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GOTG】【Tullk/Yondu】the chain 番外Waiting for the end

Summary:在The chain的时间线里发生的一些事,关于Tullk的。

Notes:Stakar/Yondu,隐藏的Tullk/yondu。
听着linkin park的waiting for the end写的,觉得这歌挺适合Tullk和Yondu。
深夜的胡说八道。

以下是正文:

Tullk被丢进气闸室的时候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以前也这么处置过叛徒或是刺客,他们被推出气闸室后,首先会因为缺氧而窒息,接着因为宇宙中的低温而开始冻伤,然后他们会在15秒到半分钟左右的时间里失去知觉,这主要取决于他们的种族,最后就是缓慢到来的死亡。

他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Taserface和他手下的那群蠢货为了看到他在挣扎,并没有捆住他的手脚,这让他能在气闸室开启的两秒钟里,伸手去摸他大衣最里面的口袋,那里面有个紧急联系器,只有一个按键,而且只能联系一个人,他曾经希望永远用不上那玩意,但现在他别无选择了。

他的手指摸到了联系器,与此同时气闸室的门开了。

Tullk以前从来不知道原来宇宙里这么冷,他的手几乎立刻就冻僵了,而且瞬间窒息让他的大脑空白了一瞬,他下意识的抬起手去敲气闸室的窗户,他知道那里面有氧气,然后他透过一群奇形怪状的掠夺者,看到了Yondu,他低着头坐在凳子上,头上的机械鳍已经完全损坏了。

这景象让Tullk瞬间清醒了,他握紧了那个小机器,担心一旦松手那玩意就会飞出去了,还带着Yondu最后的希望一起。舱室里的掠夺者们还在哈哈大笑,向他比着各种粗鲁的手势。但他完全顾不上,他抬起冻僵的手指,努力按下那个按键,在滑开了三次之后,信号终于开始连接,那玩意闪着微弱的红光,可能还会有声音,但这里是真空,他什么都听不到。

 

 

Tullk上一次看到Yondu这样毫无生气已经是二十多前年了,在Stakar飞船的大厅里,Stakar站在Yondu和他的队伍面前宣布Yondu被驱逐了。

Tullk站在Yondu身后,他看到Stakar说话的时候眼神像是个死人,而Yondu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他们身后的船员在窃窃私语。

然后Tullk上前一步,搂住了Yondu的肩膀,“回家了。”他说。

其实他已经隐约察觉到Yondu并不像他所说的完全不知情,而Stakar的愤怒也不是全无道理,但Tullk拒绝想这个,不管Yondu做了什么,Tullk都会跟在他身后。

跟他们回去的船员大概只有之前的五分之一,这意味着以后他们可能要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至少一段时间里是这样。Tullk盘算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而Yondu自始至终都没说过话。他回到船上就坐到他的驾驶座上去,一动不动的看着外边。

Tullk清楚Yondu并不需要安慰,即使是Tullk也不行,所以他只是远远的坐着,看着Yondu,中间他睡着了几次,又很快惊醒,而Yondu好像一直坐在那,连姿势都没换过。他最后一次睡着又醒过来的时候,他看到Yondu从驾驶台上拿了什么东西,然后站起来走到气闸室那,打开门使劲的丢了出去。

接着Yondu走回驾驶台,开了全船广播,“起来干活了,混球们”

舰桥上开始有人走动,Tullk站起来走到Yondu身边,看他手里的悬赏榜,他注意到Yondu总是摆在驾驶台上的一个小玩偶不见了,但他什么都没说。

 

他们折腾了一整天,到Yondu终于决定回去休息的时候,他们才想起来船长室还关着个特蓝星来的小孩子。Yondu进去把那又踢又打的小家伙拎出来,当着全船的面宣布他身材瘦小,适合偷盗,所以他以后也是个掠夺者了,谁他妈再提一句货物,谁就去气闸室外边呆着。

凡是有眼睛的家伙都能看出Yondu心情不善,所以他们立刻都选择性的忘了货物这件事。

那会他们还没有那么大的飞船,而且把Peter放在外面任何地方都是不明智的,因为对于掠夺者来说,就算Peter不是货物了,但欺负菜鸟还是他们的传统。Tullk已经做好了Yondu会把Peter丢给他的准备了,但是Yondu看了看Peter,就把他拎回船长室去了。

