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GOTG】【Stakar x Yondu】The Chain 第五章 完结篇

Summary:他现在知道那老混球会去哪了,也知道Stakar会一直看着他,而且只要他们乐意,他们随时可以找到对方。

Notes:Stakar/Yondu,星勇亲情向大概吧。。。全是胡说八道。

以下是正文:

之后的几天,Peter走到哪都塞着那副耳机,没人看见他的时候,他还会自己扭个没完。

就在他自娱自乐的时候,Kraglin从他旁边路过,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老大把这玩意给你了?”他说。

Peter摘下耳机,“什么?”

“没什么,据说这玩意能装300首歌,”Kraglin说,“卖东西那个店主说地球上人人都用这个。”

而Peter的眼睛立刻瞪大了,“300首?”那里面现在只有几十首,所以他不太清楚这个容量是多大。

“老大觉得你有一天还会回来,所以他买了这个。”Kraglin说,“Peter,你他妈的真是个幸运的混球。”然后他就走开了。

 “对,我也觉得。”过了一会他终于说,但Kraglin已经走远了。

 

这几天Peter一直没轮到机会去单独看着Yondu,Stakar只是偶然的离开了那一个空隙,接下来的时间他几乎天天都待在屋里,连吃饭都是Martinex或者Aleta帮他们拿进去,而Peter拒绝去想他们晚上是怎么睡的。

Yondu恢复的很好,他现在已经可以不借助外力自己站起来了,所以他也不再裹着毯子了,他穿了一身Stakar的深蓝色制服,而Peter注意到Stakar一直在盯着看,于是他走过去拍了拍Yondu的肩膀,对他说,“我觉得还是红色的好看。”然后当Yondu嘟囔着,“真难得我们居然能有意见一致的时候”,他就塞上耳机走开了。

 

他们大概在这住了两个礼拜,Yondu现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他甚至已经开始跟Rocket讲起Peter小时候的丢脸事,而Rocket,这个狡猾的啮齿动物,他从Martinex那听了一肚子Yondu的丢脸事,又从Yondu这听了一肚子的Peter的过去,他大概是这两个礼拜以来过的最开心的人了,可能比Groot都要开心。

Groot则一直赖在船长室的床上,抱着Yondu的旧玩偶,Yondu就一脸关爱的看着Groot,他甚至还给Groot提供零食,而Peter不想知道那都是他从哪抢来的。Stakar通常会坐在Yondu旁边刷着他的平板——自从他们被Peter撞见之后,他们干脆就不避着Peter了,虽然他们没再在Peter面前亲的不可开交什么的,但是他们天天坐在一起,肩膀靠着肩膀,大腿贴着大腿,就好像那张床上只有那么一丁点地方能坐人似的。

而且船长室就像个他妈的幼儿园一样,每天到了睡觉时间,Rocket就会出现把Groot接走,第二天再送来。Yondu本来想让Groot住在这,但Rocket坚决不同意,“虽然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长大,”Rocket说,“但显然他现在还没有成年。”而Peter惊奇的发现,Yondu居然被这话噎住了两秒,而且之后他也没反驳。

这会Peter塞着他的耳机坐在一边,听那首 《come a little bit closer》,他把那首歌从卡带里搞进了播放器里,当他听到“yes I knew ,yes I knew, I should leave”的时候,Yondu走过来拔出了他的耳机。

“跟你说话呢,小子。”Yondu说。

Peter茫然的抬头看他,然后Yondu说,“我已经没问题了,你现在能回自己的船上去了。”

而Peter下意识回答,“哦。”接着他才意识到,Yondu说的是你,而不是我们。这让他立刻想起Aleta曾说过的,Yondu会留在这艘船上,他的胃里像是忽然塞满了铅块。

“你呢?Yondu,你跟我,跟我一起回去吗?”他结结巴巴的问,可是他有预感,他听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了。

“我会留在这”Yondu说,“Aleta和Charlie-27他们也回来了,我们都会留在这。”

“不行!”Peter喊出来的时候把他自己都吓到了,Yondu也吓了一跳,然后Peter磕磕绊绊的解释,“不是,我只是说,嗯,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回去呢,你可以加入银河护卫队什么的。”

Yondu看了他一会,然后他低声说,“小子,我已经离开的够久了。”

这句话让Peter的其它话都落回了胃里,最后他说,“哦。好吧,我知道了。”然后他就转身出去了。

他花了整个下午到处乱晃,期间还路过训练场,跟Charlie-27的船员打了一架,而他在魂不守舍的前提下仍然打赢了,但他拒绝了Charlie-27也想跟他打一架的邀请,然后塞着耳机溜走了。

他一下午都在单曲循环那首《come a little bit closer》并且满脑子都是“yes I knew ,yes I knew, I should leave”。到晚上的时候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他去找Rocket——Gamora已经回去了,而Kraglin会跟着谁简直不用怀疑。

他进门的时候浣熊正在摆弄什么东西,然后他叫,“嘿,小熊猫,”,这差点让Rocket扎到自己,所以他回头破口大骂。“操,Quill,你他妈走路不能发出点声音来吗?”

