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士兵突击】【ALL许系列之九 齐许】天涯.明月.刀

首先,这不是武侠。


屠夫教官压低帽子,眯着眼看眼前一高一矮两个士官。大声训斥,踢翻行李,用数字来称呼两个现役军人,无所不用其极。
齐桓冷眼旁观,还用数字代号,当我们是杀手组织吗。
42号南瓜在抱怨,能不能轻点,那是我战友送的东西。
齐桓想笑,没你这么抱怨的,你那是撒娇。
屠夫教官走过去给行李再补上一脚,不过踢的是41的。

队长在针对42号,针对那个站在队尾长的像孩子一样的家伙。
齐桓站在一边看的分明。
屠夫教官在喊,知道了,然后低头迅速在42号后划掉五分。
屠夫和烂人队长坐在车里,听身后错落有致的脚步声,42号举着圆木在车窗外一闪。
齐桓想,士官出身的体力真好。
屠夫教官换挡,踩油门。

三个月后,许三多走进宿舍。一地阳光,风也是温温和和的。
齐桓想走过去拍拍他肩膀说走到这一步不容易。
屠夫教官直接走过去踹他一脚,继续怒吼。
后来演习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笑,屠夫教官尤其厉害。
齐桓弯了腰笑,三儿,三儿你太可爱了。
灰头土脸的许三多拽掉他的面具,一拳打上去。

成才走的那天,食堂加菜,欢迎新晋队员,C2C3抱着啤酒在许三多身边坐下。齐桓忽然出现提了饭盒搂了许三多说走吧,加餐还没完呢。
屠夫冷眼旁观,他惦记着成才呢,领出来有什么用。
绕来绕去两人回了宿舍,齐桓看看发呆的许三多,关门出去。他就在走廊尽头的一片阴影里站着,抽烟,黑暗里火光一闪一灭。
烟盒空了,齐桓拍拍手走回去,推门看见吴哲向着三多伸出手。揉成一团的烟盒砸过去,屠夫喊,哪来哪去,快滚。
许三多回魂来,歉意的笑。

然后是真枪真刀的出任务,对上边境上一票“卖药的”。
齐桓找到许三多的时候他的装备都扔在一边,包括九五,军刺,包括背心,短裤。
屠夫面红耳赤,吹口哨。
齐桓冲上去,把炸药包远远踢开。
许三多裹着睡袋,面无表情的呆坐着,齐桓把装备收齐,放在他身边。
屠夫仍然面红耳赤,吹口哨。
齐桓开始担心许三多灰蒙的眼睛。

许三多开始被噩梦纠缠,整整三天,醒了睡睡了醒。最后,他说他想出去走走。
天气已经转凉,他的衣服却整个被冷汗浸透。
屠夫忽然有点心疼,想走过去抱住他。
最后齐桓问,我陪你?
最后还是没有出去,许三多坚持留在屋里,看英语书。
天快亮的时候,齐桓按了闹钟爬起来,趴在桌边看,许三多呼吸平和,眉眼舒展开,已经睡着了。
齐桓抱起许三多,放躺在床上,然后半跪着俯下身来,许三多没有醒。许三多睡着的时候脸上是温和而快乐的,不像噩梦缠身时候的略显苦涩的神情。
屠夫忽然想起像孩子一样,被队长挑衅时会鼓起脸的42号南瓜。屠夫忽然就觉的很温暖。所以屠夫就弯下腰去,轻轻吻在许三多紧抿的嘴角上。

袁朗说,要让许三多回他来的地方。而那天抢了齐桓的钥匙跑回宿舍的吴哲,始终不肯松口。
许三多离开后屋子开始显得有些空,齐桓一个人坐在一地阳关里看书。
是屠夫喜欢许三多,不是齐桓。
屠夫教官不过是齐桓表演出来,然后假设他存在的一个人,他假设屠夫的性格,存在,关注,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屠夫是存在的话,他就是喜欢许三多的。
可是都是假设而已。
齐桓还是齐桓,不是屠夫教官。

后来许三多回来了,干干净净,安安稳稳,会呲着白牙笑的许三多。
屠夫觉的,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齐桓拍拍三儿的头笑,三儿回来啦。
许三多说齐桓,我有点想新南瓜时候的屠夫教官了。
屠夫愣住,然后耳朵渐渐涨红。
齐桓斜了眼睛看他,怎么, 没被训够?
许三多呲着白牙笑的没心没肺,不是,我看见屠夫教官我就想起伍班副,以后,以后可能就见不到他…..
屠夫的脸冷却下来。
齐桓说,总会见到的。

后来有一天,齐桓无聊的时候去许三多的桌上翻书看,最上面是本武侠,天涯.明月.刀,齐桓拿起来翻。
其实故事也简单,一个人,和他的面具,只不过他的面具,都是真正的人。
齐桓也有面具,只不过,他把他自己的面具,当成了人。
屠夫问齐桓,我是谁。

其实屠夫,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就像人和影子的对话,都是人安排好台词,然后自说自话而已。
存在的人是齐桓。
齐桓透过窗户看到夕阳里许三多的背影,他在等人。
齐桓笑笑。
这次,屠夫没有说话。

那本天涯.明月.刀的末页,惯例是老A们的读书留言板。
几行笔迹不同却一般鸡飞狗跳的字。
天涯是什么?
触手而不及的,是天涯。
明月是什么?
心之所系,求而不得的,是明月。
刀是什么?
辗转迷途,前路艰辛的,菜刀。


END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