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复制人/ Replicant】【复制人x杰克】A little story 第四章

Summary: 那不是什么陌生人,那是西尔维斯特.沃尔克。

Notes: 杰克是Rooker在电影里的角色,即将退休的老警察。复制人是尚格云顿。本章有史泰龙出没注意。

第二天早上杰克醒来,拉开卧室的门往外走,他还有点迷糊,接着他就突然绊了一跤,并且趴在了地上,因为艾伦横躺在那,把整个门都堵住了。

杰克从地上爬起来,泄愤式的踢了艾伦一脚,就走去浴室,而那家伙也清醒了,也爬起来跟着他走过去。

接着他又经历了一遍跟昨天早上相同的过程,最后艾伦总算要去工作了,他出门前杰克告诉他,“今天我要去社区高中,午餐放在冰箱里,你自己热一下。”

艾伦点点头然后就出门去了。

杰克在退休之后先是过了一段无所事事的日子,反正他的退休金也能养活自己和艾伦,但不久他就开始闲的发慌。之后某一天,他在超市里碰到他高中的数学老师——他现在已经是校长了,对方告诉他他们想找一个兼职的棒球教练,每周来两天的那种,因为前一任教练年纪已经太大,不能再在球场上跑来跑去。

校长还记得杰克一直很擅长运动,他和西尔维斯特那会都在学校的棒球队里,所以他问杰克是否愿意考虑这份工作,后者欣然接受了提议。

而且这真的是一支很棒的球队,经常有学生毕业之后进入职业棒球队,学校甚至专门有一间教室,存放这些学生以前的照片和全垒打的球什么的。杰克有时自己也会下场,所以他对这份工作还是挺满意的。

今天他迟到了一点,因为艾伦非要跟他挤在一起,然后所有的事都耽误了。他走进训练场的时候发现队员们已经都聚在一起了,而校长在和一个背对着他的陌生人说话。

校长发现他走进来之后立刻高兴的冲他挥手,大声说,“杰克,看看谁来了。”

那个陌生人也在同一时间转过身,而且,那根本不是什么陌生人,那是西尔维斯特.沃尔克。

西尔维斯特的眼睛也一下子睁大了,他马上快走了两步,扑上来紧紧的抱住了杰克。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强壮——也许更强壮了,因为杰克觉得自己的肋骨被勒的生疼,但他还是拍了拍对方的后背,西尔维斯特又恋恋不舍的抱了一会,才放开他。然后他听见西尔维斯特说,“校长说球队的教练是个老朋友,但我没想到是你。”

“我也没想到是你,”杰克说,他又拍了拍西尔维斯特的胳膊,“西尔,所以你在这干什么呢?”

校长走了过来,他大致的解释了一下,西尔现在在飞鹰棒球俱乐部做主教练,而他今天是来这边看看是否有值得培养的优秀新人。

校长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所以他说完这些就走开了,让他们俩继续挑。

等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队员们都在场上了,西尔说,“我每年都来,可我一直都没见过你。”

杰克回答说,“因为我今年刚上任。”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之前做警察,现在退休了,我碰到校长,他就问我要不要过来——”

西尔转过来看着他,“时间过的真快,杰克,是不是?”他还想说什么,但是这会有球员跑过来问杰克一些事情,对话就暂时中止了。

中午他们在学校餐厅随便吃了一些三明治和汤,然后西尔说,“虽然我很怀念这些食物,但是这里的汤这么多年了还是一样的难喝。”

厨师长从吧台后边探出头来,“沃尔克先生,你也还是跟以前一样的不会说话。”

杰克坐在一边大笑,他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代,他们还是一群无忧无虑的青少年,整天只想着放假、打棒球、看电影,然后西尔和厨师长也跟着他一起笑起来。

他们大概下午三点左右就结束了,队员们都走了以后,西尔问他是否愿意一起在附近散散步,杰克同意了。

他们开始在附近到处溜达,说起一些以前的事情,那些事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而他们居然还都记得如此清楚,然后杰克也知道了他们断了通讯是因为之后沃尔克家在不长的时间里搬了三次家,因为沃尔克先生太能干所以总是被派去处理公司的各种烂摊子。西尔大学毕业后成了职业棒球手,而杰克作为警探并没有太多时间去看MLB,不然他们可能早就见到了。

