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GOTG】【Stakar x Yondu】The Chain 第二章

Summary:但是Yondu最后还是去纠正了他的错误,所以他还是个真正的掠夺者,他能回来了,而这全都是因为你,Peter。

Notes:StakarxYondu,星勇亲情向大概吧。。。深夜的胡说八道

以下是正文:

船长室并不大,而且Stakar显然也不是那种浮夸的类型,所以这屋子看上去跟Yondu那间稍小一点的布置也没什么两样。但是Yondu现在正趴在床前的地板上,他的毯子也散开了,露出结实的上身, Stakar则半跪在旁边试图把他抱起来,而他正在吼着什么并避开Stakar的手。

然后Yondu看到了站在门口的Peter,他立刻就像被按了开关一样闭嘴了。因此Stakar也回头看了一眼,他似乎也没想到Peter能这么快赶来,但他惊讶了一下之后就镇定的抱起Yondu放回床上去,这期间Yondu的嘴角一直向下撇着,但他没再说话。

Martinex从后边跟进来推了Peter一把,于是他合上嘴,走到床边去。

Yondu的生命体征指标已经勉强恢复正常了,但是大部分外部的肌肉组织受到的低温损伤还要一段时间才能修复,就是说,睁开眼睛不成问题,但站起来就有点艰难。而他就躺在那,从头到脚的打量Peter,似乎想确认Peter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实际上Peter除了抱着Yondu滚进来的时候磕伤了一点之外,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他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被不靠谱的掠夺者们培养出来的伶牙俐齿似乎都被刚才的虚无吞掉了,所以他就呆头呆脑的站在那,看着Yondu,直到Yondu声音嘶哑的说了一句,“白痴,别盯着我。”

他就是不会说句好听的,就算他刚刚差点牺牲自己去换Peter的命,但他睁开眼睛,还是会叫Peter白痴。好在Peter现在已经知道了如何翻译这些废话了,“白痴,蠢货和傻瓜”是“你这个让人担心的小子”的另一种说法,而“别盯着我”则表示“我没事。”

所以Peter在纠结了一下之后就笑了,“没事了,Yondu。”他说。Martinex给他拖了把椅子过来,他就在床边坐下,咧着嘴看着Yondu。

Yondu又看了他两眼,终于也咧开嘴笑了一下,然后他闭上眼睛,“要睡会,别捣乱。”他嘀咕着。

Stakar把他放上来之后又给他裹得严严实实,Peter甚至看不出来他的胸口是否还起伏着,而且他的呼吸太过微弱,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所以过了一会Peter又开始害怕,他又靠近了一点,然后使劲把头往前伸,试图把耳朵贴到Yondu的胸前去。

然后有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接着是Yondu嘶哑的声音说,“没事了,小子,我在这呢。”

这让Peter好像回到了刚刚离开地球的头几年,那会他经常会梦到他妈妈,带着他在草地上玩或者是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向他伸出手,然后他就在半夜抽泣着醒过来,大多数时候Yondu都会叫他闭嘴乖乖睡觉,但有时他会摸摸Peter的头发,然后允许Peter抱着他的胳膊睡着。

Peter又靠了一会,直到Yondu又睡着了,而他坚持不住这个难受的弯着腰的姿势才站起来,然后他有点尴尬的四处看看,发现Stakar和Martinex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出去了。

他走到走廊里,小心的关上门,然后给米兰诺号打电话。视频几乎是立刻就接通了,然后他看见虚拟屏上挤成一团的脸,而嗓门最大的是Rocket,他爬到Drax的肩膀上,吼着,“Quill你这个傻逼,你带着你的蓝汪汪的蠢货去哪了?”

Peter不得不抬起那只空着的手,试图安抚一下,“我们都活的好好的呢,是Stakar,他突然出现然后救了我们,我们现在都在他的船上。”

这名字显然让浣熊陷入了可疑的沉默,而Gamora接过了话头,“所以我们该去哪接你?”

他得去跟Martinex要个飞船坐标,Peter想,但是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周围并没有任何在反光的东西,所以他回答,“等我去问问。”然后挂断了电话。

但是他去找Martinex很可能会迷路,然后被当做入侵者什么的直接干掉,Peter谨慎的思考了一下,最后决定走回屋里,等Martinex来找他,反正就算他不回来,Stakar也得回来。

然而等他进屋的时候,Martinex和Stakar都不在,他刚才坐着的凳子上现在坐着一个黑大个,Yondu显然还在睡着,因为他进来的时候,那个黑大个冲他竖起手指嘘了一下,说实话他的嘘声都要比Peter说话的声音大了,然后那家伙冲他走过来,并且用低沉的声音开口了,“所以你一定是Yondu的孩子。”

而Peter条件反射的反驳了,“不,我不是。”他说,“我是。。。我是。。。”他说不出来后边的话,他没法给自己下个合适的定义。所以他说,“Peter.Quill,你可以叫我星爵。”