Yondu喜欢可爱的小玩意,Tullk知道,而且他刚刚才丢了一个,得有一个新的来补充那个旧玩具的位置。

 

那段时间他们生活的挺艰难,连船员都招不到什么好的,虽然你不能指望一个掠夺者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们连靠谱的混球都招不到。而且资源也缩水了,好活都被抢走了,只剩下最危险和最寒酸的活,最穷的时候,他们连想喝个烂醉逃避现实都做不到,因为他们连最便宜的酒都买不起,大把的地方要花钱,飞船要维护,发动机要燃料,船员要吃饭,Peter要喝牛奶,而且他肯定不知道全船只有他有的喝。

 

Kraglin就是那会被Yondu捡回来的,他们洗劫了一艘克里的小商船,冲进去才发现他妈的什么都没有,除了一船人,这是艘贩卖奴隶的船。于是Yondu用哨箭干掉了所有的克里守卫,只留了飞行员,他们收缴了克里人的装备和物资,打开了装奴隶的笼子,然后Yondu从装武器的箱子里随便捡出把枪,递给离他最近的瘦高个年轻人,告诉他,“指着那家伙的头,然后随便让他飞到哪去。”

他说完转身就走,Tullk他们提着装武器的箱子走在后边,然后那小子举着枪指着那个飞行员,冲着Yondu喊,“老大,我能跟着你吗?”

但他食言了,Tullk想到,他本来以为,要是船上还有第二个永远不会背叛Yondu的人,那就肯定是Kraglin,但他没料到Kraglin会嫉妒Peter。

 

他们在宇宙的边缘徘徊了几年,总算勉强恢复了一点元气,但还是有点畏首畏尾的,并且远离其它所有的掠夺者。

有一回他们接了个活,对方指明要Yondu去,Tullk已经在收拾武器准备跟着走了,结果他们又收到一个委托。这么凑巧的事以前也不是没有,所以Yondu跟他都没怀疑,然后他们立刻决定,Yondu接第一个,Tullk去第二个地方。

所以Tullk在那个小酒馆里见到Stakar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他第一反应就是他们上当了,而Yondu有麻烦,他立刻掉头就走,Stakar站起来想叫住他,“Tullk,Yondu没事。”

Tullk没理他,他相信Stakar绝不会伤害Yondu,但他的手下很难说。

但酒馆的门立刻关上了,外边有人,Tullk拔出枪转过身,酒保和老板也走开了,只有Stakar站在那,他说,“那只是个普通任务。我只是想找你帮个忙。”

这有点好笑,Tullk想,他是个被驱逐的掠夺者,而Stakar竟然要找他帮忙,但他没笑,他就站在那,冷冷的看着Stakar,等着他的下文。

然后Stakar说,“Tullk,我需要你帮我在Yondu的船上装个追踪器。”他没多做解释,但Tullk清楚他不是为了追杀Yondu。

但他不得不提醒Stakar,“是你驱逐了他,Stakar,现在你又想知道他在哪?”这完全没有意义,Yondu花了好几年时间才从Stakar的影子里走出来,他一开始还会下意识的提起Stakar,但后来他提的越来越少,直到完全不提,就好像他已经彻底忘记了。

Stakar坐在那,胳膊拄在酒馆肮脏的桌子上,他的脸有一半隐藏在黑暗里,Tullk看不清他的表情,过了很久他才说,“掠夺者有自己的规则。”

Yondu也喜欢把这话挂在嘴边,他焦虑的时候也会把胳膊拄在桌子上,警告别人时也会半攥着拳头,这会Tullk才意识到,Yondu只是不提Stakar的名字了而已,他一天都没有真正的走出来过。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对Stakar捶了捶胸口,“我尊敬你,Stakar,我也相信你不会伤害Yondu,”他说,“但是不行。”

他说完转身往外走,而Stakar叫住了他,“拿着这个,”他扔过来一个小型的联系器,“如果你改主意了就告诉我。”

Tullk接到了那玩意,但他没答话,酒馆的门打开了,他大踏步走了出去。

他最后还是没扔掉那个联系器,他仔细检查了这玩意,发现里面没有追踪的装置,就是个普通的联系器,单频的,只能单线联系。他走到气闸室门口好几次,但最后也没扔。

 