他们甚至还去他们小时候常去的雪糕店买了两支甜筒,而且西尔准确的说出了他最喜欢的口味,“一支碎石路加柠檬,还要一支巧克力和香草。”他把碎石路和柠檬递给杰克,而杰克注意到他手上并没有戒指的痕迹。

他们在附近闲逛到五点钟左右,接着西尔邀请杰克去吃晚饭,杰克差点就同意了,直到他忽然想起了艾伦,于是他说,“下次吧,今天我跟我妈妈约好了。”

西尔同意了,他说,“那我周末再打给你。”

西尔开车送他到了公寓楼下,他要下车的时候西尔忽然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后凑过来抱住了他。他听见西尔在他耳边说,“杰克,我很想你。”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于是他拍拍西尔的后背。

西尔抱了他好一会才放开,并且说,“那么周末我再找你。”他同意了,然后开门出去,并跟西尔挥手道别。

西尔的车开走以后,杰克转过身,然后发现艾伦就抱着胳膊站在公寓前的阴影里。杰克不知道他这个动作是跟谁学的,也许就是跟杰克自己,但是这个姿势的艾伦看起来像极了爱德华.格罗特。

杰克觉得他的心脏有一瞬间可能停止跳动了,但他立刻冷静下来,那不是爱德华.格罗特,他已经死了,那是艾伦,而艾伦永远不会成为爱德华.格罗特。

他走过去拍拍艾伦的肩膀,示意他进屋,艾伦沉默的跟在他身后。他脱掉外套,坐在沙发上,然后艾伦又凑了过来,挤在他旁边,他已经跟西尔聊了一个下午,现在不太想说话,所以他只是推了一下艾伦,示意他坐过去点。

但是这次艾伦没有动,他转过来,表情严肃的看着杰克,杰克歪着头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了?”

艾伦灰绿色的眼睛盯着他,他能明显的看到艾伦的瞳孔放大了,然后他又问了一次,“怎么了?”

“我看见了,你和那个男人在车里拥抱。”艾伦终于开口了,“可是你甚至不愿意让我坐的离你近点。这不公平,杰克,为什么?”

杰克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有很多理由,西尔是他的初恋,而且西尔一直没忘记他,这点就比杰克强,因为杰克肯定说不出西尔喜欢的冰激凌口味,而且就他所知西尔绝不是一个细心到什么都能记得的人。最重要的是,西尔知道他在做什么,他能分清爱人和家人,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杰克不介意跟他旧情复燃。

但这些话他都没办法说出来,所以他沉默了一会,然后回答,“没有为什么。”接着他就站起来走到厨房里开始煮晚餐,艾伦也跟着他进去了,还是像个火炉一样挤在他身后,但这次他没叫艾伦走开,因为他心里忽然涌上来的莫名其妙的愧疚感,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愧疚什么。

这愧疚感一直持续到艾伦挤在他旁边吃完晚饭,然后挤在他旁边看完电视,最后在艾伦跟着他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终于用完了。杰克站在门口危险的看着艾伦,艾伦在他的目光里低下头,但并没有后退。

于是杰克说,“你要的该死的公平你已经得到了,现在让我自己呆一会。”他后退一步,关上门,过了两秒他又打开一半,警告仍站在门口的艾伦,“也别睡在门口,回沙发上去。”

然而艾伦这个蠢货最擅长的就是无视别人的话,杰克再一次被绊倒在地上时想,他半夜起来去卫生间,月光很明亮,所以他没有开灯,而且也完全没有注意脚下。

他气愤的站起来,抓住睡的迷迷糊糊的艾伦的胳膊,把他拉起来拖进屋,扔到自己床上,然后冲着他吼,“行了,你赢了,待在这吧,别再挡路了!”

