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城志

【复制人/ Replicant】【复制人x杰克】A little story 第二章

Summary:安吉没有错,他没有错,艾伦也没有错,所以这都是该死的爱德华.格罗特的错。

Notes:杰克是Rooker在电影里的角色,即将退休的老警察。复制人是尚格云顿。

11月的某一天,安吉突然打来电话,说今天是瑞恩的生日,他们希望能有个两人之夜,所以想让丹尼今天晚上住在杰克家里。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同意了。

而凑巧的是,安吉的车开到楼下的时候,艾伦正好下班回来,正打开车门往外抱丹尼的安吉立刻像疯了一样的把丹尼往车里塞,然后掏出枪指着艾伦,幸运的是,艾伦现在已经学会了立刻举起双手,而刚下楼的杰克立刻冲过来挡在艾伦前面。

安吉接近崩溃的喊,“杰克,让开,他是爱德华.格罗特,他是那个变态杀手!”

杰克向后退了一步,确保自己更好的挡住了艾伦,然后他试图给安吉解释,“他不是,他是艾伦.莱利。”

这时安吉才意识到艾伦是她曾经见过的那个复制人,这让她更加气愤,她端着枪对杰克吼道,“所以你他妈的还给他起了个名字?杰克,他很危险,他是个复刻版,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杰克举起两只手,试图稳定一下安吉的情绪,他说,“他不会,记得吗,是他救了我们,他后来又救了我一次,他是无辜的,而且我会一直看着他。”

这似乎让安吉的情绪平缓了一点,但她还是没有完全相信,最后她放下枪说,“杰克,我希望我能相信你,但是我不会让我的孩子跟他呆在一起,起码现在不会。”然后她把丹尼抱回他的儿童座椅上扣好带子,重新发动了汽车。

杰克走到她的车窗边敲了敲,她按下车窗,这实在是有点尴尬,所以杰克别扭的说,“对不起。。。我只是。。。不能不管他。”

安吉扭头看了他半天,终于开口了,她说,“杰克,你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别告诉我你还留恋跟爱德华.格罗特你追我赶的小游戏。”她在彻底关上车窗之前厉声说,“你最好看好他别被NSF的人发现。”

 

现在整间屋子里都弥漫着低气压,杰克坐在桌子前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威士忌,他现在非常烦躁。艾伦低着头坐在他旁边,这是他觉得自己做错事时的典型表现,虽然他可能完全不知道他错在哪了,而且,该死的也完全不是他的错。

现在冲谁发火都是错的,谁都没有错,安吉没有错,杰克没有错,艾伦也没有错,所以这都是该死的爱德华.格罗特的错,可是他已经死了,而且如果没有他,就没有艾伦,所以整个事情就又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最后艾伦突然开口说,“杰克,我很抱歉。”

杰克喝下杯子里最后一口酒,从高耸的眉骨后面看着他,这是个倾听的信号,于是他继续说下去,“我很抱歉,为了爱德华.格罗特。他做了很多坏事。。。”

但那没有一丁点是你的错,杰克想,然后他听见艾伦接着说,“但是我会做一个好人,所以杰克,求你,求你别赶我走。”

在他想要回答“这不关你的事”以及“绝不”之前,艾伦就扑了过来,紧紧抱住他,手像老虎钳子一样牢牢固定在他的腰上,他下意识挣扎了一下,然后立刻被抱的更紧,实际上他觉得自己的肋骨都要被勒断了,而且这个姿势他完全使不上力气,除非他愿意把桌子砸了。

杰克别无选择,他用力的拍了一下艾伦的后背,说,“放开我,艾伦”,而艾伦难得的抗拒了,并且低声咆哮着,像一只趴在晚餐上的该死的捕食者,所以杰克又用力拍了他一下,说“你他妈会在我身边呆到死的那一天,现在满意了吗,他妈的快点放开!”

