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GOTG】【Stakar x Yondu】The Chain 第三章

Summary:其实他比谁都更希望Yondu回来,虽然他从来不说

Notes:Stakar/Yondu,星勇亲情向大概吧。。。全是胡说八道

以下是正文:

Peter回过头,门口站着一个黑发黑眼的女人,她应该有点年纪了,但是挺漂亮,而且她站在那,身上就有一种年轻女孩没有的味道。

Charlie-27高兴的跟她打招呼,“Aleta,你来了。”

Aleta也举起一只手跟他打招呼,“Martinex在找你,你带的那几个傻大个在训练场跟人打起来了。”

Charlie-27马上站了起来并对Peter说,“不介意的话我要先走了。”然后在Peter说出“当然不”之前,他就冲出了门。

Peter目瞪口呆的看了一会,就也跟着站起来,他想去对面的房间看看Yondu,不管他醒没醒,但是Aleta显然不想让他过去。

“Stakar已经在那坐着了,小子,你得排队。”Aleta说。她走进来坐在床沿上,这让Peter惊讶的看着她,而她只是冷淡的看了一眼地毯,然后说,“反正我不坐地板,而且Martinex他们都是瞎操心,Yondu不会住在这的。”

她说的对,等Yondu好起来,他们就会回到他的旧飞船上去,Yondu还会住回他的船长室,这回Peter也许能给他换张新床,有带架子的床头柜那种,然后他就能把他的那一堆小玩意在上边摆上一排——

然而Aleta出声打断了他的幻想,“不,也不是回去你们那。” 这让Peter迅速回过神并且冲她瞪眼,但这显然威胁不到女掠夺者,她的黑眼睛直视着Peter,似乎看透了他的脑袋瓜里每一根神经是如何欢呼雀跃着模拟出一个崭新的船长室,然后她说,“Yondu. Udonta会留在这艘船上,记住我的话,小子。”

“他才不会!”Peter大声说,“是Stakar驱逐了他!就算Stakar现在说原谅他了,他也有自己要呆的地方了——”但是他忽然想到了Martinex讲的Aleta在走廊上遇到Yondu的事情,这提醒了他了另一种可能,所以他马上顿住了几秒,然后才结结巴巴的说,“神……神啊,该不会,你跟Yondu,你们该不会有一腿吧?”

说实在的这很有可能,因为根据Peter的了解,Yondu会跟任何雌性生物调情(有时还不限雌性,只要长得好看就行),而对方通常也会乐意回应,蓝皮的老混蛋似乎一直有种奇特的魅力,更别说跟Aleta并肩作战的时候他还很年轻。

但是Aleta立刻否认了,“没这回事,虽然我承认Yondu还算有魅力。”她露出一个思考的表情,然后补充了一句,“身材也不错。”

“所以Martinex说的是他妈真的!”Peter脱口而出,“你真的见过!” 而Aleta证实了他的想法,“哦,那是Yondu刚上船没多久的时候,有一天他和Martinex吵起来了,那家伙就趁他睡觉的时候偷走了他所有的制服,于是他就什么都没穿,跑出来找Martinex打架,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走廊里。”

她露出一个笑容,接着说,“Yondu那会还没有了解到这样子出现在一位女士面前不怎么礼貌,而我则很好奇他是否会感到不好意思什么的,所以我问他,’Yondu,你不冷吗?’但是他回答,’不’,然后就走过去找Martinex算账了。”

所以Yondu总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这没准是当时的阴影。不过这还真是挺尴尬的,因为从Peter认识Yondu那天开始,他就总是摆出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老奸巨猾的脸,这让人很难想象他年轻时犯傻的样子。但这让Peter有点没来由的高兴,所以他问,“后来呢?”

于是Aleta接着讲下去,“Martinex站在走廊那头快笑疯了,连被Yondu抓住领子都没能让他停下来。然后我就去敲了Stakar的门,告诉他那层有人打架。第二天Martinex就被踢去检查了全船所有的电池,从机舱发动机的到厨房用的,而Yondu则搬到了这间屋子,这样他要是再敢什么都不穿出门就会被Stakar踢回去。”

她评价道,“虽然Stakar声称这是为了掠夺者的形象,但我觉得他只是不想让别人看见而已。”

“哦,这可真是挺。。。”Peter挺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所以他继续问,“那后来呢?”