烦人的是,艾伦连睡觉都要紧紧挨着杰克,把手臂压在他身上,这让杰克再也没办法分心去想西尔的事了,因为他一晚上都在做着跟爱德华.格罗特睡在一张床上的噩梦。

比那更尴尬的是当他早晨醒来时,顶在他后腰上的什么东西,杰克往前挪了一点,试图逃开这处境,但艾伦也醒了,并且本能的抓住他在他光裸的大腿上磨蹭,他立刻挣扎起来,但艾伦整个人压到了他背上,把他牢牢的钉在了床上,他只能试图往外翻滚,但这个姿势很难用上力,而艾伦不得章法的磨蹭又让他心烦意乱,他们俩这样纠缠了一小会之后,杰克忽然意识到他的大腿上一片潮湿,而艾伦抓着他的力气忽然减轻了,于是他使劲的翻了一下身,让艾伦滚到一边去。

现在他们两个都气喘吁吁,杰克怒视着艾伦涣散的瞳孔,过了一会,他仰躺下抬起手盖在额头上,叹了口气,然后说,“艾伦,我知道这是本能,但是下次,别再他妈的,对我这么做了。”然后他站起来,走到浴室去,他还有自己的糟糕的部分需要处理,而这全他妈的是该死的艾伦的错。

之后的几天,杰克开始想方设法的避开艾伦,他整天的待在棒球队或者咖啡馆,中间打电话回家叫艾伦自己吃饭,然后很晚才回去。

周五晚上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钟了,他开门进去,发现他妈妈跟艾伦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往浴室走,直到莱利夫人叫住了他。

“西尔维斯特打电话来,约你明天去看棒球,他下午一点会来接你。”

杰克回答“知道了”然后继续往浴室走,但是他妈妈接着说,“所以这就是你跟艾伦冷战的原因?西尔维斯特回来了?”

杰克站住了,“这不关西尔的事,”他低声说。

“那是什么原因,杰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我们没在冷战。”他走进浴室,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等他洗完澡出来,他发现他妈妈还坐在那,并且对他说,“杰克,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十一点了,所以他说,“你得回去了,我送你。”莱利夫人抱了艾伦一下,然后站起来跟他一起出门。

莱利夫人住的并不远,所以杰克没有开车,他们慢慢的并排走在路上,老太太忽然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么对艾伦。”

杰克把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心不在焉的摆弄着口袋里的钥匙,回答说,“不懂你在说什么。”

莱利夫人看了他一眼说,“杰克,他爱你,你看不出来吗?”

而杰克回答,“为什么不,他爱我像爱他该死的兄弟一样。”

“不,不对”,莱利夫人停下了脚步,转过来面对杰克,“他爱你,像对爱人一样,但你在无视他。”

“那是因为实际上他根本就分辨不出来这两种爱有任何区别”,杰克吼出来,但他马上意识到了,“对不起,妈妈,不是这个意思。”

而他妈妈严肃的看着他,“杰克,你不能对你完全没了解过的事情下判断,你应该问问他,他虽然不太聪明,但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傻。”

然后老太太就不再理他,自己往前走,杰克在一米之外跟着她,等他把她送回家,他又磨蹭了一会,才走回到公寓楼下,他抬头看了一眼,屋里的灯还亮着。

杰克走上楼打开门,惊讶的发现艾伦还在沙发上坐着,但是没开电视,他听见门响立刻转过头来看,然后他像是终于鼓起了勇气说了一声,“杰克。”

杰克停下来,看了他一眼,他看上去像是有话要说,但是杰克一句都不想听,他警告的低声说,“别说对不起,或者其它的什么混账玩意。”

艾伦低下了头,不敢说话了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接下来艾伦没有再寸步不离的跟上来,杰克猜也许他妈妈跟艾伦说了什么,但他一句也不想知道。

第二天早上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当杰克煎着吐司然后意识到他身后并没有第二个油锅贴着他的时候,他还稍微诧异了一下,然后他嘟囔着说,“果然三天足以养成坏习惯了。”

但艾伦也没有走远,他就堵在厨房门口,而杰克无视了他。

中午艾伦回来吃饭的时候——他周六也上班,但是周日休息,杰克说,“我下午要出去,晚饭放在冰箱里。”

艾伦盯着盘子里的面条点了一下头,过了一会,他瓮声瓮气的问,“你要去跟西尔维斯特约会是吗?”