大家伙看上去有点困惑,他说,“但是这跟Martinex告诉我的不一样,他说Peter是Ego的后代,但他现在是Yondu的孩子了。” 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Peter,然后说,“虽然我不认为Ego和Yondu能生出孩子来,但是你跟Yondu还挺像的。”

“Yondu是蓝色的,”Peter干巴巴的回答,他确信他遇到了Drax的亲戚,虽然他们看上去花纹可能不太一样。

那家伙点了点头,“这么一说也有道理,”然后他指指自己,“Charlie-27,以前我跟Yondu都在Stakar的船上。”

又一个老朋友,Peter想,然后Charlie-27问他,“所以Peter,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Peter今天第二次回答这个问题了,他忍住胃里的纠结,试图给对方解释,“Ego是我父亲,额,生理学意义上的,但是他想拿我做备用电池,接着Yondu就带着我的朋友们来救我,后来我们炸了星球逃出来的时候,只剩一个宇航服了,然后,额,他把那个给了我。”

Charlie-27沉默了一会,然后他抬起手,对着Peter锤了两下胸口——掠夺者的敬意,并且说,“感谢你,Peter.Quill,你把Yondu带回来了。”

“我不明白,”Peter回答,“Yondu差点死在真空里,为了救我——”

Charlie-27回头看了一眼Yondu,他还在一动不动地睡着,所以他压低了声音说,“Peter,过来,我要告诉你一些事。”

接着他们又跑到了Yondu以前的房间,Charlie-27熟门熟路的坐到地毯上,他看上去就像一堵墙,而且他自己几乎占满了整个毯子,所以Peter看了看,就坐到他对面去了。

Charlie-27思考了一会,终于开口了,“那时候我们刚刚出去单干,你知道,组建自己的队伍什么的,但是Stakar还是我们的老大,而且我们还是会遵守掠夺者的规则。那时候Yondu年轻又鲁莽,他急于积累威望——他很崇拜Stakar,他总想成为Stakar那样的人,所以他接的都是最危险的活,经常弄的一身伤,为了这个Stakar还不得不升级了医疗舱。”

接着他叹了口气, “但那段时间他的队伍扩张的太迅速,所以资金总是很紧张,他拒绝向Stakar寻求帮助,而那会我们也都是一群穷光蛋。后来——Ego就出现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上Yondu的,他身份神秘,但出手大方的要命,而且一开始他让Yondu做的都是些正常的任务,所以Stakar虽然有点怀疑,但是也并没有抓到什么把柄。”

“可后来他就让Yondu帮他送自己的孩子过去了。”Peter接着他说,Charilie-27点头同意了,“Yondu觉得这是简单又可以赚钱的活,而且他认为Ego为任务付这么多钱是因为他一贯如此,所以他帮Ego送了几个孩子过去,5个,还是6个,我不记得了,他送最后一个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Aleta,Aleta觉得这事有问题,而Stakar那会正在银河系的另一头出任务,等他回来的时候,Yondu已经把那孩子送过去给Ego了,他问明白了事情之后大发雷霆,但Yondu坚持说那些都是Ego的孩子。他们俩大吵了一架之后,Stakar就聚集了所有的掠夺者船长,当着大家的面,把Yondu驱逐了。”

这后边的事情Peter就都知道了,Peter上船之后Yondu曾经消失了几天,他走之前把Peter关在船长室,只留了送饭口,而等Yondu怒气冲冲的回来的第二天,他就宣布,Peter身材瘦小适合偷盗,所以他决定吞了Ego的订金留下Peter,然后全船立刻就选择性的忘掉了货物的事。 

但Yondu从来没跟Peter说过他被其它的掠夺者驱逐的事——当然了,Yondu他妈的什么都不说,他只是从来不跟其他的掠夺者接触,而Peter一直以为所有的掠夺者都是这样的。

 “但Stakar一直以来生气的原因并不只是Yondu破坏了规则”,Charlie-27接着说,“而是他坚持自己没有做错,他只是不知情。Stakar希望他能承担自己的责任,然后去做点什么挽回一下,这样他就能把他带回来,但Stakar就不肯把这些话好好的告诉Yondu,而Yondu也是一样,他们宁可不停的争吵,然后分道扬镳。”

这太蠢了,Peter想,这就像,就像他自己和Yondu一样。

然后他听见Charlie-27说,“但是Yondu最后还是去纠正了他的错误,所以他还是个真正的掠夺者,他能回来了,而这全都是因为你,Peter。”

可我宁可他没有,Peter苦涩地想,他宁可Yondu好好的,完完整整的活着追杀他,也不愿意他差点在真空里送了命。而且,万一Stakar没出现呢,要是有一个平行时空,在这个节骨眼上Stakar没出现,谁都没出现,那个Peter就会永远失去Yondu了。 

但是幸好,他的那个Yondu Udonta现在正安静的躺在隔壁,然后Peter心里忽然有种冲动,他想走到Yondu身边去看看他,所以他站起来,对Charlie-27说,“呃,要是你不介意,我想去看看他醒了没有。”

但是门口有个女声说,“他还没醒,我刚刚看过了。” 

TBC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