 “后来Yondu就开始穿全套制服出门,并且天天拿我当该死的飞刀靶子。”Martinex忽然从门口出现了,“嘿,Yondu醒来会疯的,你又坐他床上。”

而Aleta回答,“反正他也不住这。而且看不出你有什么可抱怨的,你又扎不坏。”

Martinex抱起胳膊倚在门边上,“可是我的衣服会坏!那段时间我所有的衣服上都有至少一个窟窿,而且如果他扎中了我,Stakar还给他喝彩。”

“嘿,”Peter努力的插进一句,“所以Yondu以前不是用哨箭的?我还以为他生下来头上就带着那个鳍了。”

Aleta和Martinex对视了一眼,然后Martinex回答了他,“不,他那会什么都用,枪,飞刀,弩。他一开始准头不怎么好,我们都以为这是正常的,但是他练习了很久,仍然打不准,任何需要瞄准的东西都打不准。他的射击是Stakar教的,而Stakar也看不出来这里到底有什么毛病,虽然Yondu近战是挺不错的,但这始终是个问题,他怀疑自己可能在射击方面没有天赋,虽然他不承认,但他一听到他的名字和瞄准放在一个句子里就会发火。”

 “但是你每天都说,Martinex,说真的如果不是你被当成靶子我们还会觉得奇怪。”Aleta接着说下去,“但Stakar猜测可能是因为Yondu作为半人马星人的某种特质让他瞄不准。在Yondu以前,我们都没见过半人马星人,他们种族人数不多,还分散在银河的各个角落,但Stakar想办法找到了另一个半人马星人,然后他一见到那个人,他就明白问题出在哪了。”

而Peter几乎立刻就猜到了,“所以是那个鳍?”Aleta点头同意了,“半人马星人天生擅长一切需要瞄准的技术,因为他们头上有鳍,那玩意就像个感应器一样,可以让他们了解到空气的流动和周围环境的变化,但是Yondu的那个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克里人割掉了,Stakar带他回来的时候,那个鳍只剩下贴着头皮的部分。”

她眯起眼睛,似乎在回忆,“但是Stakar说这没什么,既然有人卖机械手,那肯定有人卖机械鳍,所以他就带着Yondu跑到了知无领域,你在那什么都能找到,等他们回来的时候,Yondu就戴着那个机械鳍了,而且他已经连瞄准都不用了,亚卡箭几乎成了他的一部分。”

“之后有一段时间,Yondu很热衷于用那破箭头吓唬人,”Martinex说,“船上天天能听见他的口哨声。他一走进房间,大家就都逃走了,而且Stakar还一直无视大家的投诉,他说Yondu需要练习,何况他也没真扎到别人。”

“而且他确实做得很好,”Aleta说,“从那之后一直到Yondu离开去建立自己的队伍之前,Stakar一直让他负责照看自己背后。”

“所以他们以前关系挺好的?”Peter问,“但Charlie-27告诉我是Stakar驱逐了Yondu,呃,因为Ego的事。”他有点尴尬,毕竟他也算做这事的一部分,但几乎关于这事的所有内容都是别人告诉他的。

而Aleta的回答是叹了口气,“对,所以其实他比谁都更希望Yondu回来,虽然他从来不说。”

这时Martinex手腕上的呼叫器忽然响起来,他扫了一眼那信息然后问Peter,“我猜你的朋友们都在Yondu的船上?”在Peter点头同意之后他说,“他们要登陆了。”

 

Rocket,Gamora和Kraglin是开着小飞船登陆的,Rocket跳出来后还从口袋里摸出了Groot,后者一落地就立刻向Peter冲过来并且迅速爬到了他脸上,“I am Groot”,他说。而Peter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没事了Groot,我们都没事了。”

Gamora第二个走过来, “Yondu在哪?”她问Peter,“所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而Peter摇摇头,“他现在还不太好,我们可能要在这等到他能站起来。”

接着Rocket走过来问他,“这么说那个蓝皮蠢货还活着?”而Peter惊讶于这话里隐藏着的关心,这让他忽然想到了在Ego星球上这两个人是开着同一架飞船冲进来的,所以他问,“Rocket,你他妈的什么时候跟老家伙勾搭上的?”