艾伦终于有点犹豫的松手了,而杰克觉得自己的每一根肋骨都像是用了二十年的旧门轴那样嘎吱作响,但他没去碰,仍然盯着艾伦直到他老实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然后他从旁边拿了一个新的杯子,放满冰块,倒了一点酒递给艾伦。

“冷静点,哥们,试试这个。”

起码这次他没吐在地上,这可能是今天晚上他妈的唯一一件好事了。因为接下来的整个晚上他都傻笑着跟在杰克屁股后面,无论杰克走到哪。他对酒精的耐受度显然远远比不上他的邪恶双胞胎,也许这是那群科学家单方面调高了他的感应能力之后机体自动做出的一种补偿。

这一直持续到快十二点,杰克开始对着电视节目打哈欠,然后他决定去睡觉,艾伦立刻跟着他一起站起来,他走进了卧室而艾伦也立刻跟了进来,他马上意识到了,然后回身把艾伦堵在门口,“不行”,他低声咆哮,但艾伦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于是他动手把艾伦推出去,并且说,“你可以去继续看电视。”他抓着艾伦的胳膊把他拖到沙发旁边,把遥控器塞给他,自己转身回去,但当他走到卧室门口,他挫败的发现艾伦又跟了过来。

“不行!”他吼道,“这太他妈奇怪了!”但是你跟醉鬼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尤其是一个词汇量有限的醉鬼,他都不一定能听懂“奇怪”这个词。所以他把艾伦往后推了点,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他听见艾伦在外边挠了几下门。可能喝醉的是我,他有点迷糊的想,其实从来就没有什么爱德华.格罗特和他的复制人,我就是太寂寞了才会把自己养的爱斯基摩犬当成人,还给它起了个名字。

他决定不去管,反正过一会艾伦也就会自己去睡觉了,而他可以躺在床上,想想星星和宇宙飞船什么的。

但他发现他现在该死的没那么困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很久之后决定去上个洗手间,然后他拉开门,发现客厅的灯仍然亮着,艾伦从门后腾的站起来,他条件反射的一拳打过去,那个蠢货就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杰克挫败的晃了两下头,可是他不想道歉,因为这都是艾伦这个蠢货自找的,但他还是向前走了两步,弯下腰递出一只手,让艾伦抓着他站起来。

显然他打的不够重,因为这个蠢货接下来又跟着他走到了洗手间门口,然后他不得不再次把门砰的一声关上。

但是杰克并没有因此心软,他走回卧室并再次坚定的把门关上。说真的,杰克并不介意跟男人睡在一起,他以前也有过那么一两段跟其他男性的暧昧时期,其中包含了比躺在同一张床上更多的内容。但是艾伦不行,即使他只是单纯的想跟着杰克,但是杰克不确定自己第二天早上醒来会不会有一会以为自己被爱德华.格罗特上了并且试图杀了艾伦。

这并不算危言耸听,因为安吉警告过他爱德华.格罗特对他有一种不正常的迷恋,他们冲进变态杀手肮脏拥挤的公寓的那天,安吉发现格罗特有一面墙上贴满了杰克的照片,除了能在网上找到的几张证件照之外,大多数照片都是偷拍的,都是杰克从出租车上下来或者是他端着咖啡跟别人说话之类的,甚至有一张他穿着短裤在海边冲浪的照片。爱德华.格罗特很可能曾经偷偷留在现场附近观察着他,甚至还跟踪过他。他对此不以为然,但安吉坚称在照片上看到了一些可疑的污渍。

所以安吉今天才说他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虽然他压根就没见过几次那个该死的爱德华.格罗特。也许艾伦知道什么,但他该死的心智不全,所以并不能完全理解格罗特那个变态的情绪,感谢上帝,因为杰克他妈的一点都不想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杰克抬起上半身看了一眼门缝,客厅的灯仍然亮着,但是有一部分是阴影——艾伦可能还坐在他门口,他爬起来,轻轻推门出去,艾伦已经坐在门口睡着了,他睡着的表情就像丹尼一样无辜,而且跟格罗特那个变态完全不同。但杰克不敢叫醒他,所以他只是从沙发上拿来毯子给艾伦盖上,随后关了电视机和灯,就回房间去睡觉了,而且这次他没有关上门。

 

然而他睡前曾经预料的一切都在第二天早上发生了,他醒来时觉得自己像是被大象踩过一样动弹不得,而这完全是因为他的被子上趴着一个六英尺高,一百八十磅重的混球,而且这混球还长了一张爱德华.格罗特的脸。

他的脑子短路了两秒钟,然后昨天晚上的事情像开闸的洪水一样冲进他脑子里,碾压着他每一根神经,他听见他的每一个脑细胞都在高声呐喊,感谢上帝,这个蠢货是艾伦.莱利。然后他费劲的抽出自己压在被子里的手,按在艾伦无辜的睡脸上,把他推到了地上。

随之而来的是他几乎无法克制的咆哮,“你他妈在干什么,艾伦,我说了别进来!”

