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GOTG】【Stakar x Yondu】The Chain 第四章

Summary:这些事现在一起堵在他嗓子里,又酸又涩。最后他说,“我们都是蠢货。”

Notes:Stakar/Yondu,星勇亲情向大概吧。。。全是胡说八道

以下是正文:

Stakar并没有否认,他只是一直盯着那玩意,保持沉默。

Peter站在那摆弄着那个玩具,他把重心从左脚换回右脚,又从右脚换回左脚,但他仍然不知道说什么,这时他听见Yondu在屋里喊,“有人在门口吗?”那声音现在听起来中气十足,他恢复的很快。

Peter立刻溜回屋里,Yondu坐在床上指挥他,“Quill,去帮我弄点水。”他点点头,正打算走开的时候,Yondu忽然说,“等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Peter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他举起来给Yondu看,“你的旧玩具,老头,我刚跟Stakar借的。”他走过去,把那玩意放在Yondu跟前,然后他就出去找水了。

他拿着杯子回来的时候,Stakar也在屋里,他走到门口就听见Yondu哑着嗓子对Stakar说,“它不应该在这的。” 

这让Peter立刻停住了脚步,他决定暂时不走进去——他怕出现之前那种情况,他走进去了,然后Yondu就不说话了,不管他们刚才在说什么。也许Yondu想跟Stakar谈谈呢,虽然Peter不算个善解人意的人,但他想也许应该给Yondu点空间。

当然,这不是说他就不会偷听了,他拿着水,悄悄的躲在门边上,那里还露了一条缝,足够他听清楚里面在说些什么。然后他听见Yondu说,“我记得我已经把它扔进太空了。”而Stakar说,“对,你确实那么做了。”

他们大概在讨论那个小玩意,所以那玩意的确是Yondu的,只不过是过去式。Peter竖起耳朵,他们沉默了一会之后Stakar开口了,他说,“你走了以后我去捡回来了。”

Yondu没有回答,他背对着门,Peter也没法从门缝里看到他的表情,然后他听见Stakar继续说,“我想以后你回来了,没准还会想要这个。”

接着是Yondu嘶哑的声音,“你驱逐了我,Stakar。为什么你要觉得我会回来?”

过了一会,Stakar终于回答,“因为我一直在等你回来。”然后他走上去抱住Yondu,而Yondu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再动了,Peter不确定那是因为Yondu默认了还是他没力气了。

Peter端着水杯转了半圈,靠在门边的墙上,他决定给老家伙们点时间,好让他们回忆一下旧时光什么的,Stakar大概抱了挺长时间,因为之后屋里就没什么说话的声音了。当Peter等到端着杯子的胳膊开始酸疼之后,他就决定他的善解人意时间结束了,所以他使劲的推开门,打算让老家伙们尴尬一下——

这还真是他妈的挺尴尬的,因为差不多就是在他开门的一瞬间,Stakar才从Yondu的脸上离开,而Peter拒绝去想他们上一秒在做什么。

“我拿了水,”他干巴巴的说,然后走了两步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就落荒而逃。

 

Peter冲进Yondu的旧舱室的时候Aleta还没有走,她坐在床上看悬赏榜,听到他进来也就只瞥了一眼。而他进屋后就开始来来回回的走,他简直停不下来,走了很多圈之后,他终于泄气的坐到地板上,然后问Aleta,“所以Stakar和Yondu,呃,他们以前是,那种关系?”他比了个挺猥琐的手势,而Aleta不为所动,“哦,他们当然是,”她说,“虽然他们自己可能不太清楚。”

“刚才我进去的时候他们正亲在一起,而且我很确定Stakar应该不是想用舌头帮Yondu测测体温什么的。”Peter说,“在这么多年以后,Yondu好不容易承认他是我的家人而且他在意我了,然后他就要他妈的给我找个后爹了?”

Aleta严肃的看了他一眼,Peter怀疑她作为另一个Ogord感觉受到了冒犯,但是她说,“哦,那他们现在应该清楚了。”

“不,这他妈完全不是重点,”Peter抱住头号了两声,而Aleta问,“所以你接受不了这个?两个男人?”

“不,当然不是,我们可是他妈的掠夺者,有什么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我连阿斯嘉人都能接受,你知道她们有触手和尖牙吗?”而Aleta点点头,“我有个船员是那出生的。”她接着问,“所以——你爱他吗?”