没过多久他们接了个活,克里帝国开了个新矿坑,里面除了燃料晶石,还采出来一种伴生矿,数量稀少,用途不明,除了克里人还有人想先弄到手做实验,所以他们雇了Yondu。一开始一切都挺顺利的,他们干掉了一些周围的小型护卫艇,冲到飞船上,逼着船员带他们找到了那箱矿石,箱子盖一打开Yondu的脸色就变了,他吼着,“撤退!我们上当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伴生矿,这个任务的真实目的是要干掉Yondu. Udonta,因为他在克里帝国周边徘徊,挡了别人的路。

那艘小船的暗处躲着数不胜数的克里雇佣兵,他们拼了命才杀出去,Yondu走在最后,他是老大,总要顾着其他人,Tullk在他身边,照看他顾不到的死角,他们一回到船上Yondu就倒下了,Tullk把他弄进医疗舱才发现他的衣服其实早已经被血浸透了,只是因为颜色的原因没看出来。他喘的像风箱一样,Tullk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下还吹出口哨来的。

他们船上的医疗设施不太好,船医只能竭尽全力。Yondu始终昏睡着,Tullk守在他旁边,Kraglin和Horuz在外边维持船上的正常运行。

期间Peter偷偷摸摸的来了几次,Tullk发现他以后就会故意走到一边去做点什么,接着Peter就会溜到Yondu旁边,凑过去听听他的心跳,再拉一下他的手试试体温,过一会再溜出去。

要不是Yondu还躺在那,Tullk几乎要觉得这事有点好笑了。Peter被Yondu养的几乎跟他一模一样,尤其在不肯直白的表达自己的关心这方面。

Tullk大概在那守了一天半之后——因为Kraglin进来送了五次饭,而且他也跟Peter一样,找到机会就会溜进来看看,但他是大副,他有更多的工作要做,Yondu终于醒了,他慢慢睁开眼睛,大概还有点迷糊,他看着Tullk露出一个模模糊糊的笑容,然后说,“Stakar。”

Tullk的脊柱僵成一块,他既不敢动也不敢说话,但是Yondu没再说别的,他很快又闭上眼睛睡着了。

Yondu又睡了一天才彻底醒过来,这回他醒来的时候说的是,“Tullk,我睡了多久?”而Tullk回答,“一百年了。”然后Yondu回答,“去你妈的,Tullk。”

Yondu再次睡着的时候Tullk用那个联系器联系了Stakar,Stakar很快就接了,看起来那玩意就被他放在身边,然后Tullk说,“我同意了,我们得见见。”

 他找机会出去见了Stakar,而Stakar见到他立刻问,“出了什么事?”他大概也猜到Tullk不会轻易改变主意。

Tullk在桌子前坐下来,“我们被一群克里婊子偷袭了,”他说,“Yondu伤的挺重。。。差点没醒过来。”

他看到Stakar的眼神变了。

他接着说,“我会帮你装那个该死的追踪器,但你要以掠夺者的名义发誓,如果Yondu再碰到这种麻烦,你就得来帮他,不管你他妈的是不是把他驱逐了。”

而Stakar回答,“我发誓。”

 

那个追踪器被他装在了Yondu的驾驶位下边,那椅子足够结实,而且没什么太复杂的线路,不需要经常检修。Tullk看着Yondu坐在他的位子上,他猜想Stakar现在看到的就是一个带着坐标的光点,而他就为了看到这个光点,不惜大费周章。

他隐约的察觉到了什么,但他什么都没说。

两个月后,当他跟Yondu正在讨论是否应该接某个活的时候,Kraglin走进来,告诉他们之前围攻他们的克里婊子被团灭了,据说他们招惹了Stakar Ogord。而Yondu只是表示他知道了,就接着跟Tullk讨论,但Tullk注意到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会。

 

接着日子就一天天过去了,Yondu再也没提过Stakar的名字,就算喝醉了也没有。Peter也一天天长大,Tullk希望他能填补那个丢掉的玩具的空缺,而他似乎也做到了,虽然他自己不知道。

Yondu教他射击,教他格斗,教他开飞船,从知无领域给他弄来面具和靴子,他甚至纵容那小子住在船长室,睡他的床,偷穿他的大衣,除了不能跟Peter好好的,和和气气的说话之外,Yondu做了几乎他能做到的所有事。Tullk甚至提醒过他几次他对Peter太过纵容的问题,而Yondu则完全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反正他迟早有一天要出去单干,”他说,“在那之前谁有问题就他妈的从气闸室滚出去。”

