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英雄无泪/泪痕剑】【高卓/司卓】破泪沉沙 第二章

小说和电视剧的混合。

cp是高渐飞x卓东来,以及司马超群x卓东来。

第二章 第三个公孙

【一】

卓东来看着小高目眦欲裂的脸,缓缓道,“我可以告诉你,他死的时候也是站着的,绝没有对任何人屈服。他确实是个大英雄,即使是像我这种人,也不得不佩服他。”

 “是谁杀了他?”

 “洛阳百炼堂围住朱猛,断了他的退路,总领关东二十七大寨的“富贵公子”公孙宝剑亲自动的手。”

“不可能。”小高缓缓抬起头,他眼睛里血红一片,眼神却无比清醒,“公孙宝剑早就死在你的剑下,甚至连他的孪生兄弟都已经死了。”

“但是现在仍然有公孙宝剑这个人,而且他仍然是关东二十七大寨的总领。”卓东来说,“我想,最大的可能是,我们都猜错了,这世上还有第三个公孙。”

小高沉默了一会,才冷冷道,“朱猛是我的朋友,不管杀他的是第三个公孙还是第三十个公孙,我都会给他报仇。”

他又问,“平儿呢?”

卓东来摇摇头,“没有人见到。我已经在想办法去找。唯一的好消息是,百炼堂在洛阳黑市上悬赏百金求平儿。”

既然还在悬赏,说明平儿还活着。

“雄狮堂呢?”

 “已经没有雄狮堂了。”

朱猛死,雄狮堂亡,即使以后再有人建一个堂口叫雄狮堂,那也已经不是雄狮堂了。

他们俩都沉默了一会,卓东来才接着说,“第二件事是,虽然你把大镖局打理的实在不怎么样,但我之前的承诺仍然作数。”

小高问,“什么承诺?”

 “你做大镖局的总镖头,我做你的属下,只是你一天在总镖头任上,你就要为大镖局贡献你的心力,你的武功,决不能叛出大镖局。”

小高冷笑起来,“继续给你做司马超群的替身?”

卓东来摇摇头,脸上的表情却忽然温柔起来,“我说过,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司马。”

他站起来走到小高面前,弯下腰,盯着他的眼睛,“你要给朱猛报仇,就要借助大镖局的力量,大镖局则需要一个像你一样的人来做总镖头,这交易岂非公平合理。”

他又笑一笑,“当然,我也可以等到郑诚杀了你以后,再去找个人来做总镖头,你虽然难得,但也不是完全不可替代。”

卓东来说话的时候,小高也在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灰色的,又深邃,又漂亮,简直像两潭深水,可惜却是死的。

他们对视了一会,小高终于道,“好。但我有个要求。”

卓东来温和的问,“什么要求?”

小高说,“既然你认为我替代不了司马超群,就不要用对司马超群的方式来对待我,无论你做什么决定,都要告诉我,如果我不同意,你就绝对不能做。”

卓东来笑起来,“即使你是错的?”

“即使我是错的。”

卓东来道,“好。”

他答应的这样爽快,小高却愣住了。

卓东来却笑的更加愉快,“你要做个大英雄,岂非正要有这样说一不二的气魄。”

他又找出一只杯子,倒了一杯酒,送到小高嘴边慢慢的喂他喝下去。

就在那酒顺着喉咙往下滑的时候,高渐飞忽然感觉到他体内凝滞已久的真气开始流转,他又一动不动的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接着就发现自己的内力已经完全恢复了。

等到他站起来的时候,他就又变成了名动天下的少年剑客高渐飞。

卓东来放下酒壶,递给他一个长条形的布包。

“你躺了这么久,应该活动一下了。”

 

