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Captain America】【冬盾/霍盾】Another story

前言:如果队长没碰到神奇科学家,九头蛇没有高科技,Howard只是普通军火商,Bucky从欧洲打完仗就回家了。。。

那是1945年。大街小巷的人们都在喊“我们胜利了”,到处都是刚归来的士兵,举着星条旗的孩子们在人群里奔跑,小酒馆里从早到晚都充满了喝的醉醺醺的人。

James Barns 中尉敲响门的时候Steve还在睡觉,那大概是早上五点钟——他们的运兵船三点钟就到了港口,有位上了年纪的好心的先生开车把Bucky送到Steve家附近。然后Bucky就冲上楼并开始狂躁的敲门。

期间隔壁一位中年男人开门出来看了一次,但当他看到Bucky的军装时,他就敬了个礼并且喊,“士兵,祝你好运。”

Buky想他肯定认为自己是来找女朋友的,不过找Steve也不差。

Steve正在做梦,他梦见Bucky从欧洲回来了,戴着亮闪闪的勋章,却断了一条腿,他站在Steve门口,敲敲他的门说,Steve,我回来了,我成了个英雄。

然后他就被狂躁的敲门声惊醒了。

Steve爬起来打开门,Bucky就站在门口,没有亮闪闪的勋章,但是好好的,完完整整。Steve觉得自己的眼泪快流出来了,为了掩饰这点他直接扑过去抱住Bucky,他猜自己可能还在做梦,不过这样的梦似乎也不错。

Bucky用脚带上门,然后把Steve从他怀里拎出来,飞快的亲了上去。

Steve尝起来像冰淇淋,Bucky想。

而Steve,可怜的Steve,他完全被吓呆了,但是至少他没有抬起腿给正亲着他的高个士兵来一下,这是个好兆头。

这是Bucky在四年中除了打仗以外想的最多的一件事。他曾经有一次差点在飞驰的火车上被踢出去,还好他抓住了门把手,他脚下是看不清颜色的山丘,风像刀子一样从他脸颊边划过去,他的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但是仍然紧紧抓住把手,直到他的队友把他拖上来。

在他的脚重新落地的瞬间,Bucky只想了一件事,感谢上帝,我还能再见到Steve。

他慢慢松开Steve的嘴,而后者正红着脸并气喘嘘嘘的看着他。他重新把金发的小个子搂进怀里——高度仍然和四年前一样合适,然后他说,“Steve,现在你是我唯一的财产了。”

Steve沉默了几秒钟,然后他慢慢伸出手,搂在了Bucky的腰上。

Bucky在之后的几年都没有说出什么有突破性意义的话,但他整个人直接搬进了Steve的公寓——他自己的公寓几年前就退租了,而他仅有的一点财产也在入伍前全部送给Steve。此外,鉴于他从八岁起就一直在Steve家打转,所以他对现在的生活其实非常习惯。

 

事实上,在Bucky走后不久,Steve在长岛的一家小画廊找到了工作——他仍然没能应征入伍,但他总得生活。他负责画作的维护和其他的一些杂事,而当他有得意的画作的时候,也会挂在画廊里出售。

Steve很快遇到了他画作的第一个买家,那是个留着整齐的小胡子的年轻男人,Bucky在部队开拔头一晚曾经带Steve去看过他的博览会,那有一辆会飞的汽车。

他对Steve的一幅画很有兴趣,那是幅描述古希腊战场的作品,画面的中心是一架由两匹长着翅膀的马拖着的没有轮子的战车,Steve对那幅画不算满意,但画廊的老板觉得很有趣因而坚持要挂出来。

留着小胡子的男人盯着那幅画的时候画廊的老板走了过去,简短的谈话之后,老板叫Steve过来。

小胡子对他伸出手,“非常荣幸,我是Howard Stark,。”

Steve也伸出手,“Steve Rogers,同样荣幸,我曾经在博览会上见过你的那辆会飞的汽车。”