“完全没有。”Peter回答,但他最终在Aleta直白的目光里败下阵来,“好吧,我猜,可能有那么一丁点吧。”

然后Aleta又问,“像Stakar那种?”

这回Peter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他咳嗽了半天,等他一停下来他立刻说,“当然不是!”

Aleta又在低头看她的平板了,“所以你不能接受的是什么?”

而Peter试图解释,“你看,我只是心情有点复杂。就像——”就像等了很久终于在圣诞前夜拿到的那个玩具,到了新年的时候就他妈的忽然被告知他得跟人分享了。但这话说出来就太难堪了,好像他多在乎Yondu似的,但他想不出更好的解释了,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又过了好一会,Aleta才开口了,“你会有你自己的人生,Peter,Yondu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

他没回答。随后Aleta放下平板站起来说,“我要去吃点东西,一起来吗?”

说实话他真的挺饿的,宇宙里没有白天黑夜,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吃过东西或者睡过觉了,而Gamora他们承诺过的拿来食物显然也遥遥无期,所以他站起来,跟Aleta一起走出去。

他们到厨房的时候发现Martinex又在讲Yondu的丢脸事,但他看见Aleta进来就闭嘴了,然后他们坐在一起开始吃东西,Stakar船上的食物也不怎么样,但总比没有强,其他人吃完之后,Martinex宣称他要带他们出去转转,但Peter怀疑他就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继续说Yondu的坏话。

Aleta随后也吃完出去了,现在厨房里就剩Peter自己,他坐在那,低头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味同嚼蜡,这时厨房的门忽然开了,Stakar走了进来。

这太尴尬了,Peter觉得刚才那个画面在头脑中挥之不去,而掠夺者老大显然镇静多了,他打了个招呼,然后随便去拿了点什么吃的就想走,但Peter叫住了他。

“嘿,Stakar,额,我就是想问问,你是怎么刚好在那出现的?”他结结巴巴的说,真的,别跟他说是巧合,这他妈的实在太巧所以根本不合。

Stakar的回答相当简洁,“我在他的飞船上装了追踪器。”

你们真是他妈的天造地设的一对,Peter咬牙切齿的想,在给别人的船装追踪器这方面。

Stakar走回来,在他对面坐下来,“我驱逐了Yondu以后,以为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想通,承认他做错了,然后我就把他找回来,但是时间很快过去了,他再也没出现过。之后有好几年时间,我只能看着悬赏榜才能知道他的消息,他躲着所有的掠夺者,甚至都不跟他们出现在一个酒吧里。”

他注视着虚空里的某一个位置,像是在回忆,“后来我想办法找上了Tullk,他对我还算尊敬,但是很冷漠,Yondu被驱逐的时候Tullk是第一个站出来跟他走的,他只对Yondu一个人忠诚,但我没别人能用了,我让他帮我装追踪器,他拒绝了,但是他没告诉Yondu。”

“但他后来还是装了对吧,”Peter说,“所以发生了什么?”

“那之后不久,Yondu出了一次任务,”Stakar回答,“跟一群该死的克里雇佣兵抢一个什么东西,他们中了埋伏,而Yondu差点没命,之后Tullk就找到了我,同意帮我装追踪器,条件是如果Yondu出事了我得来救他。” 

“但是你以前从没出现过,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Peter抬起头看他,“你不能因为现在出现了救了他然后就宣布你原谅他要他跟你走了,门都没有。”

“我一直在看着他,Peter”Stakar低声说,“但我不能轻易出现,是我驱逐了他,掠夺者有自己的规则,我们必须遵守。”

有一瞬间Peter想起了Yondu喜欢挂在嘴边的“掠夺者有自己的规则”,这句话出现的频率之高,仅次于“那些家伙想吃了你,是我救了你”,Yondu的身上有着Stakar各式各样的的影子。

然后Stakar接着说,“两天前Tullk联系了我,视频接通以后,我发现他在宇宙里,身上正在结冰。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但我知道Yondu有大麻烦了,接着我发现他的飞船忽然跃迁了两百多次,出现在Ego的星球旁边,我警告过他哺乳动物不要一次跃迁超过50次以上,但他从来都不听我的。”

Yondu也警告过Peter,同样的,他也没听过。

然后他听见Stakar说,“我只是找到了Ego的星球附近,而我发现你们是个巧合,Peter,我猜——这可能是我这一生中最他妈幸运的时刻了。”

