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复制人/ Replicant】【复制人x杰克】A little story 第五章

Summary:但是我知道,杰克,我知道我想要什么。

Notes:杰克是Rooker在电影里的角色,即将退休的老警察。复制人是尚格云顿。

这样才是更好的,而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分不清楚想要什么的感情,杰克这样想着,但是这个吻忽然被强制中断了,有人从旁边拉开了西尔并且给了他一拳。

虽然那个人背对着光,他还是认出来了,那是艾伦。

这时西尔也从地上站起来了,他也很生气,并且吼着“你他妈的是谁啊?”然后跟艾伦打了起来。

这他妈简直就是一团糟,杰克抹了一把脸,然后跑过去阻止那两只厮打在一起的狗熊,在拉开他们的时候他还被误伤了几下,“为什么我总是喜欢这种连脑子里都长的是肌肉的蠢货,”他在心里大声的抱怨,但是好在他们总算是停下来了。

拉开他们后,他转向艾伦,毕竟是他先动的手。杰克声音低沉,听起来很危险,他问,“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艾伦?”

但艾伦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低下头,他直勾勾的看着杰克的眼睛,然后他说,“杰克,你跟他去约会了,你还让他亲了你,接下来你就会跟他结婚,然后搬到一起了是吗?你要离开我了对吗?就像凯丽离开查尔斯那样[1]。”

“别他妈胡说了!”杰克低声咆哮,“我妈妈到底给你看了什么该死的东西啊?你是我的家人,我永远也不会让你离开的!”

“但是你会离开我。”艾伦低声说,他的绿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浮上来了,他接着说,“而且你不爱我,不是安吉对瑞恩那种爱。”

他在杰克能说出什么之前就转身走开了,没有回家,而是向着另一个方向跑掉了。

杰克目瞪口呆,他此刻才终于意识到,可能他妈妈是对的,艾伦也许可以分清爱人和家人。

西尔从后边拍了拍他的肩,问他,“你还好吗?”

他转过身,大致扫了一眼西尔的脸,那里已经肿起了一些,西尔注意到他的目光,笑了一下,虽然因为牵动了伤口而看起来有点龇牙咧嘴的,但是他说,“不用担心,以前当球员的时候每个赛季都会打满162场架。”

这笑话也没能让杰克皱起的眉头放松多少,杰克歪着头看着他,“我很抱歉,西尔,我堂弟他对我有点,有点。。。”

“过度依赖?”西尔说。

“也许是吧,”杰克说,“而且我得去找他,我不能不管。。。”

“没关系,”西尔说,“要帮忙吗?”

“我想还是不用了,”杰克干巴巴的说,他不想再拉一场架,“你可以先回去,处理一下”他指指脸上,“伤口什么的。”

他坚持如此,所以西尔同意了,他走上前紧紧抱了杰克一下,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没事了,杰克,会好的。”

那是在他们还小的时候,每当杰克受了伤或者挨了揍,西尔就会抱抱他,然后这么说。

然后西尔后退一步,摆了摆手,开车走了。

杰克思考了一下刚才艾伦跑掉的方向,大步的跟了过去。他找了所有能找的地方,兰斯先生的便利店,他妈妈的家,街角的雪糕店,社区公园,没有一个地方有艾伦的影子,他找了整夜,直到天开始亮了,路灯一盏接一盏的关闭,店铺开始营业,孩子们充满了公园,快到中午他才筋疲力尽的走回家,看到公寓门口蹲着一个影子。

他快步的跑过去,然而那不是艾伦,那只是个不知哪来的喝多了靠在这休息的醉汉。

杰克回家吃了点东西,之后他实在撑不住,倒在沙发上睡了三个小时,糟糕的睡眠,全程充满了噩梦,他先是梦见艾伦在街头被一群坏人殴打,而他被堵在不远处过不去,后来又梦见艾伦被NSF的人发现了,他们把他带了回去,而最糟糕的部分是,他梦见艾伦回来了,他冲过去抱住他,接着他发现艾伦变成了爱德华.格罗特。

杰克带着一身冷汗醒来,然后他听见有人敲门。

他从沙发上跳起来去开门,但那不是艾伦,他忘了艾伦有钥匙不会敲门,那是斯坦.莱兹曼,NSF的那个。他的脸色肯定变了,因为没眼色如莱兹曼都看了他一眼,并且问他,“你还好吗,杰克?”

他看上去肯定不太好,他的皱巴巴的衬衫全湿透了,胡茬也长了出来,可能眼睛里也全是血丝,但他冷静下来了,他说,“还行,昨天喝的有点多。”

莱兹曼看上去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他说,“我来这是来回收。。。”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气急败坏的杰克打断了,他低声咆哮着,“你们还想怎么样!爱德华.格罗特已经死了,一切都结束了。。。”而莱兹曼不得不伸出手安抚的放在他肩上说,“杰克,我只是来拿我的眼镜的,我刚好路过。”

该死的NSF,他们说什么都要打官腔。杰克安静下来了,他说,“等着。”

他去拿来了那副该死的眼镜,莱兹曼接过来戴上,挡住了他的眼睛,然后他低声说,“PTSD,杰克,我理解,虽然我不知道你跟复制人经历了什么,但是那个项目结束了,一切都过去了。”他拍拍杰克的肩膀道别,就下楼去了。

杰克关上门,靠在门上长出了一口气,他有一瞬间以为噩梦成真了,NSF发现了艾伦,因为他们有那个该死的定位系统,但莱兹曼说项目结束了,也许这意味着艾伦彻底的自由了?