Howard咧开嘴笑了,然后他说,“我喜欢这幅画,我想我得把它买下来,挂在我那辆汽车的旁边作为说明。”

他给了一个很不错的价格,足够Steve一段时间内衣食无忧。这对一个才出道不久的年轻画家来说真是相当不容易,而且对一个年纪轻轻就像他这么成功的商人来说,Howard Stark的谦逊亲切也是相当的少见。

之后Howard偶尔会来画廊,在他们比较熟悉以后,Howard还曾经邀请过Steve去喝一杯,但是被Steve拒绝了,他的酒量不太好,而Bucky又不在这,没有人在他喝醉了以后把他弄回去。

Bucky回来的当天,Steve照常去画廊,而Bucky留在他的公寓睡觉。他奔波了很久,归心似箭,一直没法睡安稳,而当他想要耍赖拉住Steve跟他一起躺在那张小床上的时候,他几乎在十秒钟之内就睡着了。

傍晚的时候Howard Stark出现了,并且再次邀请Steve去喝一杯。Steve摇摇头,并且说,“今天恐怕不行,Bucky回来了,如果我不带着晚饭回去叫醒他,他肯定在那睡到饿醒为止。”

Howard的脸上出现了非常微妙的表情,他问,“Bucky?你那个去参军的好朋友?”

Steve点点头。

Howard又露出了他一贯的散漫的微笑,他说,“那么下次吧,希望下次你是自由的。”

 

 

但事实上Steve总是没有时间。

他存了点积蓄,而Bucky拿到了一笔抚恤金,他们俩打算用这点钱在布鲁克林开个小咖啡馆。Bucky几乎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忙这事,Steve的空闲时间也都花在了这上面,这导致他不得不一而再的拒绝Howard的邀请。

 

直到一个忽然下起大雨的下午,Howard Stark开着车非常沮丧的出现。

Steve想Howard的情绪低落可能连老板都察觉到了,因为他告诉Steve下雨天不大可能有客人,他可以花点时间去安慰一下Stark先生。

这个时间的酒馆几乎没有人,睡得迷迷糊糊的酒保在开了两瓶啤酒之后就走回柜台,不再理他们。

Steve盯了Howard一会,然后开门见山的说,“Howard,你很沮丧。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Howard喝了一口啤酒,然后低下头看着他,“嗯…让我想想,改名叫stephanie Rogers然后嫁给我?”

Steve被逗乐了,但是他说,“这可不行,会有数不清的女人想杀了我的。你还有其他建议吗?”

Howard耸耸肩,开始聊其它的话题,战争,艺术品,超级战士和会飞的汽车什么的。

Steve承认,跟Howard聊天是件相当有趣的事,他有非同寻常的想象力和幽默感,Steve和Howard整个下午都在聊天和大笑,这导致吧台里打瞌睡的酒保好几次不满的探出头来怒视他们俩。

快到五点的时候,雨仍然没有停,Steve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说他得回去了,他的钥匙还在画廊,再晚一点画廊就要打烊了。

Howard开车带他回到画廊时,那里已经锁门了,门口的屋檐下站着一个高大的深色头发的年轻人,手上提着一把大伞。

“那是Bucky”,Steve说,然后他跟Howard道谢并想下车的时候,他的手腕被牢牢的抓住了。

他转过头去,Howard的深棕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然后Howard说,“Steve,我不想结婚,这就是为什么我不高兴。”接着他补充了一句,“除非是跟stephanie Rogers。”

Steve不确定自己是否明白了一些事情。

雨点不停的打在车窗上,在离他30英尺远的地方,Bucky拿着伞在来回踱步。

Steve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我很抱歉我得走了,Howard。”

握在他胳膊上的手紧了一下然后松开了,他歉意的看了Howard一眼,推开车门向画廊跑过去,Bucky立刻发现了他,跑过来撑开伞遮住他们俩。

 