那也是我的,Peter想,他想说你们这些无可救药的蠢货,然而他又想起Ego星球上堆积成山的白骨,想起他自己和Yondu许多年里持续不断的争吵和互相谩骂,以及其它很多事情,这些事现在一起堵在他嗓子里,又酸又涩。最后他说,“我们都是蠢货。”

而Stakar同意了他的说法,“我们都是。”然后他就出去了。

 

吃完饭Peter花了好几个小时到处转悠,到了吃下一顿饭的时间才出现,吃完饭他又继续转悠,直到他又累又困,他就跑回Yondu以前的小房间,屋里没人,然后他连鞋都没脱,就直接躺在床上睡着了。

反正Yondu以后也不会住这的,他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之前想。

他做了个梦,梦见他跟Yondu漂浮在宇宙里,Yondu背着那个火箭背包,而他穿着宇航服,没有一个人出现来救他们,Stakar或者是他们自己人都没有,他只能看着Yondu蓝色的脸逐渐结上冰霜,红宝石一样的眼睛慢慢褪去颜色,他怒吼着,拉扯着他的宇航服,而Yondu把手安抚的放在他脸上,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Peter听不到。

Peter感觉到有人在摇晃他,但他就是醒不过来,他知道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但他似乎被夹在了梦和现实之间的地方,那里只有虚无和在他怀里褪色的Yondu。

但是有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有个低沉嘶哑的嗓音一直在他耳边说,“没事了,小子,没事了。”

Peter终于睁开眼睛坐起来,他感觉自己已经被冷汗浸透了,然后他转过头,看到Yondu就坐在他旁边,他蓝色的脸上没有结霜,眼睛还是像红宝石一样亮。Peter坐在那愣了一会,他有点分不太清梦和现实,他害怕他还是在做梦,可能他还会再醒来一次,然后就发现什么都没有了。他看着Yondu,Yondu也看着他,好好的,生气勃勃的,坐在那看着他。

然后他扑上过去抱住Yondu,觉得自己好像又变成了刚上船时候的那个八岁小孩,紧紧的抓着他仅有的船长,而他的船长这次没有抱怨,只是拍拍他的后背。

他过了一会才从那种恐惧中挣脱出来,然后他才意识到Yondu还披着那条毯子,Stakar不在,他大概出去了——哪都在找他,Peter不知道Yondu是怎么过来的,但看他的样子大概不容易。

他有点尴尬的放开Yondu,而后者则顺势倒在床上,“操,累死老子了。”他哑着嗓子说。

“呃,你怎么过来的?”Peter干巴巴的问,而Yondu跟看傻子似的看着他,“当然是走过来的,Quill,你睡太多睡傻了吗?”

很好,所以刚才八成是Peter出现了幻觉,他肯定是睡糊涂了才会觉得刚才Yondu挺温柔什么的——

 “我在对面就听见你在喊了,你吵得我睡不着,小子。”Yondu说,“你梦见什么了?你抓住了一把无限宝石吗?”

“什么,才没有,我——”Peter停住了,他忽然不敢说了,他害怕现在也是个梦,他一说出来就像说出什么该死的咒语一样,然后一切就消失了。“我梦见Ronan和Thanos结婚了,对,这简直是全宇宙最可怕的噩梦了!”

Yondu横了他一眼,他显然知道Peter在说谎,但他难得的善解人意了一把,没有继续问,“好吧,现在帮忙把我弄回去,我是没力气再走一次了。”

把Yondu放回船长室的床上时Peter觉得自己的腰绷的像一张拉满的弓,就算没有了那些皮大衣,高领衫,长裤和乱七八糟的皮带什么的,Yondu也真的不轻,他的一身肌肉完全不是摆设,而且Peter也进一步确定了Stakar肯定不是地球人,因为Stakar看起来只是跟他一样壮,但是可以轻松的把Yondu抱来抱去(他甚至还从气闸室一路抱回了船长室!) 

但是出于某种类似于竞争的心理,Peter努力的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在他直起腰并且努力的控制住呼吸频率时,Yondu从枕头边摸了个什么东西扔到他身上,那玩意还带着一条细细软软的长绳,这让Peter吓了一跳。

 “归你了。”Yondu说,然后他翻了个身,不理Peter了。

Peter胡乱的抓起那个东西凑到鼻子底下仔细看,那是个很小的机器,而且上边写着的是英文。

地球货,他想。而且那个软软长长的绳子其实是一对耳机,这玩意看起来像是能听音乐什么的,然后他戴上耳机,开始挨个键按。


评论(1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