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英雄无泪/泪痕剑】【高卓/司卓】破泪沉沙 第八章

小说和电视剧的混合。

cp是高渐飞x卓东来,以及司马超群x卓东来。

第八章 大沙漠

【一】

九月二十六。

边城外。

 

沙漠里除了无边无际的沙子,什么都没有。

但他们已带好了充足的食物和水,带了十六匹骆驼,五顶扎营的帐篷,还请了三个据说是当地最好的向导。

公孙影子骑在一头高大的骆驼上,眺望着远处,“卓东来”坐在他旁边的骆驼上,跟他并肩。

他们现在看起来倒真的像是一对盟友了。

公孙影子甚至在进沙漠之前,还带着这个假的卓东来在边城转了几圈,他甚至还特意恢复了他原本的样子。

因为他知道马书砚马上就会知道这件事。

公孙影子派去长安散布谣言的人已经离开,用不了多久高渐飞就会知道卓东来已经背叛了他,这时候马书砚就会成为一个可靠的人证,而卓东来现在八成也在沙漠里,所以他根本没办法替自己辩白。

一个人心甘情愿的躲在幕后做一个影子,却偏偏不被他的主人所相信,那会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公孙影子又阴测测的笑起来。

“卓东来”在他旁边打了一个冷战。

因为他完全猜不到公孙影子在下一刻会不会突然对他动手,他在公孙影子身边刚刚过了三日,身上已经多出了五处伤痕。

即使他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能想到公孙影子一定是非常,非常的讨厌卓东来。

 

他们已走了两日,终于在黄昏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了一处废墟,那里原本可能是一处绿洲,因为那周围还有几棵枯死的树还能勉强说明这件事。而那废墟可能原本是某些高大建筑的一部分,现在却只剩了一片焦黑的石头。

即使不用看地图,公孙影子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就是斑衣教的总坛,地宫的入口。

他从骆驼上跳下来,拿掉头上的兜帽,仔细的看着那一片废墟。

“卓东来”站在他旁边,拿起自己的水囊,拔掉塞子,灌了一大口,他喝的又快又猛,多余的水从他脸侧淌下来,滴到脖子上。

公孙影子回头看了他一会,忽然一把夺走了他的水囊摔到地上。

他的声音阴冷的像是刚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幽灵。

 “我有说过,你现在可以喝水了吗?”

“卓东来”颤抖道,“我。。。我。。。”却说不出话来。

公孙影子看了他一会,就放开他,转头叫道,“阿五,你和阿七过去看看。”

两人很快过去,不到两炷香的时间又回来了,阿五躬身道,“回主人,那边没有活人,地面上都是血,躺着的有万马堂的人,还有。。。”

公孙影子打断道,“万马堂?”

阿五道,“对,属下在边城见过,地上躺着的一部分人身上穿着的是万马堂的衣服。”

公孙影子不再说话,因为他忽然想到他可能低估了马书砚。

也许这个看上去只是个老好人的万马堂堂主,一直以来不过是在韬光养晦而已。甚至于他坚持说斑衣教宝藏不存在,也许只不过是因为他自己也想要掺一脚。

然后阿五接着说,“还有大镖局的人。”

公孙影子此刻觉得手心里都是冷汗,他忽然明白卓东来为什么要弄一个冒牌货放在边城让他折腾,因为真正的卓东来早就找到了斑衣教的总坛,甚至这会很可能已经搬空了地宫,跑出了沙漠了。

他一跃而起道,“上马,跟我走!”

 

 

【二】

天色已经慢慢的暗下来,废墟里异常安静,似乎连沙漠里的风路过这里的时候,都悄悄绕开了,地上果然都是血,还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尸体。

公孙影子忽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他不怕血,也不怕尸体,更不怕安静,他只是觉得这个非常安静的地方,已经充满了一种说不上来的可怕的气息。

这来自他曾经作为一个杀手的直觉,而这直觉不知有多少次救过他的命。

他立刻喊道,“上马!走!”

然而这时他却忽然听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沙子从什么上边忽然滑下来的沙沙声,这种沙沙声逐渐的连成了一片,就像是蝎子从地底爬出来的响动。

公孙影子的人都开始抽刀,但很大一部分人的刀完全没来得及抽出来。

因为比蝎子更可怕的是,刚才躺在地上的那些尸体,现在忽然都站起来了。

这些当然不是尸体,这些都是活人。

大镖局的人。

两伙人已经开始动起了手,但公孙影子却没有动。

他正死死盯着那个废墟,那里现在有两个人影一前一后慢慢的走出来,一个穿白,一个穿紫。这两人悠闲的走在废墟里,就好像这地方是个种满了奇花异草的园子一样,还需要慢慢的欣赏。

走在前边的白衣人手里拿着一把剑,他看上去又年轻,又英俊,脸上充满朝气,像极了年轻时候的司马超群,公孙影子知道他一定就是高渐飞。

可是公孙影子不明白的是,卓东来为什么总是要找一个这样的人站在前边,自己甘于躲在后边做一个影子?

