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鸦零衍生】【欺诈猎人/交涉人/暗金丑岛君混合同人 黒崎/丑岛 甘利/丑岛】with him

今天也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丑岛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想。
早餐也没有什么新意,三明治里的牛肉饼仍然烤的有点焦,咖啡牛奶仍然甜的有点过头,店里的厨子最近两个礼拜的心情似乎都不大好。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就是平时那个啰里巴嗦的警察没有出现。
平时这个时间,那个奇怪的警察应该拿着同样的牛肉三明治和咖啡牛奶站在门口冲他喊おはょ,再露出一排白牙。
这样想着的丑岛放慢了拿出钱包付账的动作,从柜台前铮亮的金属牌里看过去,店门口仍然是空荡荡的。

天气很晴朗,至少在追债的时候不用冒着被浇透然后洗从里到外的衣服的风险。
已经走到第三个路口,有点安静的过分。
平时那个警察应该在第一个路口出现然后喋喋不休的讲昨天做了什么奇怪的梦诸如丑岛忽然变成了一只猫之类的话,然后在第三个路口拐去警局上班。
丑岛仍然是没有什么表情的样子,甚至看上去完全没有一点因为今天的反常而不习惯。
那个奇怪的警察看见了,大概又会说,阿馨,你看上去完全没精神啊。

之后仍然是个放债人普通的一天,放债,收款,踢门,打架,被新来的金主电话里言语骚扰。
傻瓜警察也一直没有出现,没有在负债人的门前忽然跳出来自然的讨论这人欠债的原因,也没有靠在他们的车门上抱着香蕉沙冰,或者在丑岛经常去的小超市里顶着一颗卷心菜傻瓜兮兮的笑。
就像是完全蒸发了一样。

丑岛切开卷心菜的时候有人按门铃,他手轻微的抖了一下,刀险险避开手指。
门外站着的是新换的长的像狐狸一样漂亮的金主,抱着一大束的玫瑰。
丑岛面无表情的从猫眼看了一眼,转身准备回厨房。
狐狸开口了,“开门的话,可以减5%的利息哦。”
门开了,丑岛站在门口看着狐狸。
但是这时候电话响了,丑岛接起电话时,有个很干练的女声问,“请问是甘利君的恋人阿馨吗?”
那个傻瓜警察的同事吗?丑岛想,你在开玩笑吗?但是回答的时候却在说,是的。
那个女声似乎也没有料到原来甘利一直碎碎念的阿馨是个男人的样子,但仍然很犹豫的说,“甘利君昨天在枪战中不幸被流弹。。。。”
声音逐渐低下去,最后很迅速的说了打扰了就挂断了。
丑岛拿着电话仍然没有什么表情。
听到了电话的狐狸想,他不会下一秒哭出来吧,于是他转转眼睛,开始龟速挪过去。
但这时后边却出现了个冒冒失失的家伙直接把他挤开,然后几乎是扑到丑岛的身上熊抱住,似乎是之前应该在那冒失家伙手里的卷心菜也飞出去,敲在了狐狸的头上。
“你是傻瓜吗,竟然从医院里逃出来,还被上司追查到这里”
“因为只是擦伤而已,但是上司很过意不去坚持要住院检查。”
冒失的家伙抢过狐狸手里的卷心菜递过去,献宝一样说,“阿馨,我买了卷心菜回来。”
“不需要,已经买过了。”丑岛举起手。
冒失的家伙吸了吸鼻子,“可是阿馨,你手里拿的那个是萝卜。”
“再啰嗦就没有饭吃。”
冒失的家伙立刻闭上嘴,拿着卷心菜飞快的冲进屋里。
狐狸揉了揉脑袋,忽然开始羡慕那傻瓜。
然后狐狸笑眯眯的眨眨眼睛说,“让我进去的话,可以减5%的利息哦。”
丑岛抬头看他,开口说,“已经是零利率了。”
狐狸的表情像是吃油果子的时候噎住了。
然后门刷的关上了。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