【二】

郑诚此刻正在紫气东来的正堂里,就坐在卓东来平时常用的那张桌子前。

桌子上堆满了各地来的线报和账本,东西虽多,却摆放的井井有条,郑诚处理这些东西的速度也很快。

他每天坐到这张桌子前,都不得不佩服卓东来一次,因为这些事务实在太过驳杂,连他都会感到头疼,可这些令人头疼的东西,竟然完全就是卓东来自己一手创建出来的。

他实在太过全神贯注,完全没有发现已经有人在他身边站了很久。

来人忽然轻轻叹了口气,“你的确是个人才,真是可惜了。”

那声音又轻柔,又温和,简直像情人的耳语,郑诚却全身一震,脸色也立刻变得比雪还要白。他一寸一寸的抬起头,发现卓东来和高渐飞正站在他的桌子旁边。

他缓缓的站起来弯下腰,恭恭敬敬的说,“卓爷,总镖头。”

卓东来慢慢后退了两步,走到小高身后,轻声道,“这是你的事情。”

小高没说话,但他的剑已出鞘,平平的指向郑诚。

郑诚的全身都已被冷汗浸湿,可他却不得不冷静下来,他一瞬间已想到了不下二十种方法来解决眼前的局面,然后他迅速的抓住了其中最有可能成功的一种。

他缓缓道,“总镖头难道不想找回朱猛和蝶舞的孩子了吗?”

小高的杀气果然在一瞬间消失了,他此刻看上去很想冲上去拎住郑诚的领子,但他还是克制住了。

“平儿在哪?”

郑诚笑了笑,刚想说话,但他眼前忽然有道白光一闪而过,接着他的胸口凉了一下。

他震惊的低下头,看了一眼出现在他胸前的剑锋,又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两个人。

就在刚才小高说出“在哪”的时候,卓东来已经握住他的手把剑刺了进去。

郑诚缓缓倒下去,他脸上仍然全是不可置信,高渐飞怒道,“你为什么杀他?”

卓东来柔声道,“他只有这一个秘密可以牵制你我,如果你留了他的命,你猜他会不会说?”

小高顿时语塞。卓东来又道,“他能查到的东西,我自然也能查到。而且我猜他根本就不知道,只是想拖延时间,当你开始变得焦急和愤怒的时候,你就不会注意到他的左手已经悄悄缩进袖子里。”

他蹲下去,在郑诚左边的袖子上轻轻刮了一下,随着咚的一声,一个小瓷瓶滚了出来。

小高的脸色变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瓶子里是什么。

君子香。

卓东来站起来,温和的说,“所以我只是想告诉你,杀人要及时。像郑诚这样的人,当你能杀了他的时候,就马上动手,如果你开始听他说话,死的人就会变成你了。”

他这样说的时候,忽然想起了郭青。

郭青更聪明,也更危险,他甚至没像郑诚一样试图挣扎一下,就坦然接受了死亡。甚至于他连自己的死都要拿来算计卓东来,逼他和司马超群决裂。

小高忽然问,“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卓东来已经开始查看桌子上的线报,他抬头看了一眼小高,慢慢道,“你最好现在就去收拾行李,因为你马上就要去洛阳。”

小高答道,“好。” 说完转身就走。

他此时完全没有意识到,卓东来回来前后不过一个时辰,他却已经开始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丝毫不怕卓东来让他去洛阳是骗他去送死的。

卓东来叫住他,“不是你自己,你带上孙达,再带上五十个一流的高手。”

百炼门不过是个小堂口,虽然朱猛新建的雄狮堂尚不成气候,可全江湖都知道大镖局的高渐飞是他的兄弟,他们贸然动手,难道就不害怕报复么?