而他更加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同样是做一个影子,他就如此痛苦,而卓东来却能那么开心?

这些事他已经想了许多年,却始终也想不明白。

但好在有一件事情他是非常明白的,那就是,如果他现在杀了高渐飞,卓东来一定会很痛苦。

所以他几乎立刻就从骆驼上飞起,而他的剑也在飞起的一瞬间抽了出来。

一把缠在腰上的,又软又薄的剑。这才是公孙影子真正的剑,因为他本就常年在做一个杀手,那种装饰着珠宝的,好看大过于实用的剑,本来就不属于他。

而他扑向小高的这一招也没有人认识,杀手的剑法不需要名声,也不需要好看,只要实用就够了。

小高也立刻抽出了自己的剑迎上去,两人一瞬间已过了七八招。

高渐飞的剑术已经是非常罕见的了,可是他还太年轻,还没有遇见过公孙影子这样的对手。公孙影子的剑就像条毒蛇,总是在人无法想象的地方钻出来。

他的手下还站着的人已经不多,大镖局埋伏的人少说是他们的三倍,而他的手下却没有当年朱猛的雄狮堂死士那样以一当十的气魄。

但反而越是这种时候,他却越是冷静,他甚至能算出他出下一招时高渐飞会怎么出剑,他已经觉得他赢定了。

他没注意的是,那个假的卓东来已经驱赶着骆驼走到他们的战局旁边。

“卓东来”忽然开口了,“我想有件事情你需要知道,其实我就是卓东来。”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外边厮杀起来的人不一定听得见,但他知道公孙影子一定听的很清楚。

因为他的动作似乎忽然停滞了一瞬间,那把像毒蛇一样的剑也跟着停滞了一瞬,仿佛变成了一条死蛇。

对于公孙影子和小高这样的高手来说,只要一瞬间的破绽就足够了。

死蛇当然阻挡不了小高的剑,公孙影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剑忽然断成碎片,而小高的剑还在冲着他的脸切过来。

好在他还有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所培养出来的反应,让他在那把剑把他切开之前,往旁边滑了几寸,那把剑深深嵌进他肩膀里,然后卡在了骨头上。

公孙影子忍痛矮下身甩开那把剑,然后忽然从剑光中移了出去,跳上了卓东来的骆驼,他把断剑狠狠的插在骆驼身上,那骆驼就嘶鸣一声,一路从人群中冲了出去。

他跑的太快,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带着卓东来冲进了黑暗里。 

高渐飞懊恼的低吼了一声,也牵起一匹骆驼飞身上去,他甚至来不及对他身后的紫衣人交代只言片语,就一甩缰绳,也从人群中冲了出去。

 

 

【三】

小高追出去的时候,公孙影子的骆驼已经消失在远处了。而他既没有水,也没有干粮,更没有向导,他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找,就算找到了要怎么回来。

然而此刻他心里完全没有这些想法,他心里只剩下一件事,公孙影子带走了卓东来。

 

小高身后的紫衣人当然不是卓东来,他是孙达。

那么真正的卓东来呢?

真正的卓东来当然就是假的卓东来,因为这世上只有自己亲自去演一个冒牌货,才能演的所有人都找不到破绽。

为了这件事,卓东来不惜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除去手上握刀而来的老茧,甚至他还特意吃下了一种药,抑制住自己的内力,让自己处于一种非常虚弱的状态,所以公孙影子每次抓到他,他的冷汗都是真的。

卓东来花了这么大力气,就是为了亲自去见一见公孙影子,找一找他的弱点究竟是什么。

然后他就真的找到了。

他在公孙影子身边呆的时间已足够久,久到他可以发现公孙影子对他有种不正常的憎恶,虽然他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但他并不介意利用这一点。

他原本的计划是一旦知道了公孙影子的弱点,就立刻离开,他甚至已经准备了三条不同的后路,一路上他起码看到了五次万无一失的机会,但他从知道这个弱点的那一刻起就改变了主意。

因为他想到,让公孙影子知道,他不但没办法让对方痛苦,反而一直被对方玩弄在鼓掌之中,恐怕才是对他最大的打击。

原本 卓东来的计划都已经按部就班的进行了,但他偏偏算错了一点,公孙影子不是公孙宝剑,他从前就是个影子,即使顶替了公孙宝剑的身份,他也能随时毫不留恋的抛下这些东西。

 

骆驼已经跑了整整一个时辰,已经口吐白沫,血也要流干了,踉跄了几步就直接跪倒在地上。

公孙影子跟卓东来一齐从骆驼上滚了下去。

两个人在地上躺了很久,谁都没有动。卓东来早在奔出时已经被点中了穴道,此刻完全不能动。公孙影子已经失血过多,虽然他逃命前已经点住了止血的穴道,但是一路狂奔,气血上涌,他大概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然而他此刻却忽然笑了起来,笑的还很愉快,任谁看了他现在的样子,都想不到他将命不久矣。

