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英雄刀少年同人 谭五】昆仑 第三章

第三章

 

谭嗣同翻墙遛出门时已是半夜,此时自然没人可问路,他自己思来想去一路遛到王五家,跟墙根里蹲了半夜,天蒙蒙亮时,听见里面有人起床,劈柴烧饭,又不多时,便见王五穿了橙红色褂子自门口出来,他便跟上去,王五脚程颇快,他紧赶着跟到顺天府武学时,已是气喘吁吁,王五提了牌子进去了,他在门口踌躇半天,喘匀了气,才整整衣衫,昂了头背着手走至门前侍卫面前道,“我要见学政。”

侍卫见他是个十足的公子模样,再者那副眼镜也不像寻常人家用的起的,又不能清晨时分就去敲索尔泰王爷房门,就左右折了中,直接领了他去见教官鄂寿明。

谭嗣同见了鄂寿明,行了礼递了名帖,便开门见山讲道,“我想入顺天府武学,不知鄂教官能否为我报名。”

鄂寿明惊奇道,“你父亲谭大人是抚院将军,又执管武学堂,你为何不让他来推荐?”

谭嗣同脸上微红,他自然不肯说出自己离家真相,敷衍着讲,“入武学堂,是我自己的事,为何要我父亲出面推荐。”

鄂寿明为人正直严谨,揣度事出有因,断不被他一句话说动,只挥了挥手道,“此事不合章程,谭公子请回。”

此时门却忽然外有人说道:“凡事亲力亲为,不赖父母姻亲,这是大丈夫所为,本王便破一次例,让你入学。”

谭嗣同大喜回头,却见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身着朝服顶戴,站在门前,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正是索尔泰王爷。

谭嗣同拜谢了便被引去处理加注学籍安放行李等琐事,鄂寿明待他走开,方对索尔泰王爷道,“王爷为何收下他?”

索尔泰王爷一笑道:“他谭家父子不合,我们就当看个笑话罢。再者….”犹豫半晌,却未出口。他却是忆起自己当年轻狂年少,也是这般与家中不合,甚至离家从军,却最终走不出祖宗荫佑,继承家业,他许是忽然兴起,想看这谭家公子,究竟能自己走的多远。

鄂寿明半晌不见下文,也不再追问,自己告退出去了。

 

王五早间奔至学堂时,却正巧被陈道扬堵在了门口一阵盘查,问了半晌昨日上课讲的篇章棍法走势之类,及至钟声响,王五才暗道不好,陈道扬仍是板了张脸,只眯了双眼看向王五道,“晨课你迟到了,下课罚去墙边倒立一炷香。”自己便背了手走掉。

王五虽恼怒陈道扬时时针对自己,却总被他花样百出糊弄住,虽不甘却也无奈,只得下了课去墙边倒立。他自己正愤愤不平时,却忽然有双脚自远走近,停在他面前。

那脚上套了双男子贯穿的薄底尖头靴,仿军机跑的样式,灰锻的靴面,绣了如意卷云纹,王五低下眼看,却听见个声音笑道,“还记不记得我。” 

王五一个激灵,双腿一瞬从墙上侧翻开,站直身起来,却正见那天缠着他的无赖少年,不由后退一步道,“谭嗣同,你怎么跑来了?”

谭嗣同却仍是懒洋洋笑了拉住他衣襟道,“我也在这武学堂读书,日后要请你多照顾了。”

 

 一行人下了晚课,都已筋疲力尽,进了房撤了灯烛,只一会便听得鼾声起伏,谭嗣同拉开被子仰了躺住,想他一日之间,忽然经历了离家,逃婚,进武学这许多事,此时却半分睡意也无,门扇吱呀一声,有个黑影欠了门缝进来,溜到他旁边床上,翻身上床,用被子盖住头,谭嗣同觉的有趣,就一直盯了那团被子看,果然不多时,那人便闷了撩开被子探出头来,凑到他跟前轻声道,“出去练剑,去么?”

他轻笑一声起了身道,“去”。

这两人从宿舍里偷溜出来,奔了兵器场去。兵器场在学堂后院,只有个值夜的一更过来一次,倒也清净。他俩在刀架后躲了半晌,听见那敲更的走了,才蹑手蹑脚溜出来坐在台阶上。

王五从地上扯了草叶叼在嘴里,抬手推了推谭嗣同道,“今天陈教官教的剑法,能不能教教我。”

谭嗣同点了头道,“大概是记住了。我找根树枝练给你看吧。”

王五低了头道,“我是没天赋,他耍了也记不住,被他嘲笑还罚举石头,也不知哪里惹他不顺眼,总是罚我打扫倒立举石头。”

谭嗣同刚寻了个和手树枝,回身见王五噘了嘴蹲在地上,十足是个小孩模样,不由笑了拍拍他肩膀道,“他针对你做什么,你以后莫迟到乖乖练武,不落他把柄就是了。”

便拉了王五起身,用那树枝练给他看,那树枝在谭嗣同手中劈刺点扫,剑势绵延,如行云流水。  

王五站了一旁,只见树枝尖顶上一片叶子忽的脱开树枝,向他飞了来,那叶子却又忽然成了人的手指尖在他桌前一敲,王五一个激灵,险些跳起来。

抬了头正见鄂寿明瞪了眼看向他道,“王五,我刚讲上兵伐谋,下一句是什么?”

王五此时方睁了惺忪睡眼看,鄂寿明正站在他旁边,旁边同学都转过脸不敢做声,前桌袁秉容摊开书倾斜过来,却只看见其次两字,王五只得硬了头皮往下念,“其次….其次伐…”

此时谭嗣同却从鄂寿明背后探出脑袋,伸了一只手,拇指食指间沾了墨,做粘着不开状,王五见了,忙顺着念道,“其次伐胶(交)。”

鄂寿明冷哼一声,虽不甚满意,却也只道,“王五你下次认真些。”便踱开来。

王五趁他走开,自己伸手抚下胸口,长出口气,轻拽了下前桌袁秉容的辫子示意,又忽然想起,侧过脸,对着谭嗣同比了下大拇指,露齿一笑,现出脸上一个浅浅酒窝来。

谭嗣同略怔了一下,便也眯了眼,伸手比了拇指一笑。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