浣熊接住了从Peter肩膀上跳下来的Groot,同时斜着眼睛看Peter,“就在他妈的昨天,所以你现在得叫我Rocket叔叔了,小Peter。”

而Peter回答,“去你妈的,Rocket。”他们俩又开始剑拔弩张,而Gamora及时制止了他们俩,“我们还在别人的船上呢,你们两个蠢货。”Martinex则说,“我们有专门的训练场,要是你们需要的话。”

Kraglin一直远远的站着,什么话都没说,他看上去有点紧张,一直到Martinex带他们去船长室他才快步走过来,而且看起来他宁愿跟宇宙中最危险的女人走在一起,也不愿意靠近peter。

所以Peter和Rocket落在后面,等他们落后的足够远的时候,Rocket压低声音开口了,“Quill,我得告诉你点事情。”而Peter则回答,“你最好说的是正经事。”

“哦,那还真他妈的难说,”Rocket说,“因为这都是关于你那个蓝汪汪的老混蛋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他妈的算不算正经事。”

Peter立刻回答他,“行了,他妈的没人比你更正经了,快点说吧,哥们。”

Rocket继续压低声音,他说,“你们走了以后,Yondu就找上门来,说那个至高族的小妞雇了他来追杀我们。他打算拿走电池糊弄过去,但他的那伙人内讧了,有个叫Taserface的搞笑家伙带着人干倒了Yondu一伙,然后把我们都关了起来。”

“这不可能!”Peter大声嚷道,“我还没见过有人能轻易干掉Yondu的呢,Taserface那种废物根本做不到!”

“当然了,那个傻逼就是给我们找乐子用的,但是那个蓝精灵,是这么说吧?就是Gamora的妹妹,从后边打坏了Yondu的机械鳍。然后Taserface那伙人就干掉了所有追随Yondu的人,除了那个莫霍克头。”

这会Peter才忽然意识到Tullk一直没有出现,之前他知道Kraglin还在船上,但没发现其他任何人,Tullk是绝对不会让Yondu只身犯险的,而其他人也不可能一点麻烦都不找的呆在船上。而Rocket接着说,“那个莫霍克头其实还是站在Yondu这边的,他偷了个新鳍给Yondu,然后Yondu和我,我们干掉了剩下的所有人,炸掉了三分之二的飞船,然后去了Ego的星球。”

Peter停下脚步,“操?操!”他说,“所有人都死了?除了Kraglin?你他妈的在逗我?小熊猫,现在可不是发挥你那该死的幽默感的时候了——”

而Rocket完全没有搭他这茬,他继续向前走,并且完全没有看Peter,他说,“而且我要告诉你的是,Yondu那会本来已经放弃抵抗了,他甚至开始跟我回忆起他操蛋的人生,但是我跟他说你去了Ego那,然后他就立刻他妈的爬起来了。不用谢,Quill,因为那老混球自己是下辈子也不会告诉你的。”

Peter从后边小跑了两步跟上Rocket,然后他真心实意的说,“谢了,哥们。”而Rocket不耐烦的摆摆手。

他们走进屋的时候Stakar在床前坐着,他看到他们就站起来,给这闹哄哄的大部队让了个位置。Kraglin看见他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下,然后迅速向他锤了两下胸膛致意,他点了点头就出去了,而Kraglin立刻一溜小跑到床前去。

Yondu还没醒,他现在还很虚弱,即使这么多烦人的家伙都跑进来他仍然没有醒。Groot爬到床上,沿着他被毯子覆盖的身体一路跑过去,快到肩膀的时候,Peter走过来一把抓住他,放回Rocket头上。

他们吵吵闹闹的呆了半天,Martinex又出现了,他要带他们去吃饭,Peter也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也很久没有进食过,但他不想出去,于是Rocket说他像条看着骨头的傻狗,然后他们俩差点又打起来,Gamora制止了他们,并且说他们过一会给Peter带点吃的过来。

吵吵闹闹的家伙们走掉之后,Peter决定去把门关上,然后他发现Stakar就靠在门外的墙上,他手里还摆弄着一个小玩意,看上去像是一只蓝色的什么小动物,最好笑的是,那玩意头上还有一个红色的角。

“哈,长的真像Yondu,能给我看看吗?”Peter说,“所以想上你们的船就得有这个爱好是吗?”他只是没话找话,但是Stakar看了他一眼,把那玩意递给他,并且回答说,“这是Yondu的。”

但Peter从来没在Yondu的控制台上看到过这个,而且它看上去明显有年头了,颜色都开始褪掉,所以也不是新买的,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因此他说,“呃,它以前是Yondu的,是吧?” 

 

TBC

评论(1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