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雷霆壮志/ Days of Thunder】【Cole x Rowdy】A mistake

Summary: 这是个错误的美梦,但Cole很快就会醒来了。

Notes:  阿汤哥版本的暴躁的年轻小痞子赛车手攻 x Rooker版本的暴躁的蓝眼睛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赛车手受。


“你结婚了?”Cole不可思议的问,然后他又问了一遍,“你结婚了?”而Rowdy仰起头斜着眼睛看他,“当然”他说,“我有人要。”

 

现在他们俩终于停止了那些幼稚的,无谓的,被Lewicki医生称之为“小孩子把戏”的争斗了,他们被赛道主管逼迫到了同一个困境之后不得不联起手来蒙混过关,然后他们忽然发现对方其实挺不错的,起码跟自己属于同一种类型的混蛋。

在他们继续被限制在同一间病房的时间里,他们就开始轮流讲以前的一些事情,直到有一天,Rowdy说,“有一次,我开车出门的时候,发现我的包已经在车上了,所以我没有去管它,等我准备下车的时候,我发现那玩意出人意料的沉,而且拉链口半开着,里面还有像是羊毛一样的东西,然后你猜怎么着?”

而Cole回答,“里面躲着一头羊?”

“不”Rowdy说,“那里面是我三岁的女儿Jessica,然后她跳出来对我说,‘surprise!’,而事后我妻子说她在家差点吓疯掉。”

“你结婚了?”Cole瞠目结舌的问,他停顿了一会,然后又问了一遍,“你结婚了?”

Rowdy平躺着,斜着眼睛看他,“当然”他说,并且不太隐晦的嘲笑着Cole对Lewicki医生至今无果的追求,“我有人要。”

“但是你已经住院两个星期了”,Cole说,“没有任何人来看过你,你他妈的一定是在逗我——”但是他被Rowdy打断了,“Jennie很忙,她没法带着孩子们过来。”

 

在看到Jennie之前,Cole始终觉得那是个玩笑,因为Rowdy一向是个信口开河的人。除了技术问题,你别想从他嘴里听到一句靠谱的话。当然,Cole也是一样,当他觉得某个问题难以启齿时,他就会胡说八道把它糊弄过去。

所以当Rowdy带来了Jennie,并且告诉Cole这是他妻子的时候,他只迟疑了一小下,然后他就揽住Claire的肩并且大开Rowdy的玩笑。

他常年混迹于酒吧的优势在这时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大概无意识的说了不少俏皮话,因为那天晚上他载着Claire回去的时候,她重复了其中一句,而Cole完全没反应过来。

“什么?”他说,“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Claire回答,“你不记得了吗?你今天讲了两遍呢。”

“哦,我当然记得。”他说,“我刚才听错了。”

 

Claire带来了最新消息,不像Cole,Rowdy的问题很严重,他必须去做手术,但他执着的待在家里,并且认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

“去看看Rowdy,去看看他。”Claire说,她不但是个好医生,还是个好姑娘,Cole有时候真庆幸她离开了自己。她聪明的超出Cole的想象,她能看到Cole隐藏起来的一些东西。

“我不想去。”Cole回答。

“去看看他,你是他的朋友吧,去劝他做手术。”Claire说。

 

第二天早上五点钟Cole就醒了,外边天还黑着,他开了床头灯,穿着内裤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坐了几个小时,然后他才爬起来,穿上衣服,出去吃午饭,他吃完饭继续坐在那发呆,等到钟指向两点,他才终于把自己从沙发里拔出来,开车去Rowdy家。

然而当他能看到Rowdy家的房子时,他就发现他花了一天时间积攒的勇气已经都在路上用光了。

他在路边停下车,熄了火,然后开始抽烟。


Cole不想去Rowdy家,他宁可在外边随便什么地方见到Rowdy,赛场也好,酒吧也好,随便什么地方,这样他就能短暂的假装Rowdy还是个单身汉,而他并没有错的那么离谱。实际上,当Claire告诉他Rowdy的问题时,他甚至有一瞬间希望Rowdy就此死去。

“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他想。死去的Rowdy将不属于任何人,而他乐意什么时候去看他就什么时候去。

这想法大概持续了五秒钟,然后莫名的,巨大的痛苦就包围了他。

 

他在车里坐了很久,抽完了烟盒里剩下的所有烟,这时夕阳已经快要隐没在地平线下了,最后一点黯淡的红光笼罩着Rowdy的家,他直视那边,直到不得不闭上酸痛的眼睛。

终于,他又重新启动了汽车,他开到Rowdy家附近,然后敲门走进去。Jennie坐在客厅里打着毛线,并没对他的拜访感到惊讶,她只是平淡的示意Rowdy在里面的房间。

