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神雕侠侣/大唐双龙混合同人 民陵】长生

 请自觉带入三哥版秦王.......小陵我就不说了.......

 

神雕带杨过行至东海边时,正逢涨潮。

惊涛拍岸,却有个人影在千堆雪顶,如履平地,那人青白衣衫随海风翻飞,真如仙人一般。

青衣人随了浪落在杨过立足的岸边高地,伸手抚了神雕的羽毛,又转过身来,对杨过笑一笑。

他周身气势落在杨过眼中竟有些熟悉,是同小龙女一般的不食人间烟火,只是又不像小龙女那般清冷,那人对他笑时,饶是冰冷海风拢了周身,杨过仍觉是温暖的。

 

那时小龙女与神尼远走南海,杨过心神黯淡,他性格本就有许多邪气,此时越发的看破这花花世界,只离群索居,日日在海边,盼能等到小龙女。

那人也一直在海边,似乎还与神雕颇熟,看上去却甚是年轻,大概与他一般的年纪,却是气质沉稳,举手投足间颇有宗师风范。

那人似乎也是在等人,每天望着天水相接一线,杨过坐在他身边,有时便有些诧异,这样神仙也似的人物,竟也有牵绊不下的人事么。

杨过等自己的妻子,他则不知在等什么人。杨过每每问起,他便讲,等的时间太久,许多事情都忘记了。只是记得曾与人约定,要等他来。

杨过平日与神雕练功时,他有时会起身练一两式武功给杨过看,无论招式内力,都远在当世几大高手之上。 

这人始终神秘的紧,杨过也从不曾听过江湖上有这样的人物。

杨过到这里的第七年,与那怪人已然很熟,那人有一天演练给他看一套掌法,招式精妙,竟是杨过从未见过的高深武功,却自一招一式间流转了哀愁怨气。

他说这招式本叫真言印,他修改演练后,有一个能文的朋友给另取了名字,叫黯然销魂掌。

 

后来杨过带着神雕出去行走江湖,逐渐认识些江湖上的能人异士,古怪人物,却从未有人听说有个这样人。

他之后认识个怪人,竟是东海的桃花岛主黄药师,那人与他一般的脾气怪异,见了他的武功大为赞赏,两人一见如故,结为忘年知交。

那番黄药师正从长安回来,与他讲有人从唐陵里盗了许多古物出来,叫上他一同鉴赏。

那批古物里,多是陪葬的古画,说是从陵里的墙壁上,一幅幅撤下来的,打开看时,皆是当世难寻的美人,或温婉秀丽,或飘逸若仙,杨过算是见过许多当世美人了,却也不禁的惊讶。

黄药师却笑道,“你若见了这一个,便不觉的那些如何了。”

最后一个卷轴,却是自棂棺那帝王怀中拿出来的,乍看竟似是个整块无缝的黑玉,黄药师寻了机簧,轻轻捏开,那黑玉竟分成两片,中间夹着的绢面翩然滑开,竟是个穿了青白衣衫的男子,生的温润美玉一般,真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只嘴角浅浅笑容,却让人觉的温暖之极。

那画像旁提了几行字,道是,君子今安在,卮酒念金陵,犹记惊鸿影,痴心画不成。

 

杨过每年仍要回来一两次,再见到那人时,他仍是坐在岸边高地望了天海一线。

这许多年已过去,杨过已过而立之年,逐渐的两鬓斑白,每一年回来,神态身形都会较之前衰老一分。

他已等待了许多年,还有许多年要接着等下去,等待本就容易让人变老。

那人却仍然是多年前的样子,一直不曾变。

 

后来终于到了第十六年上,杨过的妻子要回来了,他满心喜悦了要去绝情谷,临行前跟那人告辞。

那人点点头,抬起手手远远描绘杨过的眉眼。

他问杨过,“这世上,有没有人同你长的很像。”

杨过答道,“我没有兄弟姐妹,和我像的,大概就只有父亲了。”

那人便问,“你父亲现在何处?”

杨过淡淡笑了答,“谁知转世去哪里了。”

那人捋了海风吹散的衣襟,对杨过讲道,“你一直问我,等的是什么人,其实我只是有时想起,有时想不起。我多年前曾有个相爱的人,后来他一统天下,开国登基,每年只能来见我一次。后来他就不再来了,每年只差人捎一封信来。”

杨过忍不住冷冷道,“怕是他坐拥天下,数不尽的佳人在侧,就不再念旧情了吧。”

那人摇了摇头,道,“他有家国天下,自然放不开。你来的那一日,有人来送了最后一封信。之后,便不再有信了。”

杨过怔住,半晌说道,“即便是大宋的开国皇帝,也已过去了二三百年了。”

那人亦怔住,轻声问道,“那大唐呢?”

杨过道,“前朝盛世,更不知过了几百年了”

那人却忽然轻笑摇头,半晌叹息道,“已经那么久了么。”又沉默半晌道,“那便再见吧。”

杨过点点头,抱拳道,“珍重。”

那人转身迎着海风走了两步,又回身来,沉默半晌道,“那套黯然销魂掌,你不要再练了。”

杨过以为是他不愿那武功泄露于世,便答道,“好。”

那人捏了手印在半空,对杨过讲道,“这本是以长生诀的内力修炼的武功。你可知,长生诀练入化境,便会不老不死。

杨过惊异了看向那人。

那人微笑道,“可是与你相爱的人,却是会老会死的。”

他对了杨过拱了手道,“珍重”

便又向海中走过去,初升月光照在他身上,青白衣袍翻飞舞动,整个人像是白玉雕刻出的一样,他就那么径直的,向着天海相接的地方走过去了。

 

那一年,杨过在绝情谷下找到了小龙女。

杨过每年都要去东海边一次,彼时的海边山洞已经全然寻不到痕迹,那许多年,就仿佛是他的一场梦一般,小龙女偎在他身边,安静微笑。

杨过揽过妻子,亦笑的温柔安静。

他想,许是那人,也已等到了吧。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