但Peter现在甚至都没什么心情跟Rocket吵,他直接说,“收拾东西,我们要回去了。”

连Rocket都看出来了他的不对劲,他疑惑的问,“你他妈怎么了,Quill?Yondu又说了什么让你丢脸的事了?”

“他不打算说了”Peter没精打采的说,“他以后要留在这。”

而Rocket露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表情,“你傻吗?他当然要留在这,不然呢,丢下他的初恋情人兼黄昏恋对象跟你回去吗?”

而Peter瞪着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除了他每个人都知道必然会发生什么,而且每个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然后Rocket站起来,“行了,别他妈傻站着了,Quill,”他开始收拾他的东西,“要走就他妈快点。”

 

 

被Yondu送是件挺奇怪的事,因为Peter以前从未经历过,他以前离开Yondu不是要去出任务就是自己主动逃走的,无论哪种情况下Yondu都不可能送他。而且这次Yondu其实也不是送他,他只是带着他们去找到了他们开过来的小飞船。

Rocket去给飞船预热的时候,Peter站在Yondu身边,“Yondu。”他可怜巴巴的说,“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Yondu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过头看着别处,他的口气听起来难得的温和,“我有我得去做的事,Quill,你也一样。”

Peter还想说什么的时候,Rocket从飞船里跳了出来,“Quill,很抱歉要打扰你的眼泪和鼻涕时间了,我要借用你的Marry Popping一分钟。”Peter瞪着他,但还是往边上挪了几步,给他腾了个地方,后者走过来,掏出一个细长光滑的,闪着银光的东西,递给Yondu。

“你的。”他简单明了的说,而Yondu吹了个口哨,那箭立刻从Rocket手上飘浮起来,在空气中快速的打着转兜了几个圈子,然后稳稳的停在他手心里。

“谢了,耗子。”他说。

而Rocket回答,“这是告诉我Quill的一箩筐丢脸事的回礼。”他假笑了两声然后随意的摆摆手,就爬回船舱去了。

“所以你到底给他说了多少我小时候的事,嗯?你就这么出卖我?”Rocket一爬回去,Peter立刻就走过来质问Yondu,而后者毫不在意,“不太多,不过可能包含了所有的丢脸事,Quill,等到你俩吵起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而Peter回答,“操!”接着他就钻进船舱里面去了。

这不算个像样的告别,而且可能他这辈子也别指望他跟Yondu之间能有个正常的告别了,就是那种互相拥抱,祝对方好运,然后离着远远的还在挥手什么的。

 

他回到船上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关进船长室,既然Yondu不肯回来,那这地方现在就归他了,他想躺在床上睡一会,但翻来覆去都没有睡意,最后他爬起来走到驾驶甲板上去。他们的船仍然跟在Stakar的船后边,离得很近,他甚至能用肉眼勉强看到。

Gamora也在那,她拿着个平板在看,Peter猜她在看悬赏榜。她看到Peter走过来之后问了一句,“你还好吗?”

而Peter回答,“糟透了。”接着他就开始抱怨Stakar和他船上的一切事物,就好像Gamora没有在那呆了一个星期一样。

“你这是嫉妒,Peter。”Gamora头也不抬的说。

“不,我没有,”Peter说,“我他妈才没有,我为什么要嫉妒?嫉妒Stakar天天跟Yondu黏在一起吗?还是目中无人的老混球居然崇拜他?或者那蓝汪汪的蠢货明明前一天还在为了我出生入死结果睡了一觉醒来告诉我他要跟他走了?不,完全没有,我他妈一点都不嫉妒。”

“哦,概括的很全面,”Gamora说,“所以你就是在嫉妒。”

“完全不是!”Peter大声说,“我只是有那么一点看他们不顺眼而已。”他举起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丁点的距离,“就这么一点不能更多了。”

Gamora终于从平板上分了点注意力给他,她转过来看着他,然后说,“Peter,记得吗,Yondu是个比你大二十岁的成年人,他还养大了你,他当然可以自己选择去哪和跟谁在一起,而不是听你在这唧唧歪歪。”然后她又低下头看着平板并且说,“而且,发现了吗?现在你们的角色彻底反过来了。”

而Peter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对,以前是他在到处乱跑,而Yondu则不得不经常给他收拾烂摊子并且把他抓回来。现在Yondu终于觉得Peter长大了可以随便去哪,而他自己则突发奇想去跟Stakar鬼混,但是这回轮到Peter不乐意了。因为这他妈根本行不通,老混蛋早就不是以前的掠夺者船长了,他的船员就剩下一个大副,要是他遇到了麻烦怎么办?要是Peter不在身边而他们遇到了Thanos,或者他跟Stakar吵架了而那家伙又把他驱逐了呢?