但是,定位系统,这让杰克想起了一些事情,一年前他们寻找爱德华.格罗特的时候,艾伦一度走丢了,之后他打电话给莱兹曼,诈出了艾伦的地址,那是个红灯区。而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艾伦还会认识其他人,或者有其它地方可以去。

他同时也想起艾伦从窗户爬回来那天曾经说过,曼妮告诉他,所以是个女人,红灯区,所以就是之前他去找艾伦时,那个艾伦为了她打架的妓女。

操,他泄愤式的踹了沙发两脚,然后抓起钥匙出了门。

 

所幸杰克的记性不错,他顺利的找到了那座楼,并且循着记忆走到了三楼最里面的房间,这里面的房间隔音都不太好,他能听见周围的暧昧的声响,这让杰克更加的心烦意乱。他不知道他开门会看见什么,要是艾伦正在跟那个女人滚床单怎么办,他应该退出来把门关上还是应该冲进去把艾伦拎出来拖回去?

他不可避免的想起那个背着他胡搞的健身教练,他当时可一点没犹豫,直接踹开门走进去,把他从那女人身上拖下来然后狠揍了一顿。

但现在他犹豫了。他搞不清自己对艾伦究竟是什么感情,是家人,朋友,责任,还是别的什么,所以其实他不应该苛责艾伦分不清家人和爱人,因为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而且,实际上,没准艾伦还比他更清楚一些。

他又想到了西尔,艾伦跟西尔不一样,如果他没被卷进那个案子,没接受看顾艾伦的任务并且最后承诺了成为他的家人,他大概会跟西尔在一起。因为他跟西尔一起长大,他知道西尔简直就是他拼图的另外一块,能完美契合的那种,但是没那么多如果,就像他对西尔说的那样,他只是不能不管他。

他慢慢冷静下来,敲了敲门,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来开门,她长的还算漂亮,而且衣着暴露,但他现在没什么心情看,所以他直接问,“艾伦在这吗?”

那女人露出了一个轻佻的表情并且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然后她说,“所以你就是杰克。”

而杰克回答,“所以他在这。”

那女人笑了,不再是那种表演式的轻佻表情,就是个正常的,甚至带点无奈的笑,她耸耸肩,让开路让杰克进去。

艾伦就坐在屋里的小沙发上,他双手捧着酒杯,旁边放着一瓶威士忌,已经快见底了。杰克立刻回头对那女人说,“见鬼,你给他喝酒了?他喝完酒会。。。”

“他酒品挺好的,起码到现在都没动过。”女人说。然后她说,“听着杰克,虽然艾伦什么都没做,但他占用了我的时间,还喝光了我的酒,而且他还是个该死的穷光蛋,所以你把他领回去可以,但你得付账。”

杰克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拿出钱夹,递给她一张一百美元问,“够吗?”

 女人接过来,在钞票上吻了一下,然后说,“赶紧把他领回去吧,他已经耽误了我好几桩生意了。”

她走到艾伦身边,拍了他一下,艾伦抬起头看着她,她说,“艾伦,再见,希望你以后都不用来了。”接着她摆摆手,开门出去了。

杰克走到小沙发旁边,他说,“让开点”,艾伦傻乎乎的抬头看着他,然后他坐了下去,跟艾伦挤在一起,说实话这个沙发肯定不是为了挤两个男人设计的,所以他其实有一半身体坐在艾伦身上,他知道他自己也挺重的,不过管他呢,艾伦活该。

他费劲的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艾伦正被这从天而降的一百八十磅的惊喜砸的有点不知所措,但还好他还不太傻,所以他抱住了杰克的腰。

杰克觉得他的衬衫可能又快湿透了,因为这真是挺热的,跟一个油锅挤在一起,他扭过脸去,看着前方说,“艾伦,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我只能说,我不会离开你的,以后都不会。”

他感觉到艾伦环在他腰上的手臂收紧了,那家伙从后边靠过来,把脸埋在他脖子上,他听见艾伦闷闷的声音说,“但是我知道,杰克,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爱你,就像瑞恩爱安吉,或者查尔斯爱凯丽那样。”

不知道他对这电影到底有什么该死的执念,但是杰克忽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了,像是这段时间以来压在他心上的负担都忽然蒸发了一样。

“好吧,我知道了。”他拍拍艾伦的手,然后说,“我们回家吧。”

他们下楼的时候那女人站在楼下抽烟,艾伦说,“曼妮,再见,祝你好运。”

曼妮冲他挥挥手,接着就走开了。

 

艾伦在车上一直保持安静,也没试图凑过来,因为杰克曾经告诉他不要打扰开车的人否则就揍他。但是等他们回到家,杰克坐到沙发上,艾伦立刻挤到他旁边说,“杰克,你刚才没说你爱我。”

“对,我没说。”

“现在你可以说。”

“我为什么要说这些蠢话,”杰克没理会他接下来的嘟囔,他打开电视,电视里刚好在重播那天的女演员真人秀,现在女演员站在一边,而那天那个嘀嘀咕咕的导演正站在男演员旁边给她讲戏,他说着说着就一屁股坐在男演员身上并且抓住他的手,而被压着的那个家伙只是一边躲闪他要扑过来的动作一边笑的像个小姑娘。

你们怎么不干脆去结婚呢,杰克想,你带他来上节目就是为了这一段吧。但他已经顾不上抱怨那该死的节目了,因为艾伦凑过来亲了他。

而且这次它终于像一个吻了,而不完全是四片嘴唇凑在一起碰了一下,他不明白艾伦是怎么短时期内有这么大进步的,直到他联想起了曼妮房间里的电视机和艾伦的学习能力。 

TBC

[1]真爱至上的男女主。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