杰克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否认。

而艾伦接着说下去,他说,“莱利夫人告诉我的,她还说西尔维斯特可能是你的初恋。”

该死的,所以搞不好他妈妈年轻的时候其实在NSF工作过,或者FBI,或者CIA,也可能是更加神秘的机构,杰克在破案时通过一丁点线索就能推断真相的能力很可能继承自他妈妈,而且他改天得回家去找找,说不定他妈妈当时给他的房间装了窃听器什么的。

但是当你妈跟你弟弟凑到一起讨论你的初恋是隔壁的男生时你还是会他妈的觉得尴尬。对,就是弟弟,杰克就是这么定义艾伦的,虽然其他人的弟弟不会在三十多岁的时候还想跟他们住在一起并且试图搬进他们的卧室。

艾伦看上去又一次鼓足了勇气,他说,“杰克。。。”

但这时候门被敲响了,杰克走过去开门,接着西尔维斯特走了进来,他皮肤黝黑,头发和眼睛都是深色的,看上去像个意大利人,而且他显而易见的英俊。他抱了杰克一下,然后才发现艾伦坐在餐桌旁瞪着他。

这场面实在有点尴尬,于是西尔说,“我不知道,你有朋友在这,杰克。”他没说男朋友,他希望不是。

杰克回头看了艾伦一眼,而后者坐回去继续吃他的面。然后他说,“不,不是,那是我堂弟艾伦.莱利。”

他能感觉到西尔松了一口气,虽然从脸上看不出什么来。西尔走过去想跟艾伦握个手什么的,但是艾伦看了他一眼,就端着盘子走到厨房去了。杰克拍了一下西尔的肩膀说,“别管他,他就是这个脾气。”

他们等杰克换完衣服就出发了,这期间艾伦一直躲在厨房里,杰克出门前去敲敲厨房的门说,“艾伦,我们走了。”没有人回答他。

下午的棒球赛很不错,西尔跟主场队的主教练关系不错,那人送了他两张贵宾席。而且双方表现都可圈可点,期间还有人打出了一个全垒打,双方胶着了三个小时,最后才尘埃落定,主场队赢了。

之后他们俩去吃晚饭,路上还在一直讨论球赛里的一些精彩的地方。晚饭也很不错,不是什么高级餐厅——那种进出需要穿西装的地方,而是一家小餐馆,墙上到处都是棒球装饰,而且吧台上甚至挂着一个巴里.邦兹在96年MLB期间打出的一个全垒打球。

食物也非常美味,他们吃到一半的的时候厨师从后厨出来打招呼,并且给他们送了一些自酿的葡萄酒,西尔告诉杰克这是他以前的一个队友,他在退役以后跟他妻子一起经营了这家餐馆。“他父亲是个厨师,所以大家谁也没想到他会来打棒球。”

杰克觉得这话有点耳熟,他想了一下,然后开始大笑,他说,“厨师的孩子都这么神奇吗?我还认识一个厨师的儿子,大家谁也没想到他会去当警探。”

他们在那里聊到快十一点,餐馆要打烊了,西尔问他愿不愿意去他那喝一杯,他的黑眼睛里充满期待,但杰克不得不拒绝了。

“我堂弟自己在家呢,我得回去看着他,以防他把房子炸了什么的。”他说。

西尔看上去有点失望,“好吧,也许下回?”

杰克回答,“下回。”

这样西尔看上去又有点高兴了,他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我记得你有几个堂弟,但是我不记得艾伦。”

“远房亲戚,”杰克说,“他父母都去世了,也没有其他人照顾他,而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所以被我捡回来。”

西尔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情,之后他们又聊了一些别的事情,很快车子就到了杰克家楼下。杰克拍了拍西尔的肩膀说,“今天很不错,谢了,西尔。”

西尔对他笑了一下,然后说,“也许下周更不错?”

于是杰克也笑了,“我很期待。”之后他开门出去了。

杰克刚走了两步,西尔也从车里出来了,他从后边拉住杰克的胳膊说,“你还没说晚安呢。”

那是以前他们俩的暗语,那时候他们俩说的晚安,指的是躲在什么阴暗的角落里亲的不可开交。所以杰克恍惚了一下,他好像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夏天,而他们俩还是那两个荷尔蒙爆棚的青少年。然后西尔把他压到墙上开始亲他,而他没有拒绝。

TBC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