 

Cole推开门走进去,而Rowdy转过头惊讶的看着他——他比Cole更了解赛车手的习惯,他们绝不拜访伤员。他看上去有点颓废,胡子拉碴,而且似乎消瘦了一些,他的蓝眼睛黯淡下去了,而Cole怀念他第一次见到它们的时候。

“去看医生。”Cole说,他甚至没做任何铺垫。

“我不去!”Rowdy回答,他总固守着那个奇怪的理由,然而Cole难得一见的爆发了。

他啪的折断了手里的球棍,并且吼起来,“去看医生!或者让我用这根该死的棍子打晕你然后拖着你去!”

Rowdy看上去完全懵了,毕竟通常他才是那个脾气更坏的人,所以他下意识的点了头,然后Cole继续说,“现在!收拾东西跟我走!”而Rowdy服从了。

 

他在夜幕下开了几个小时,期间Rowdy就坐在他的副驾上,他们俩都没说话。

他们在医院的走廊里随便糊弄了一晚,第二天早上Claire叫醒了他们,然后带着Rowdy去做检查,Cole就在走廊里等着他们。期间Claire出来了几次,告诉他一些大概的进展。

等一切结束之后,他被带到Rowdy的病房,Rowdy换上条纹的病号服坐在阴影里,Cole沉默的坐到他对面。

“我想请你帮我个忙,”Rowdy说。

Rowdy说什么他都会答应,Cole想,只要他能一直用他的蓝眼睛这么看着他。“我还欠着银行一笔钱,我那辆车上的广告可以支付这个,所以那辆车一定要赢。”Rowdy看着他,“开我的车,然后赢了比赛。”

但Cole知道那不是全部原因,他肯定不是Rowdy认识的最好的赛车手,Rowdy的车人人垂涎,只要他想他完全能找到另一个什么人,这是他提供给Cole的一个机会,以一种Rowdy特有的形式——把好意掩藏在别的什么理由底下。

Cole沉默了一会,然后回答,“好,我接受。”

 

Harry帮他改装了那辆车,尽管他非常不同意Cole的做法。“你干嘛总要盯着Burns呢,他不是什么好人,Cole,你忘了之前了吗?”

但Cole回答,“我答应他了。”

Harry用他像鹰一样锐利的眼睛看了他一会,有那么一瞬间Cole觉得自己的脑子像是完全敞开了,但Harry最后什么也没说,而Cole对此无比感激。

 

Cole打开车门,全场欢声雷动,车队在欢呼,Harry和Claire都向他跑来,他周围的人们把他抬起来,欢呼着向上抛。

他赢了,又一个冠军,车队的骄傲,他将会取代Rowdy成为最好的赛车手,他没辜负任何人,Harry,Clarie,还有Rowdy。

除了他自己。

 

 

这一战的胜利让他们的车队起死回生,可能也带回了新的好运气,因为Cole接下来一路赢了下去,他成为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他一直很忙,没有比赛的时候,他就忙于庆功宴,泡酒吧,以及和不同的辣妹鬼混,Harry曾经以为他胜了之后就会跟Claire和好,但他们俩都知道那不可能。

之后的两个礼拜他一回都没去看过Rowdy,他只打过两个电话,Rowdy在准备手术,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做赛车手了,他还清了贷款,而那辆车就归Cole所有。

 

两个礼拜之后的一场庆功宴上,Claire出现了,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Rowdy的手术很成功,他再住几天就能出院回家了。

在庆功宴之后,Cole醉醺醺的爬上了Claire的车,他坐在驾驶座上,对Claire说,“我要搭个车,Claire,你回医院吗?”而Claire不得不把他从驾驶座上弄出来,再塞到副驾上去。

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Claire在驾驶位上睡着了,而且他们就停在医院外边。他悄无声息的打开车门溜出去,然后轻车熟路的找到了Rowdy的病房。Rowdy还在睡觉,微弱的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飘进来,Cole勉强能看清楚他苍白的脸和亚麻色的卷发。他的眼睛隐藏在高耸的眉骨投射的阴影下,但Cole注意到他的眼球在眼皮下边转动着,Claire告诉过他那是代表人在做梦。

Cole着魔一样的伸出手,但在他的手指快要碰到Rowdy的脸时,他停住了。他的胳膊僵硬的在那停了几秒钟,然后慢慢缩回来。

他又站着看了了一会,就轻手轻脚的溜出去,回到车里。Claire还在睡着,他也躺下来闭上眼睛。

这是个错误的美梦,但他很快就会醒来了。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