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GOTG】【Stakar x Yondu】The Chain 第一章

Summary: 那可能是Peter一生里最恐惧的时刻之一了,然后Stakar和他的飞船出现了。

Notes: 主cp是Stakar x Yondu,星勇亲情向吧,大概吧。。。各种私设和胡说八道。

以下正文:

Peter 坐在飞行面板前,死死的盯着那个一直在亮的信号灯,那上边显示前面的飞船要跟他建立通话,而他在犹豫不决。那玩意一直在哔哔的响着,可Peter既不接,也不挂断,这让其它人烦的要死。

最后跳起来的是Rocket,他直接窜上Peter的椅子背,身形敏捷的踩着Peter的肩膀跳到控制台上,单脚落地并完美的避开了任何按钮,随后他按下了通话并且迅速的跳到了地上。

“不用谢,Quill。”他挤了挤眼睛。

“操,Rocket,你他。。。”但Peter的怒骂立刻被另一个听起来更凶狠的声音盖住了,“操,Quill,你他妈聋了吗?”

这让Peter不得不转向声音的来源,并且尴尬的打着招呼,“Hi,Yondu,早上好。”

但对方显然不太领情,“现在不是他妈的早上,Quill,而且我也一点都不好,你已经在后边跟了他妈的三个月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去干点正经事,赚点钱把老子的飞船修理一下。”

这显然不是Peter幻想过的正确的重逢方式,而且他显然也不想低头,“不,我才没有跟在你们这群老混蛋后边,我只是刚好要去相同的方向,这只是个偶然知道吗。”

“哦?”Yondu又露出了他那种得意洋洋的假笑,“说真的Quill,我都能听见那破飞船的引擎在后边响了三个月了,你他妈就不能修修吗?”

但Peter看到了,他垂下的手上漏出一个定位器的角,而对应的那个追踪器就在Peter的飞船上——Peter现在知道了,但他从未想过要把它拆下来,这就像是某种心照不宣的存在,但可恨的是,这玩意是单向的,这就代表着,蓝皮的老混蛋随时能知道他在宇宙的哪个角落里捣蛋,但他就不知道对方去了哪。

“不,你听不到,”Peter干巴巴的说,“隔着真空呢,声音不能传播,你教我的。”

那应该是Drax的台词,就听不懂比喻什么的,但是他不得不装傻。这全都是Yondu的错,而且也许Stakar也要负一半责任。

 

 

这大概是四个月前的事,银河护卫队做了一件大事,Peter.Quill带着他的队员们炸掉了一个星球—他的染色体提供者,他现在连生理学上的父亲这个词都不想用了。但是在他们爆破成功,准备逃离这个正在崩溃的星球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他们只有一件宇航服,而且Yondu把它牢牢的扣在了Peter身上。

那可能是Peter这辈子最恐惧的时刻之一,也可能没有之一。他看着Yondu蓝色的皮肤逐渐被白色的冰霜覆盖,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逐渐变得黯淡无光,他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褪色。而那件该死的宇航服被设计成了自锁式,当感应到外界环境不适应生命体存活的时候,它就会锁死,以防有什么路过的陨石把它刮下去,所以他甚至没办法把它拿下来。他们的周围是巨大的虚空,Peter甚至能感觉到时间已经实体化,它正从他身边一寸一寸的滑过,把Yondu从他怀里一点一点拖走。

直到一艘陌生的飞船忽然出现并且用引力波把他们拖进去。Peter抱着Yondu狼狈的滚进去,然后努力的用腿卡住什么地方停住,接着他爬起来去听Yondu的心跳。那声音虽然微弱,但它还真实存在,Peter虚弱的躺在一边,几秒后他又去听了一次,它确实存在,然后又过几秒他又听了一次,在他第五次小心的把耳朵贴到Yondu的胸口上的时候,有只手轻轻推了一下他的头。

Peter几乎是跳了起来,但那不是Yondu,他还没醒,那是另一个男人,他的皮肤也是粉色的,像Peter一样,但他大概不是地球人(Kraglin也是粉的,但他是如假包换的外星人)。他的黑头发已经有点花白了,看着Peter的黑眼睛既温和又威严,而且他肩膀上有两条金色的光带。

Peter知道他是谁了,Stakar Ogord,掠夺者的骄傲。

Stakar示意Peter后退了一下,然后他蹲下来,把Yondu抱了起来,他的动作轻松而娴熟,就像是他抱起来的不是个一身肌肉的掠夺者头子,而是个六岁的小孩子一样。他大踏步走进内舱,而这时Peter才突然惊醒,一溜小跑的跟上去。

