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花田喜事/李克用与十三太保同人 花田国王x李存孝】花田错

其实我不知道花田国到底是什么时间,我只是胡说它在五代年间,反正这么没溜的片子了,应该不会介意我这么没溜的同人。。。。


他看着对面的人,叹口气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他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国家叫做花田国。”坐在对面的男人眨巴眨巴眼睛,忽然乐了,问,“那国家是不是还流行一首歌,叫做花田错?”
他囧了一下,表情不变的说,“阿肉,你台湾音乐听太多了。”
叫阿肉的家伙老实的闭上嘴,他接着讲,“花田国有个国王,非常的喜欢武功,他送了自己唯一的妹妹去中原,就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武功秘籍。”

 


公主出去找了很多年,始终没有消息传回来,就在国王觉得自己的习武天才眼看就要被时光扼杀掉的时候,公主派人捎东西回来了。
那样跟武功秘籍有关系的东西,是被装在一辆马车上,凭着公主给的令牌,通过皇城的后门进来的。
马车经过后门时,守门的卫兵要求检查车内物品,然后就像所有电视剧里常演的一样,马车的帘子被掀起了一半,露出一只修长的小麦色的手,握着公主的金银刻丝的囧型令牌。
“中原的太阳真是毒啊”,卫兵感慨着让过马车,公主的手不但晒成了小麦色,还浮肿了三圈半。
但是卫兵里毕竟不都是这样迟钝的家伙,于是很快旁边有人说,“那明明是个男人吧。”
有人积极响应,“那可是公主的车子和令牌。”
“可没有传出公主要回来的消息啊。”
“那么是公主进献给陛下的人了?”
“那是个男人。。。”
“听说国王与王后不和,从成亲就开始分居。”
“原来如此”


到国王上早朝的时候,忽然有大臣痛哭流涕的冲出,跪下讲“请陛下为了江山社稷,斩杀那个狐媚惑主的妖孽。”
国王很烦恼,他一向觉得自己是个明君,而明君是要擅长听取大臣的意见,尤其是这样为了江山社稷愿意死谏的忠臣的意见。
可是。。。。
“陛下为了这等事,居然多年不肯亲近皇后,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请陛下三思啊。”
国王忽然有点泄气,修炼武功的重要性,在国王心目中,是不亚于江山社稷和无后为大的,而这群人就远远没法了解,而唯一了解的公主,现在却在远远的中原钓凯子。
他在殿上来回绕了几圈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转过身说,“这是朕的私事,就不劳爱卿费心了。爱卿先回家去吧。”
于是一群人上去搀起那位大人,中间还夹杂着诸如“早跟你说过了没用的,陛下就是不喜欢男人也不会看上你家小姐”之类的声音。
好在国王已经走远了。


国王走进内室的时候,那个公主捎回来的人正缩在被子里喝粥,尝一口就放下了,侍女过去接过粥再递一碗。
那人吃饭如此奇怪,这点就已经像个标准的武林高手,而根本就没看国王一眼,更像个傲世的高手,缩在被子里的上身明显缠着厚的绷带,国王的心跳开始加速,莫非是个比武中受了重伤的高手?
高手换了十七碗粥之后,终于放下碗开口了。
“你们这就没点不放糖的东西吗?”
连说话都听起来像个高手,受了伤还能有这么中气十足的声音,当然是因为有内力支撑。国王看着高手的眼神愈发崇拜。
“不知高手如何称呼?”
“在下姓李,名存孝。敢问恩公。。。”
李存孝,竟然是李存孝,国王的心中留下滚滚热泪,竟然是今年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十三太保》的第一男主,一十八骑取长安,传说中天下无敌的李存孝。
国王施展凌波微步奔到床边,紧紧抓住李存孝的手说“我是你的超级粉丝啊你能不能收我为徒啊不然你指点我几招也是可以的。。。。”
那碗放在床边几乎被遗忘的桂圆银耳莲子粥终于发挥了作用,洒在棉被上,于是国王立即施展龙爪手,将被子抓起来以避免烫伤高手。
然后就像小说经常出现的经典桥段,被子下露出缠着绷带的小麦色的健康身体。
呃,什么都没穿。


刚才被赶出来换粥的侍女走到门口时就听见屋里传来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九字真言!长生诀!销魂掌!独孤九剑!”
“大侠,我不是故意的!”
“大哥不小心掀过二十七次,二哥无意中掀过三十二次,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哥,你们这帮混蛋都不是故意的!”
“。。。。。。。。”


后来那个中原第一猛将就在花田国住下来养伤,就住在国王的隔壁,以方便国王每天去纠缠学武功。
后来李存孝的伤好了一些,已经可以自己从卧室走到御花园闲逛。那天天气很好,他走到湖心亭的时候,看见国王站在那里蹲马步。
其实李存孝是很知恩图报的人,他之前一直给李克用卖命也不过是因为饥荒年人家给了口饭,所以在他看来,国王虽然傻了一些,毕竟是救命恩人,他上次揍完就开始良心不安。
“指点两招吧”他想,“毕竟这么耐揍的材质也不多见。”
但是第一猛将的训练,多少有点不同寻常,国王被绑在一架巨大的风筝上,和存孝一起站在宫殿顶上的时候,他还没弄明白,李存孝是怎么拉了他一下,又轻轻跳了一下就上来了的。
已经到春天了,风很大。
李存孝走过来,一脚把国王踹出去。