因为此刻他已经想明白了整件事情,包括这个所谓的斑衣教宝藏,大概都只是卓东来为他设计好的一个圈套。

然而他却觉得很骄傲,因为卓东来不仅要特意为他设计一个圈套,还要自己亲自上阵来骗他。

他笑的几乎停不下来,“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以来,每天为我端茶倒水的都是真正的卓东来。这世上大概再也找不出比我更幸运的人了,连司马超群都不行。”

卓东来淡淡道,“在这种恶心的事上,司马超群自然比不上你。”

但公孙影子竟然又笑起来,“司马超群当然是个大英雄,我当然比不上他,可这个大英雄,心里到底藏着多少龌龊的事,恐怕他到死也不敢讲出来。”

卓东来冷冷道,“你还不配评论他。”

公孙影子却不再笑了,他忽然变了脸,阴测测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讨厌你?因为我早就见过你很多次,每次都是我替公孙宝剑去大镖局,毕竟他实在害怕你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杀了他。“他凑到卓东来耳边,用他那种毒蛇一样的声音轻轻的说,“我一见到你,就知道你跟我一样,也是像别人的影子一样活着。”

他又摇摇头,似乎有些迷惑的盯着卓东来,“可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做一个影子就活的这么痛苦,你却能那么开心,司马超群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可是你对待他就好像他是个天神。”

卓东来淡淡道,“司马超群是个大英雄,你这样的人自然不懂。”

公孙影子道,“我观察了你很久,还是想不明白。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

卓东来道,“哦?原来像你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做决定。”

公孙影子却大笑起来,“即使是像我这样的人,也是会做决定的。所以我决定了,既然我活的这么痛苦,我就要让你也跟我一样痛苦,你看重什么人,我偏偏要杀掉,你想做什么,我偏偏要去破坏。”

卓东来冷笑了一声。

公孙影子皱起眉头问,“你笑什么?”

卓东来淡淡道,“我在笑你。你明明已经顶替了公孙宝剑的身份,这辈子却只能是个影子。”

公孙影子却没有生气,他阴冷的嘶声道,“可是此刻你的性命,却偏偏掌握在我这个影子的手里。”

他从靴筒中拿出一把小刀,对着卓东来作势要插下去。那把刀薄如蝉翼,刀尖已经抵住了卓东来的衣服,眼看要没入他的胸口,公孙影子却忽然停住了。

这当然不是因为公孙影子忽然产生了恻隐之心,像他这种人,别的心都多的很,唯独这一种要比旁人少的多。他此刻停下来,不过是因为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只手。

卓东来的手。

那只苍白的手虽然细看还有些颤抖,但却坚定的握紧了一只已经打开的瓷瓶。

卓东来把公孙影子握着刀的手挪回他自己身上,又收好那只小瓶子,这才慢条斯理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

他悠悠道,“我一向用君子香来对付君子,没想到今天却浪费在你身上。”

骆驼颠簸,公孙影子又已经受了重伤,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已经避开了点穴,但他却一直假装动弹不得,还偏偏要激怒公孙影子,就是为了等这样一个机会。

公孙影子却又笑起来,他阴阳怪气道,

 “生死关头,我连最忠心的部下都不管了,可我偏偏要带上你,你猜高渐飞知不知道原因?”

高渐飞当然不知道,但这不代表他不会猜测,而最有可能的原因大概就是卓东来跟公孙影子之间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非常亲密的关系。

他也许会这样想,也许不会这样想,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就会在他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而之前公孙影子派去长安散布谣言的间谍,和刻意让马书砚看到两人结盟的事实,就会浇灌这颗种子,让它生根发芽。

而卓东来呢,他即便心里清楚,他能不能给高渐飞解释清楚?而高渐飞又是否会相信?即使高渐飞相信了,卓东来会不会仍然认为高渐飞怀疑他?

人心本就是这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既能计算又经不起计算。即使是卓东来与司马超群那样深厚的感情,都能被吴婉轻易的破坏掉,那他跟高渐飞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同盟关系,又能维持到几时呢?

公孙影子笑起来,他似乎已经看到卓东来在他接下来的日子里会受到的煎熬,所以他说,“这样让你痛苦的活下去,岂非比一刀杀了你要好?”

他说完连咳几声,血抑制不住的从嘴里涌出来,洒的衣服上到处都是,他却笑得愈发癫狂。

卓东来静静的看了他一会,然后伸出一只脚,轻轻的踩在他手里握着的刀柄上,又慢慢的把那把刀对着他的胸膛踩下去。

“这就不劳阁下费心了。”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