Stakar把Yondu带到了治疗舱,他船上的设备明显比Yondu那的要好多了,他把Yondu放进其中一台机器,给他戴好面罩,然后关上门,透明的液体在10秒之内充满了整个容器,Yondu的身体在液体里漂浮着,随着液体流动缓慢的移动着。

然后Stakar开口了,“他会没事的,别担心。”他说这话的时候仍然在通过机器上的玻璃门看着Yondu,所以Peter不确定Stakar是对他说还是只是自言自语。

直到Yondu露出来的皮肤上那些深于皮肤颜色的冻伤慢慢变浅最终消失了,Stakar才又一次开口了,“所以,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问题让Peter的整个内脏都搅在了一起,他艰难的回答,“我们,我和我的朋友破坏了一个星球,Yondu跟我一起逃出去的时候,只剩一个宇航服了,然后,”他嘴里发苦,“然后他把那个宇航服给了我。”

Stakar转过头仔细的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用肯定的语气说,“你是Ego的后代。”

Peter点了点头,而Stakar接着说,“所以Yondu没把你送过去,他养大了你。”他的目光落在Peter大衣的掠夺者徽章上,然后又迅速转回泡在液体里的Yondu的脸上,“但他从没告诉过我。”

然后Stakar就不再说话了,而Peter也没有心思去提出更多的问题,他们俩就像两尊雕塑一样站在那个治疗机器前,不知道过了多久,Peter终于看到那些液体开始缓慢的下降了,等到机器里面又是空的了,Stakar打开门,而Yondu还是没有睁开眼睛。Peter走上去握住了他的手,那只手现在是温的了,虽然还是比Peter的凉一些,但是Peter知道那就是Yondu的正常体温。

Stakar把Yondu从那里面抱出来,放到旁边的医疗床上,然后开始动手剥掉他的大衣,那已经湿透了,Stakar把大衣扔到地上,然后一个小玩意从大衣里面滚了出来。他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他拍拍Yondu的脸说,“还是喜欢这些小玩意,哈。”

Peter也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他惊讶的发现,那是他之前用来掉包无限宝石的那个巨魔娃娃,显然Yondu一直把它带在身上。Peter蹲下来捡起那个玩具,“冷静点,你可是他妈的星爵,”他在内心告诫自己,“Yondu就是喜欢这种小玩意,没准他是轮值制的,每周换一个带在身上。”可是他几乎不能说服自己,“不管怎么样,别他妈的哭出来,Stakar还在旁边呢!”

然而就在他蹲着的这么一会,又有几件湿淋淋的布料被Stakar随意的扔在地上,等到他站起来,只来得及看到Stakar用毯子裹住完全赤裸的Yondu,然后又抱起来了,他思考了一秒,对Peter说,“去休息一下吧,孩子。”然后他喊,“Martinex”。

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他的皮肤像是闪闪发亮的钻石,而Peter暂时被分散了注意力,他没控制住自己的多嘴多舌,“哥们,你要是跟女孩子求婚,大概没人能拒绝你。”

等到他说完再转过头,他惊讶的发现Yondu和Stakar都不见了,Peter觉得他所有的血都轰的一声冲到他的头上,他的太阳穴涨的发疼,然后他抓住对面那个钻石男的衣领,用他最危险的声音问,“Yondu去哪了?他们去哪了?”

Martinex吊在他手上翻了个白眼,然后那家伙慢条斯理的说,“别激动,孩子,在Yondu的问题上,如果Stakar不可信,那就没人可信了。”

“当然不,最他妈可信的肯定是我自己。”所以这就是他们的小花招,先让这个闪闪发亮的会行走的钻石出来吸引注意力,然后Stakar趁机带走Yondu,他要带他去哪呢?Yondu和其它掠夺者都不是朋友,Peter清楚的知道,这让他更加的狂躁。

Martinex看了他一眼, “Yondu把你教的挺好。”然后他说,“但他没告诉你吗,他年轻的时候就在这艘船上,他是Stakar救出来的。”

从来没人告诉过他这个,Peter有点懊恼的想,Yondu几乎知道他的一切事情,而他自己的事他妈的一句也不说,这让Peter以为他就跟他的船一起出生,然后断奶之后就他妈的做了星际海盗。

“Stakar带他回船长室了,等他醒来他会告诉你的。”Martinex说,“我可以带你去Yondu以前的房间,你可以在那休息一会。”