艾伦坐在地上揉着脸,他还有点懵,这样子看上去就像是杰克才是那个坏人,接着更糟的事情发生了,门锁咔哒响了两声,然后他妈妈走了进来。

现在这个画面大概不会很好看,因为艾伦正穿着睡衣坐在他房间的地上,而他只穿着内裤坐在床上暴跳如雷,所以他妈妈迟疑了一下才问,“男孩们,你们吵架了吗?”

杰克不得不去制止他妈妈错误的想象,他迅速的抓起睡衣披在身上,然后走出去告诉她,“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这是个误会,这。。。”

然而莱利夫人看上去比他想的镇静多了,这可能是因为她已经经历过一次更劲爆的了,她问,“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杰克?”

杰克试图解释这一切,他说,“艾伦喝醉了然后跑到我房间,我刚才醒来吓了一跳,就是这样,没别的了。”

他妈妈怀疑的看了他两秒,然后说,“我以为他就住在那。”

“完全不是!你到底在想什么!”

“在你告诉我你跟安吉没戏了而且跟艾伦同居之后,你还能指望我想什么?”老太太不甘示弱的回答,“尤其在老兰斯告诉我艾伦的全名是艾伦.莱利之后,说真的,如果你有结婚的打算,你也该告诉我一下啊!”

真好,现在这整件事就像是一坨烧糊了的炖菜,而且它还会继续糊下去。

杰克做了个深呼吸,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放缓了语速说,“艾伦是我捡回来的,因为他已经无家可归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也没在同居。”

他妈妈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问,“那你要收养他吗?”

“当然不!他都三十多岁了!”从生理意义上来讲,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那就叫同居。”莱利夫人得意的看着他,一锤定音。

这时候艾伦从屋里走出来了,他似乎从刚才那句“当然不!”和“他都三十多岁了!”听出了一些威胁,所以他故技重施,又一次扑到杰克身上牢牢抱住他,并且大声说,“对不起,杰克!求你别赶我走。”

这只能是火上浇油,因为杰克不得不一边把他从身上撕下来一边气急败坏的喊,“我不是说过你他妈会在这呆到死嘛!现在放开我!”而莱利夫人就站在他们对面并且摆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吃过早饭艾伦就去便利店了,他现在已经很适应这种生活,杰克已经不需要每天接送他,并时不时的溜过去看看了。他帮助兰斯先生收拾货物,有时兰斯先生有事出去一会他还能帮忙看看店和收钱什么的,虽然他会把兰斯先生的账本画的一塌糊涂,但是老先生对此表示理解。

“我有个远方亲戚也是这样”,老头说,他指了指脑子,“但是艾伦是个好孩子。”

杰克清洗餐具的时候莱利夫人开始做炖菜,她放好原料,然后把锅放在灶上,接着她转过身来对杰克说,“你知道。。。我只是希望以后能有个人跟你一起。”

杰克心不在焉的回答,“我知道。”

莱利夫人接着说,“所以我完全不介意那个人是谁,只要知道他是个好人就行了。”她斟酌了一下说,“而且你已经退休了,所以也没有什么’不问,不说’的规则了。”

杰克仍然试图再挣扎一下,“我没有。。。”

“不,你有。”莱利夫人把炖菜的火关小,然后冷静的说,“我见过你跟隔壁的西尔维斯特[1]在他们家后院的帐篷里接吻。”

“那都是我十八岁时候的事了!等等,你都知道了?这么多年你居然没告诉我?”

“因为后来你又开始跟女孩子约会了,我搞不清楚你是怎么想的,而且你爸很有可能会揍死西尔维斯特!”

他一定会的,要是他知道帐篷里除了接吻还有其它内容的话,但这不是重点[2]。

莱利夫人给炖锅定好时间,解开围裙放在一边,然后走到杰克身边说,“杰克,我已经老了,没办法再陪你很久,所以不管你喜欢谁,安吉或者艾伦都行,去就是了。”

杰克看着他妈妈,她的头发已经接近全白了,眼睛也变成了蓝灰色,但现在那里面全是爱,快要溢出来那么多。他弯下腰,抱了抱他妈妈。

“好的”,他说。

 

TBC

[1] 对,这就是在暗示什么。

 [2] 这是Rooker在银河护卫队2的采访上承认的,第一次是在邻居家后院的帐篷2333。 

 

评论(1)

热度(9)