而且,朱猛刚进洛阳时孤身一人,他们并未动手,却偏偏要等到朱猛召集了几十个门人的时候才动手,又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跟郑诚根本就是一伙的,他们知道高渐飞已被囚禁,甚至命不久矣,所以才敢放心大胆的拿朱猛的人头来立威。而朱猛一死,自然没有人来救小高,岂不是两全其美。

卓东来叹了一口气,因为他想到,如果他面对的是司马超群,即使他什么都不说,司马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可现在他对面站的是高渐飞,所以他不得不解释道,“百炼堂跟郑诚八成有勾结,他们此刻一定以为你还在被软禁,你趁着郑诚死的消息还没传出去,即刻去洛阳。”

小高干脆答道,“好。” 

 

【三】

七月十七。

清晨。

守城的周四像往常一样,鸡叫第一遍就已经爬起来。他随便洗了两把脸,从吊在房梁上的篮框里掏出两个昨天买的冷馒头,就走出门。

他站到城门口的时候赵六还没来,那孙子现在大概还趴在城西哪个娘们儿的肚皮上,他等了一会,路上连个鬼影都没有,他愤愤的骂了一句“龟孙儿”,就自己走上去开了门。

周四一拉开门,就被吓得退后了两步,直接坐在地上。

他刚才站在门口时一点声音都没听到,可现在城门外边整整齐齐的站着四五十人,都骑着马,穿着青色劲装,身上背着刀剑。

周四靠着墙,牙齿抖得像筛糠,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大。。。大镖。。。”

他以前见过一次这些人,一样的装束,一样的安静。这些人进城之后没多久,他就听说洛阳城里最有名的雄狮堂几乎被灭了门,连房子都全烧了,只剩了后边几间。

不知道这次要倒霉的是谁。

领头的是个瘦削俊俏的年轻人,他率先从马上下来,又回头对其他人点了点头,然后这四五十人都从马上下来,牵着马站成队,安安静静的进了城。

就连这些人带的马,走起路来似乎都要比别的马安静的多。

周四在地上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他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抬头发现赵六站在旁边,一脸宿醉未醒的看着他,“你干啥嘞?”

他转头看看,那些大镖局的人都已经不见了。

他才扶着赵六的手,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晦气道,“要出大事了!”

 

天已经开始亮了,从东边漫出来一道血红色,浸染了大半天空。

百炼堂的地上也已经是红色的。

 

高渐飞站在百炼堂后院的一间小屋里。

这间小屋有个特别的用途,就是用作百炼堂的刑堂。刑堂的采光都不会很好,一般都会做成西北朝向,见不到阳光,更容易摧毁人的意志。

屋里没有点灯,黑暗且阴森,虽然已经清理的还算干净,但仍然有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小高的面前放着一个一尺见方的松木匣子,做工很粗糙,连甚至没有上漆,只上了一层清油。

匣子没有上锁,他慢慢的掀起盖子。他已猜到里面放着什么东西,他的心虽然抖得厉害,手却很稳。

里面是一颗雪白的头骨。

刑堂的主事是个三十来岁的高大汉子,已经受了重伤,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他用气声说道,“朱爷的头颅不能下葬,我怕他腐烂,就自作主张,洗去了皮肉。”他又咳嗽两声,“我们都佩服朱爷是条汉子,可惜百炼门与雄狮堂不能两立,只能是你死我活。”

小高合上匣子,从怀里掏出块布包好背在身上,垂眼道,“多谢!” 便走出门去。

那汉子在他身后大笑了几声,便再不闻声响了。

 

百炼门门主楚西风已死,门中人都已倒下,横七竖八的尸体堆满了整个院落,孙达已在清点人数。

这时忽然有个小孩子从旁边跑出来,扑到楚西风的尸体上放声大哭,接着从那个角落里又奔出来一个女人,挡在那小孩子身前。

那女人抬头看着孙达,她钗环已凌乱,双目红肿,却咬牙跪下不停的给他磕头道,“嫁给他那天起我就知道将来会有这么一天,你们要我做什么都行。只是我的孩儿还小,求求你,留下他一条性命。我以性命发誓,他绝不报仇,只求你把他送进白马寺,让他做个和尚,一辈子吃斋念佛。。。”

孙达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中似有怜悯,但最后只是低声道,“不会痛的。”