咖啡馆的筹备工作又持续了一个礼拜,而这期间Howard一直没有出现。等筹备工作一结束,Steve就跟老板辞职了。老板很惋惜,毕竟这种年月想招一个既专业品行又好的人并不容易,但他还是祝Steve一切顺利。

 

Bucky开始试着成为厨师和会计,而Steve则做招待,他在闲暇时间仍然画画,但都是一些简单的速写。

有一天他画了一个士兵,以他自己为蓝本,不过更高大也更强壮。之后的几天他一直在画这个士兵的故事,他给他起了名字叫Roger,Roger又瘦又小,却一心想参军。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位科学家,科学家用一种奇妙的血清把他变成了一个超级战士。

Bucky认为这是个很有趣的故事,应该画成漫画。于是Steve把最初的几章投给一家漫画公司,并很快得到了回应。那家漫画公司愿意雇佣他作为漫画家,他甚至可以在咖啡馆里继续画他的漫画,只要每个月拿着完成稿去就行。

他继续润色这个故事,Bucky建议Roger应该有一个狙击手保护他,于是他们给这个角色起名叫barney。

漫画最后被命名为Captain  America,漫画公司觉得这名字会带来漫画的大卖。

事实上,漫画的确很受欢迎,出连载漫画的两个月后,布鲁克林的街道上就能看见拿着垃圾桶盖当作盾牌的小孩子了,Bucky甚至从善如流的把咖啡馆的名字也改成了Captain  America,这让咖啡馆的生意也好了不少。

 

然后时间就飞快的过去了。

Steve和Bucky也曾经有过争吵,因为各种他们事后都想不起来的原因。然后漫画里的Roger就会和Barney狠狠的打一架,之后再和好。

他们还曾经想领养一个孩子,但是手续似乎有些问题,这让他俩都非常沮丧,最后Steve在漫画里给Roger和barney领养了一个儿子Johnny,才让Bucky开心了一些。

 

Bucky四十多岁的时候一度酗酒,经常醉醺醺的,他年轻时引以为傲的身材也开始有些走形,然而更糟的是,Howard Stark忽然出现了。

Howard Stark现在是个比年轻的时候更成功的商人,仍然穿着他的三件套,留着小胡子,英俊而且聪明。

他仍然未婚,他来到Captain  America的咖啡馆不过因为他正在交往的女友是漫画的粉丝。他看到Steve的时候眼睛立刻瞪大了,然后站起来去拥抱Steve,并且喊着,“Steve,你一点都没变,我找了你很多年。”或者说,他根本是扑过去的,像是头发现猎物的狮子。

Steve端着托盘,没躲开他的拥抱,正在柜台结账的Bucky立刻丢下客人冲出来,硬币叮叮当当的掉了一地。然后Steve拦住了他,并且说,“只是个老朋友,Howard Stark。”

漫画粉丝女友完全被忽略了,所以当天晚上Howard就被甩了,当然,他似乎也不怎么在乎这事。

 

回家以后Bucky一直沉着脸,Steve叫他去换睡衣的时候他终于爆发了,“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把Roger变成Captain America的科学家叫Howard了!”

Steve吃惊的看着他,然后说“Bucky,那只不过因为超级士兵血清这主意本来就是过去Howard告诉我的而已。”

Bucky并不满意这样的解释,他接着大吼,“那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我不在美国的四年吗?我在前线打仗的时候你都在做些什么?你看看他看你的眼神!”

