
那次成才一个人跟五个人打了一架,回来的时候全身青肿,鼻子也被撩了一拳出了血,最后许三多半架着他一瘸一拐的回家。

他打那天起开始叫许三多三呆子,因为他就是个呆子,别人欺负也不知道还手。他仍然对许三多没什么好脸,但看见他在孩子堆里也就装作没看见。

许三多倒是一如既往的喊他成才哥,看他的眼神仿佛他是个大英雄。


又过了十年,两人当了兵,成了老A。当初一年一车的兵,现在是最好的搭档,过命的兄弟。

成才再不敢提当年新娘子的玩笑,甚至丁点擦边越轨的话都不敢说。
成才想,论及感情时轻易能讲出来的话,不是因为年轻不知道轻重,就是并没真的把这事情看在眼里。
成才想,这点心事就烂在心里吧,这辈子,当兄弟,至少我能守他一辈子。
成才想,自己是三呆子的兄弟,这想法估计在三呆子心里,已经根深蒂固,所以其他的什么人,像队长,像吴哲,可以不加掩饰的喜欢三儿,可以明目张胆的争风吃醋,偏偏他不能。他是三呆子最后的倚靠,仅剩的屏障,要是他也掺和进去了,那就真的是四面楚歌了。
可是他也只是个心眼不太大的平常人而已,也会嫉妒。感情这东西本就很奇妙,一对一的特殊,忍不下任何一个外人。他能老远就从一摸一样的军装中分辨出许三多,然后因为旁边是大声说笑的吴哲或是拉着要债脸搂着许三多的齐桓而醋意泛滥。

他有时候也劝自己,别看了吧,说好了只做兄弟,眼不见心不烦。

可惜每次目光都像有生命一样自觉自动的寻找。

他这时候就只能苦笑,嫉妒和守护,似乎已经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再过十年,时光辗转,物是人非,两人面对面换上少校的肩章。
被鲜血和泪水埋葬的十年,没有人再提,他们都是从战场走过来的男人,随时都已经准备好生离死别。
很多的人和事,都已远去,再不回头。

成才一直没成家,他长得不错,人也精明,时不时有人要给他介绍女朋友,都被他推了,他说当特种兵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不知道能活到哪天,不能耽误人家姑娘。
许三多也没结婚,用的跟他一样的理由。成才想他许是仍然放不下,那十年里得到的,失去的。
他们俩仍然生活在一起,住一个套间的宿舍,攒钱买了一所军区公寓的对门,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休假,偶尔一起回乡探亲,听村里人说这些年,上下榕树又出了多少好兵。
两人已经成了那个小村子里遥远的传奇。
后来有一次回乡时,有人提起当年成才说的要娶三儿当新娘子的话,全村人拿出来当笑话听。
只有成才听的心头一颤,转头看三多,许三多还是在笑,露着一口白牙,没看他,也没说话。

又过十年,两人从A大队出来,去某军校任教。
他们俩还是很有默契的住着对门,每天一起吃饭,一起晨跑,一起在校园里踢着正步。
这大概就是成才能想到的最好结局,相守一生,哪怕只是做兄弟。
届时两人都已年近不惑,可偏偏许三多长了一副少年一般的脸和身材,即使戴了中校肩章也辨不出年纪,总有没大没小的学生私下叫他三多哥哥。
发展到后来竟然收到了学生写来的情书,约他见面告白,许三多起初哭笑不得,后来说见见吧,劝劝那孩子,成才满腹酸意却无处发作。

许三多出去的时候,成才还是悄悄跟在了后边,及至见到,他的心一惊之下,转而凉透。
他学了一辈子唯物论,到这个时候却忽然信了命。等在那里的那个人,无论身材,样貌,举手投足,乃至眉宇间的神采飞扬,都与当年已离去的那人说不出来的像,他对着三多勾起嘴角微笑时,眼里温柔满溢,就仿佛那人当年模样。
成才站远了看着他们,他想即使三多动摇了,同意了,他都无话可说。
但许三多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对方,没什么语气的开口,对不起,但是我已经有家了,你的路还长,你得自己走下去。
他说完转身,刚好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成才扣紧抱住许三多的手,无视对面怨恨的目光。
他说,三儿,我喜欢你,从没只当你是我兄弟。
他想这次就说出来吧,几十年的思念与爱恋。
许三多任他抱着,低下头埋在他肩上,带着笑意的声音就在他耳边,成才哥,你比我还呆,你说,谁能跟兄弟守一辈子啊。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