Peter瞪了Martinex一会,终于妥协了,总比在这傻找强,Yondu的房间肯定在核心区,他能更快的找到船长室。

但他确实没想到有这么快,Martinex把他领到那间屋子门口开了锁让他进去,那屋子很简单,不大,有个瞭望窗,有一张矮床和柜子,而且出乎意料的,挺干净的,没有什么二十年攒下来的宇宙灰尘什么的。然后Martinex走到门口指了指对面说,“那就是船长室。”

Yondu曾经在Stakar的船上有着相当高的地位,Peter想,可他一句都没提过,而且大概以后也不会提, 但Martinex看上去就很乐于告诉Peter这些八卦,所以他问,“呃,Martinex?你能给我说说Yondu以前的事吗?”

Martinex回过身看看他,然后咧嘴笑了,“为什么不?以前我跟Yondu曾经互相赌咒发誓,等对方有了孩子,一定要把他年轻的时候的丢脸事告诉他们。”

感谢你们当年的深仇大恨,Peter想。然后Martinex走过来,一屁股坐在床前的地毯上,他看到Peter诧异的眼神,补充了一句,“Yondu从来不让别人碰他的床。”

而实际上,Peter在船长室住到15岁才搬出去,因为他那会已经长得和Yondu一样高,而且翻身的时候会压的那床嘎吱嘎吱响。那段时间他们去做了不记得什么活然后伤亡惨重,所以就有单独的房间空出来,然后有一天Peter回来的时候,发现Yondu已经把他的东西都扔过去了。但是他没反驳Martinex,因为这他妈的听起来就像是在炫耀。

于是他也坐到Martinex旁边,听Martinex继续说,“Yondu以前在克里帝国做了很多年的。。。奴隶,Stakar找到他的时候他连话都不怎么会说了,他留在船上之后,一开始我们轮流教他说话,但是大家来自不同的星球,这就导致Yondu学了一堆混合物,吃饭是一种语言,睡觉是另外一种。”

所以有时候他骂脏话连翻译器都翻译不出来,而Peter还曾经为半人马星丰富的诅咒语言感到惊奇。然后他听见Martinex说,“掠夺者们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但Stakar认为这会破坏Yondu的逻辑,所以他禁止我们再教Yondu,然后自己全权负责。”

这让Peter稍微放松了一点,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Stakar不会对Yondu怎么样了,起码不会把他卖到克里去。而Martinex还在继续说着Yondu的丢脸事,“Yondu刚上船的时候是不会穿衣服的,据说他以前被克里人逼着开矿,天天待在地下,所以克里人根本没费那个事给他们做衣服,这样还可以防止他们私带晶石。他第一次出现就是被Stakar用毯子卷着抱回来的,因为那时候Aleta还没有出去单干,Stakar怕吓到他妹妹。”

然后Martinex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哈哈的笑了几声说,“但他真的多虑了,我曾经亲眼见过Yondu光着身子在走廊上迎面碰到了Aleta,然后Aleta看了他一眼,问了一句,‘Yondu,你不冷吗?’Yondu说‘不,’接着他们就各干各的去了。”

但是他后来学会了穿衣服,还天天裹得严严实实的,虽然他的大衣是挺不错的,Peter偷穿过好几次,他二十出头去酒吧把妹又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个菜鸟的时候,他就会偷偷穿走,反正Yondu发现也只是会大骂一通并且给他两脚,后来他越长越壮,而Yondu那件大衣已经塞不下他了,而且那会他也已经升了二副,所以有一天Yondu把他领到裁缝那去,给他做了件新大衣,并且警告他说,“Quill,别他妈再偷穿我的大衣了,你已经撑坏一件了。”

这时Martinex 笑的更厉害了,“后来Stakar也发现了他有时会忘记穿衣服出门这个问题,所以他采取了非常简单粗暴的方式,他宣布我们能源不足,然后把活动区域的恒温系统调低了五度。”

他要是在自己的船上这么做船员大概会叛变,Peter想,Rocket有毛而Groot是木头做的,所以他们俩应该不会说什么,Drax可能会一直抱怨,而Gamora大概会杀了他。

这时Martinex手上的呼叫器忽然响了,他接通之后Stakar的声音传了过来,“带Peter来船长室,Yondu醒了。”

Peter从地毯上跳起来冲出去,对面的门没有关严,他推开门向前迈了一步,然后愣住了。

 

评论(2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