早朝的时候,上次的大臣又在哭诉着“妖孽惑主啊。”并努力爬到国王脚边,试图用国王吊着胳膊的绷带擦眼泪。


其实李存孝还是会良心不安的。
国王低着头经过御花园那棵巨大的海棠树的时候,李存孝裹着毛茸茸的毯子,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头,从树上面跳下来,在漫天花雨里落在他面前说,“我教你掌法吧。”
他教了一套掌法叫销魂掌,十六招,教了三天。
第四天他对国王说,你试试用这掌法接我的招式。
比武以非常缓慢的速度进行,到吃晚饭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招。
李存孝此时已经开始习惯花田国的伙食,尤其是各种甜点。他在应该吃点心的年龄没有钱吃,等有了钱的时候又觉得自己过了那个年龄不好意思去吃。
花田国是个可以光明正大吃点心的地方。
所以听到侍女过来报开饭的时候李存孝就想拔腿开溜了,可是国王学会新掌法很高兴,有点太高兴了。侍女报第五遍开饭的时候,李存孝终于出手了。
“长生诀!”
这是销魂掌解决不了的高度了,“可以吃饭了吧,”李存孝想。
“龙爪手!”国王苦练十二年的龙爪手,由于条件反射的原因迅速出招并击中了李存孝的腰,然后立刻发挥了巨大作用,轻易的推倒了中原第一猛将。
中原第一猛将致命的弱点是,怕痒。
。。。。。。。。。。
“九字真言!长生诀!销魂掌!独孤九剑!”


李存孝又在良心不安。
国王第38次从他面前跳过的时候,他终于默写出了祖上传下来的武功秘籍交给国王,那本十三太保仅有他一人练成的武功秘籍,名字叫做《长生诀》。
当天晚上他梦见十二个哥哥眼睛冒着绿光拿着小手绢叫他,“孝孝,回家吧。”,他从噩梦中惊醒,忽然听见有人用凌波微步进了他的房间。
来人准确的找到了床并迅速扑上,迎上他踢出的脚。
银白色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照出花田国王脸上的脚印。
国王从地上爬起来,从身后掏出长生诀指给他看,“第一章就讲,长生诀是双修的,两人一同修习,交换真气,能大有进境。”
“那你要怎样?”
“和你双修。”
。。。。。。。。。。。。。。
“九字真言!长生诀!销魂掌!独孤九剑!”
这次他不用良心不安了。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李存孝又回到中原去了,十三太保一起打天下。”
后来李存孝的伤全好了,就开始惦记着回家。
其实他已经开始习惯这样的日子了,不用上战场,不用提防眼睛冒着绿光的十二个哥哥,每天有人在旁边喊“存孝,教我武功吧”,还可以光明正大的吃点心。
那个时候已经有很多东西不是开始时候那样子,也不是它看上去那样子了。
但是很多东西还没变过,比如说救过他一命又养了他十几年的义父和虽然个性各异但并肩作战许多年的兄长。
他终于还是跟国王辞行了,那个平时笑的像傻瓜一样的国王,仍然傻笑着说,“好”。就转身走开了。
然后不远处就传来惊呼“陛下,您怎么从桌子上面走过去了。”


李存孝离开那天,天气非常的好,没有出现任何利于离别伤心落泪的下雨刮风闪电等,也没有朝霞或者夕阳,这简直是故事发展下来,最不像小说或者电视剧的地方了。
国王送他到城外,李存孝和他粗略的挥了挥手,就上马走了。
“这就走了?”
“是啊。”
“什么都没说?”
“是啊。”

 

后来花田国王仍然在练长生诀,仍然没有进步。
没有那么一个练长生诀的高手抱在怀里交换真气,自然是练不好的。
又过了些日子,遗珠公主回家了,带着一团乱糟糟的姻缘,等到大家都有情人终成眷属,一对两对三对都走开了,他才发现屋子里就剩他一个人,抱着本长生诀凄惨的睡大头觉。
不如去把他找回来吧。


这时候那本连载中的畅销榜第一名的《十三太保》忽然出结局平坑了,说是中原来的消息,第一男主李存孝,已被诛杀了。


“然后?”
男人叹口气,“阿肉,故事明显已经完结了吧。”
“我是问故事对于解决现在这回事有什么用?”被叫做阿肉的男人裹在毛茸茸的毯子里,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头,瞪着对面光着上身,脸上笑出一个囧字的男人。
“。。。。阿肉,不如你再听我讲一个故事。。。”
“。。。。九字真言!长生诀!销魂掌!独孤九剑!”
END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