“嘿,我有个主意。”他对Gamora说。

“什么?”Gamora仍然没抬头,Peter走到她旁边,然后惊讶的发现她在看娱乐新闻。

但他决定假装没看到,如果Gamora恼羞成怒了,她就会开始殴打Peter,然后Nebula就会过来,而Nebula绝不会问发生了什么,她通常只有一个原则,Gamora揍谁她就揍谁。

“我们跟在他们后边,抢他们的任务。”Peter拍了一把大腿,赞美星爵,他总是有办法,“老家伙们就会发现他们什么都做不了,然后就只能各回各家了。”

Gamora冲他翻了个白眼,“你是队长,你做决定。”

Nebula的意见被选择性的忽略了,反正Gamora已经同意了,因此Peter默认她也同意了。Drax则花了二十分钟用他们星球的风俗擅自解释了一番,期间Peter一直在走神,而Mantis一直试图触摸Peter来感应他的情绪,但被Peter拒绝了,但是总之Drax同意了,而Mantis也没什么意见。Rocket在疯狂的假笑了一阵之后也同意了,“说实在的,我相信这帮人的职业精神,他们肯定能找到最好的任务,只要能挣到钱,我不介意和跟踪狂一起工作。”然后他们俩又差点打起来,直到Gamora过来痛揍并制止了他们俩。

Peter捂着隐隐作痛的胳膊坐到回驾驶位的时候,Groot爬到了他肩膀上,然后他说“I am Groot。”而Peter回答,“是的,我也挺喜欢那个蓝色的玩具。但如果我把那玩意偷出来,我不确定Yondu和Stakar谁会先宰了我。”

所以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所以这全都是Yondu的错,而Stakar也得负一半责任。

Yondu还在隔着屏幕瞪着Peter,而Peter只能左顾右盼,他的队友们事不关己的坐在后边看热闹,没人试图上来帮他分担Yondu的目光,他甚至听到了撕开包装袋的声音。

冷静点,Peter.Quill,你可是他妈的星爵,你拯救了银河系两次了,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但事实上就是有些事他做不到,比如在真空里拯救Yondu,把Yondu带回他的船上,以及面对他要吃人的目光。

但是感谢永恒,感谢观察者,感谢别管是他妈谁吧,Stakar出现了,他从后边走进屏幕里,安抚的把手放在Yondu肩上,然后凑过来跟Yondu靠在一起,就好像那个一人高的屏幕太小放不下他们俩的大脸似的。

“嘿,Stakar,”Peter干巴巴的跟他打招呼,后者冲他笑了笑,然后说,“Peter,我们接下来要去干票大的了,”他停顿了一下,又说,“别想着截胡,我们是不会告诉你信息的。”而Yondu在他旁边嘿嘿的笑着,露出一口烂牙。

所以他们之前三个月其实都是在逗Peter玩,Stakar的飞船更大,设备更好,如果他们全速前进,Peter他们的旧飞船根本就追不上。

“行了,Quill”Yondu看起来准备收线了,他总结说,“去干点正经事,等我们干完了活,就去天蝎座的Gliese beta喝几杯,要是你也有空,你可以去那找我们。”

“哦,那我肯定把那划入’以后绝对不去地区’的名单,放第一名。”Peter回答,假装他没有把这地方列为’银河护卫队休闲娱乐地区名单’的首选。但Yondu显然看穿了他,他得意的笑着,然后说,“行啊,小子,我知道了,咱们到时候见吧。”

他要挂断的前一刻,Peter忽然说,“Yondu”,然后Yondu问,“什么?”

其实Peter并没有什么想说的,他只是不想挂电话,而且他也说不出什么太羞耻的话来,因为他身后有一伙人,动物和植物在看着他呢。他踌躇了一阵,终于说,“可别死了,老头。”

但回答的人是Stakar,他说,“不会在我前面。”

而Peter不得不承认,这比Yondu的保证更让人安心一点,所以他这会看Stakar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然后在Yondu嘀咕着,“你这个啰嗦的小子”的时候,他抢先挂断了。

 

透过飞船的前窗Peter能清晰看到Stakar的飞船正在启动,飞船侧边有个小小的瞭望窗,Peter看到那里有个小小的,蓝色的人影站在那,然后另一个人走过来,跟他并排站在一起。

接着他们的飞船开始加速,迅速的变成一个小点,然后消失在宇宙里。

他不知道下次见到Yondu会是什么时候,也许是下个月,也许更久,但他现在知道那老混球会去哪了,也知道Stakar会一直看着他,而且只要他们乐意,他们随时可以找到对方。

“Quill,新星军团刚给我们发了个该死的任务。”Rocket在副驾上举起平板。“而且不接受拒绝,该死的官僚。”

“那就接单”,Peter回答,“告诉他们我们可是很贵的。”

“我很怀疑他们能给什么样的价格。”Rocket嘀咕着在他的平板上戳戳点点。

Peter坐在驾驶座上,也启动了飞船,大大小小的星球飞快的从他的视野里滑过去,它们漂浮在宇宙里,像是嵌在蓝色幕布上的宝石。然后他打开音响,假装没听到身后的抱怨声。

 “走了,混球们。”

 

END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