最后他们不欢而散,Bucky摔门离开了,很晚才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之后的日子里Howard Stark经常出现,因此Bucky也经常不高兴。

 

后来某一天的清晨,Bucky还睡得迷糊的时候Steve抓起他的手,从他的无名指上褪下了什么东西。

当他意识到Steve拿下来的是他们俩的对戒的时候,他立刻在惊吓中清醒过来。那是他刚回到美国的时候买的,那个年代想买一对男式戒指简直是开玩笑,所以他不得不在不同的珠宝店选了相似的两枚戒指。

但是接下来有另一个冰冷的东西套在Bucky的手上,是枚全新的戒指,他盯着Steve给他戴戒指的手,上面戴着一模一样的另一枚。

然后他听见Steve说,“嘿,Bucky,我想我好像很少这么说,我爱你。”

他们之间几乎总是Bucky在说我爱你,Steve的回答总是很含糊。这让Bucky总是在担心也许Steve只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好兄弟才勉强接受他的。

他难以控制的凑过去亲吻Steve,然后慢慢的挪到Steve的身上,直到Steve开始笑,并且问他,“Bucky那是你的小肚子吗?”

他只能一边继续脱着对方的衣服一边大喊,“Steve,闭嘴。”

 

 

然后他们都老了。

Bucky发现这一点是因为有一天自己冲咖啡的时候需要戴上眼镜,不然他分不清那几种不同的豆子。他们还过着跟过去差不多的生活,他开着咖啡馆,而Steve画着漫画,Captain America已经连载了几十年,他们都老了,而美国队长仍然年轻。

Howard Stark也老了,他仍然每个月会来几次,有时带着他的儿子。他十年前结了婚,跟一个中间名叫Stephanie的女孩,然后八年前他有了个儿子。

他儿子Tony Stark是美国队长忠实的粉丝,而且在他父亲明显的心不在焉和Steve的温和亲切的对比之下,他显然更喜欢他的Steve叔叔,(但是Bucky叔叔简直像漫画里的超级反派!)他坚持要Steve在漫画中加入一个叫Tony的角色。他第三次趴在地上打滚的时候,Steve终于妥协了,加入了一个穿着金属外衣的男孩角色,作为美国队长重要的跟班。

 

 

Howard是最先离开的。

那时候Tony已经成年,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泡在实验室以及和Steve贫嘴。Howard的葬礼上Tony迟到了一会,他带来了一幅画,并把他放在Howard的怀里。

画上是古希腊的战场,里面有一驾没有轮子的战车。

 

下一个走的人是Bucky,他有一天正在往咖啡里倒奶油的时候忽然倒下去,Steve在Tony的帮助下才把他送到医院。

他交替的昏迷和清醒着,Steve一直坐在他旁边握着他的手。

在Bucky清醒的时候,他会跟Steve说起他们年轻的时候,说起战争, Roger和Barney,以及那些过去的好时光。

他有时还故意用手拍拍Steve的手,戒指碰在一起发出叮叮的响声。

然后Bucky也离开了。

 

之后Steve的生活变得越发单调,Tony雇了人来照看他们的咖啡馆,他不需要再端咖啡。

他的金发已经完全变成银白色的了,他每天从早到晚的坐在咖啡馆,画着他的漫画。漫画里的barney还活着——Steve拒绝了Tony的让Barney也死去的主意,他想如果那样的话Captain也太可怜了,而且Tony现在也不能躺在地上打滚直到Steve同意。

Tony经常会来看他,每次都带着不同的女伴。他会嘲笑Tony跟Howard年轻时真是一模一样,然后Tony总是耸耸肩,下次仍然带着不同的女孩出现。

 

他最后还是给了Captain和他的狙击手一个盛大的葬礼,他们驾驶着故事里反派的飞船去了北极,然后被冻结在那的冰海里。他们作为过去的英雄陷入永恒的沉睡,而他们的儿子Johnny和Tony则开始新的英雄之旅。

 

Steve Rogers在Captain America终结篇发布的当天等到了来带走他的Bucky。

Tony继承了那家叫做Captain America的咖啡馆和一屋子的漫画,并且遵照Steve的愿望把他和Bucky Barns葬在一起。

他和Bucky从来没有念过结婚的誓词,所以他也从未担心死亡会真的把他们分开。

 

 

 

FIN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