他握刀的手已经挥出,却在半路被人牢牢抓住了。

高渐飞从他身后走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女人跟孩子道,“我杀楚西风,是因为他杀了我的朋友,若你将来想要报仇,就到大镖局来找高渐飞。”

他说完转身走出去,其他人也再没去看这母子俩一眼,就都沉默的跟在他后边慢慢走出去。

朱猛的大仇已报,他心中却毫无轻松之意,他只知道他身上又背了一笔债。

他此刻忽然很想见一见卓东来。

 

【四】

高渐飞走到门口,就看到大门外的石狮子后边躲着个人,正在探头探脑的瞧着他们。

这人实在不怎么好看,他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长得面黄肌瘦,也没什么模样,而且此刻他还在哆嗦着,院里死的人实在太多,他在门口都闻得到浓重的血腥气。

他虽然看起来实在很害怕,却还是鼓足了勇气,走到高渐飞面前说,“高……大爷……小的是牛皮。” 他压低了声音继续说,“小的……小的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高渐飞看了牛皮一眼,他眼里杀气还没完全褪去,牛皮被他看的腿脚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小高扶了他一把,他才哆哆嗦嗦的说,“是。。。朱大爷的儿子,小的。。。小的知道他在哪。”

 

牛皮带着他们东拐西拐,最后走到了一个大杂院门口,这个院子虽然不大,却住了足足十六户人家,高渐飞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大人在拌嘴,小孩子在哭闹,鸡飞狗跳,热闹的很。

这里环境又杂,孩子又太多,即使忽然多出一个,也不是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

牛皮走进去,过了一会,抱了一个孩子出来,递给高渐飞。

小高低头看着孩子,那小孩子裹在一块缎子做的襁褓里,戴着虎头帽,此刻居然也没有被他一身血腥气吓哭,反而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他年纪虽小,却已经露出一些朱猛和蝶舞的样子了。

此刻高渐飞心里才终于慢慢的涌上一些喜悦和宽慰来,他小心翼翼的抱好孩子,抬头对牛皮道,“大恩不言谢,从今日起,我高渐飞这条命就是你的,你有什么想要的?只要我做得到的,我都给你拿来。”

牛皮的脸却忽然涨红了,连眼圈都红起来,他低下头道,“小的。。。小的什么都不要,小的。。。”

他忽然哽咽起来,“小的。。。实在不配,小的本来。。。已拜入了雄狮堂,可是百炼门打上门的那天,我见到朱老大被杀,实在害怕,就逃了。”

他伸出袖子抹了一把脸,接着说,“我本来已经跑到后门,忽然看到小少爷的奶娘抱着他跑出来,她把孩子塞给我,叫我快跑。我这才带着小少爷逃出来。”

牛皮抬起手,盖住眼睛,慢慢跪到地上,整个人都匍匐下去,“高大爷,我见过你杀蔡崇,也见过钉鞋大爷,你们都威风极了,你们都是好汉,我。。。我也很佩服你们,可是我看着百炼门的人杀过来,我还是怕了。。。”

小高站在那,一动不动地看了他一会,忽然道,“可我还知道一件事。”他一字一顿道,“百炼门在洛阳黑市里悬赏一百两黄金,寻找朱猛的儿子。”

他蹲下来,拍了拍牛皮的肩膀道,“我看的出你的境况不怎么好,可你却没有把平儿拿去换金子。”

牛皮还在哽咽,小高接着说,“我还知道,如果朱猛知道你救了他儿子,他一定不会怪你,一定还要感激你,说不准还要和你做兄弟。”

牛皮猛的抬起头,瞪大了两只通红的眼睛看他,小高笑一笑道,“你救了平儿,就是救了朱猛的命。你是威风凛凛救了他的命,还是连滚带爬救了他的命,又有什么区别?”

他说完就站起来道,“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难处,就到大镖局来找我。” 他又拍了拍牛皮的肩膀,就骑上马走了。

牛皮呆呆的看了一会他们的背影,终于放声痛哭起来。

未完待续

评论(1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