这让Tullk觉得,Peter根本没填补好那个空缺,他自己另外挖了一个口子,钻进去住在里面,然后等他长大,就卡在里面不肯出来了。

 

就像Yondu曾经预料过的一样,Peter.Quill终于出去单干了,临走前还摆了他们一道,还是用Yondu教给他的小计俩偷梁换柱,而Yondu拿着那个小玩具笑的就跟他真拿到无限宝石了一样,即使Tullk嘲笑他说他的脑子就跟那个娃娃的一样大,他也没骂回去。他一直高兴了好几天,直到他们在iron lotus遇见Stakar。

Yondu能跟任何长着两条腿的生物调情,但他只跟机器妓女搞,甚至他都没有偏好的类型,高矮胖瘦都无所谓,反正他只把她们当成机器。

Tullk搂着个机器妓女站在楼下,他看到Yondu站在窗户那发呆,他没穿上衣,露着他宽阔的蓝色肩膀,他还是很结实,但他已经没有那么年轻了。

“Yondu”Tullk喊,“下来啊。”

Yondu走下来的时候,Stakar就出现了,他也老了,他的头发有一部分已经变成了白色,但他肩上的星带仍然闪亮。Yondu的眼睛亮了,他走过去跟Stakar说话,但没过几句他们又吵了起来,Tullk离得太远,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他猜测不是什么好话。

最后Stakar怒气冲冲的离开,Yondu一个人站在妓院门口,Tullk在他身后看着这一切——这不是他应该走过去的场合。他想起多年以前Yondu被Stakar驱逐的时候也是这么呆站着,看着Stakar离开的背影,可现在Tullk没办法走过去搂住他的肩,跟他说回家了。

 

他们接下了那个金光闪闪的小妞的任务,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Peter的飞船——因为Yondu给它装了追踪器,这让Tullk有一瞬间简直想笑出声来。虽然之后Peter那个毛茸茸的朋友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但Yondu擅长解决麻烦,他决定把船员绕晕,然后把事情糊弄过去,毕竟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他已经不是头一次这么做了,而且他差点就成功了。

Tullk没想到那个站出来反对的会是Kraglin,他知道Kraglin嫉妒Peter,但他不知道事情什么时候已经变得这么严重,Yondu对Peter的那些纵容,还是有人看在眼里,只可惜那不是Peter自己。

平心而论,Yondu对Kraglin也不错,比对船上大多数人都强,但和Peter没法比,Kraglin是他的好下属,大副,某种意义上的朋友和兄弟,但Peter是Yondu的孩子。

而且说真的,没准他还得庆幸Kraglin没见过Stakar,不然他早十年就要反叛了。

Tullk本来觉得这不过是个小问题,等他们干掉了Taserface,Kraglin就会跟Yondu认个错,而Yondu会原谅他,这件事就会彻底的过去了。

但Nebula出现了,并且打破了Yondu的控制器,然后局面瞬间逆转了。

 

Tullk能感觉到视野开始变暗了,他知道他正在失去意识,而且他的肌肉在肿起,皮肤表面开始结冰,他甚至觉得他舌头上的水分在沸腾。

这时联络器终于接通了,Stakar出现在虚拟屏上,但他已经看不清楚了,不过Stakar肯定能知道Yondu出事了。

Tullk想说交给你了Stakar,但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喉咙上的肌肉了。

他努力的向他们的飞船看过去,越过虚拟屏和气闸室的门,Tullk能看到Yondu低着头坐在凳子上,他不知道他是真的看到了还是只是一些幻觉。他脑子里的记忆都开始变成了碎片,像开闸的水一样倾泻出来,它们现在都没有什么顺序了,更像是一种感觉构成的液体,从他身上流过去。

他看到他和Yondu并肩作战,他们一起熬过艰难的日子,他帮着Yondu养大Peter,他们初遇,Yondu被驱逐他站出来跟他一起离开,最后他看到一双红色的眼睛,接着所有画面慢慢归于黑暗。

他知道死亡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但他也知道Yondu能活下去了。

 

END

 

评论(1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